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八十一章軍紀廢弛亂紛紛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八十一章軍紀廢弛亂紛紛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這些工匠各自精通的一門手藝,日後都是能夠用得上,再加上他們的親屬宗親,足有百於驅口。

戶隱忍者眾敗亡者眾,餘下不足五十人,再加上是協助今川軍屠戮安雲郡豪族、百姓的罪魁禍首之一,難以在戶隱山中立足,也願意受高師盛募用,將忍之裡遷居去東海道的遠江國,另謀出路。

跟這些有一技之長傍身的民戶相比,足輕可就冇有這麼簡單就能中選,要先後經過軍中武藝、奔走、射獵、投石這四門選拔,纔能有資格補入旗本隊,吃上這份來之不易的扶持米。

現在高師盛在安雲郡內就是名副其實的郡守,麾下三千之眾,根本不缺想替他賣命的亡命之徒。

森城告破在即,他卻是不願再去朝比奈信置軍前,當個聽人調遣的兵曹,於是派二十名使番傳遞軍情的同時,帶上自己揀選出來的金銀書信,去送給自己那位義兄,請他代為委婉地告知小山田信茂。

就說自己,為了籌措平定一揆所需的軍餉兵糧,隻得事急從權,將安雲郡內的宛行城砦先行處理了,其餘的就不用多言,這些財物到了以後,對方自會領悟。

同時也冇有忘了留在白馬砦內的義弟濱名信親,以敘舊情,回道遠江之後還有用的到對方的地方,況且既然喚自己一聲義兄弟,就不能厚此薄彼。

不願前去森城會合,並非全是出於私心,紹田家本隊未動,派來的隻是村上義清處的借兵,全部敗死也不值得可惜。

先回魚明川之敗,不是紹田家軍勢羸弱,而是長尾政景侵奪紹田常陸介的部眾,隻給他剩下一些老弱病殘統帶,而今川中島罷兵,軍勢迴歸平倉城修整,對方懾於和議,冇有直接派兵相助,但卻也不能就此放鬆警惕。

畢竟剛殺了紹田常陸介的兩個侄兒,絕了紹田家的後,難保對方不會因怒興兵,平倉城方向,仍舊冇有動向,今川軍散出大量山伏,配合著戶隱忍者查探軍情。

無論有冇有訊息,都必須每日早晚兩報,高師盛想了想,又讓內藤光秀把山伏巡查的範圍往村上義清的方向擴散,又派人隨下間賴慶去蓮照寺內,接收贖買千國寺城的錢糧財貨。

粗略劃分了一下郡內的鄉裡,將之安堵給有功的豪族國人,以抵充部分錢糧賞賜,雙方對這種結果尚算滿意,至於今川軍退走後,怎麼跟武田家攀扯,那就跟高師盛冇有任何關係了。

出於安全考慮,最終采取小野忠明的意見,著令北莊盛忠入內城守備,本間滕秀隊在虎出丸內屯駐,遙相呼應,一旦出現突發情況仍可以立時彈壓。

城內曲輪兵舍甚多,即便被大火焚燬一些,但駐紮個千百人還是綽綽有餘。

合戰結束後,先前裹挾來的陣夫、蓮照寺發動的一向一揆,賞賜些許雜糧,放其老弱歸家;留其精壯,並挑選城中丁壯勞力,會合軍中的信濃眾雜兵,開始陸續拆毀城外的土牆,破城的時候,虎出丸正麵城牆被大火焚燬嚴重,正好一併修複。

護城的壕溝也被掘開,將裡麵敵我雙方的屍首拖出來,由安雲寺的僧眾簡單超度過後,今川軍的足輕燒埋過後,用大甕封好裝入車中,等著運回遠江國再行下葬,而信濃人則在安雲寺後方的墳塋地,由和尚們挖掘浮屠坑統一安葬,並在上麵豎立了一尊地藏王菩薩的石像,用來鎮壓惡靈的怨念。

等安雲寺的僧眾,在今川軍刀槍的威逼下辦完這些事情,就被儘奪隨身財物,一人發了一跟竹仗、缽盂,隻許帶著三日的口糧,各自去找同宗寺廟掛單。

一番搶掠過後,軍紀愈發趨於散漫,高師盛出行巡察之時,幾乎懷疑自己所在的到底是不是軍營,轅門之內,到處堆積著各隊搶來的東西,小到鍋碗瓢盆,木質傢俱。東放一堆,西仍一片把本就不寬的營道擠得越發狹窄。

走了冇有多遠,橫七八豎的細繩穿過道路,係在隨便插豎地上的木樁上,上麵掛滿了形形色色的衣裳。

大多是足輕們搶到了新的後,換下來的舊衣,足輕們大多是務農出身,日子窮慣了,即便是這回發了大財,也捨得扔過去的舊家底,洗乾淨後,留著以後換著穿。褐衣短袖之間,花花綠綠的竟還有不少女子的衣服。

幾頭牲畜、雞鴨,不知道從哪裡拱了出來,渾身泥水,哼哼唧唧地穿過兵道,兩名武士帶著手下的足輕追在後麵,連聲叫罵驅趕。

看到高師盛、大井盛朝等人,忙停下腳步,拱手行了個軍禮,又趕忙去追快要跑丟的牲畜,哪裡還有半點軍營重地的模樣,簡直是一派烏煙瘴氣。

大井盛朝整肅軍紀不力,頓覺略顯尷尬,忙想帶人去抓那幾個混賬東西回來,高師盛嗬嗬一下,抬手止住“儘是士卒所得,出現這種情況你這個大橫目難辭其咎、豈能怨怪旁人。”

接著抬起摺扇,指著那幾人的背影,笑道“仲麻呂、義三郎兩個打仗還算敢勇,看在夜裡攻城仲麻呂連斬三人的份上,這回兒就放過這幫混賬一馬,稍後你立刻帶領目付隊,準備開始整肅軍紀。”

這兩名武士並非平山黨出身,卻也是遠江國的老鄉,軍議之時因來得晚了冇有能進入帳內,不過功名帳上也都記錄著功勞,將心比心,實在不好太過苛責。

今川軍士卒們搶掠起來豪不挑剔,除了窮慣了以外,還是因為高師盛為首的一乾兵曹搜刮的太狠了,值錢的東西都進了武將的行囊裡麵,他們這些最底層的足輕隻得撿些武將們看不上的破爛。

要說起來,這還算是好的了,高師盛也不是冇有見過世麵,武田軍搶掠過後的軍營裡麵比這更離譜的都有。

可那時候,他隻是個聽令行事的兵曹罷了,現在作為獨當一麵的陣代,卻是不能就這麼放任下去,故而纔會令目付糾察法度。

他吩咐完後,指著繩子上的女人衣服,問道“這是哪裡來的?”

大井盛朝瞧了一眼,隨口答道“洗城的時候,足輕們搶了不少城內的年輕女子,大概是那些女子換下來衣裳,是權之介帶人收攏的,我這邊兒也不好多過問。”大井盛朝與長田盛氏本為同宗,又同在軍中效力,確實不好多加約束。

從大井盛朝的話裡,高師盛聽出了不同的意思,他皺眉問道“營內的女人很多麼?”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