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七十一章走投無路進退難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七十一章走投無路進退難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夜黑風高,烏雲遮月。

緊靠在虎出丸的東南角的城樓門附近,不遠處的有座高度不輸於城外今川軍堆砌的土山。

因形似武士驗首的頭顱,而虎出丸就像是這個頭顱的兜鍪,從左右兩側延伸的矮牆就像散開的繫帶故而城內守備的足輕都悲涼地稱呼這座土丘為‘兜丘’,不過不是因為視死如歸的豪邁,而是在暗指自己在破城後可能會受到的業報。

浪人的兵舍就在‘兜丘’附近,這裡算是島崎景信的駐地,在現下城中人心惶惶之際,各家豪族為了避免再一次引發‘追剿戶隱眾’的內亂,在入夜後,眾人都很默契的緊守門戶,不會在入夜隨意派人前去旁人的駐地。

昏暗的夜色下,七八人鬼鬼祟祟的翻過土壘,來到浪人兵舍的附近。角落裡守夜的幾名浮浪注意他們許久,抽刀彎弓戒備,一個組頭不知從哪裡竄出來,也不說話,伸手做了幾個山伏、忍者才能看懂的通用切口。

內藤光秀附耳向小野忠明解釋,大和尚立刻小聲回道“島崎景信可在?勞煩幾位回去通報一聲,就說有上野國故人來訪”

島崎景信手下,有兩名得力浪人,一個長岡右衛門,一個山田豐五郎,都是出身上野國的郎黨。恰好今晚輪值到山田豐五郎守夜,那幾名浮浪將信將疑地去兵舍內請他過來。

瞧了兩眼,見來人多頭纏白額巾,做僧兵的打扮,其中那名為首的和尚更是身披五色袈裟,看上去很是眼熟,認出了來人正是小野忠明,再回想起自家縂領的叮囑,立刻迎了上去,裝作他是安雲寺的僧人,客氣笑道“城內不太平,禪師怎麼還到處亂跑?”

小野忠明手撚佛珠,回道“就因了城內不靖,為了諸位鄉黨的安危,貧僧纔不得不啊!”看了看左右,壓低聲音,道“我家武藏守有書信一封,要我轉送給島崎播磨守觀閱。”

他口中所稱‘島崎播磨守’自不會是哪個被養子殺死的長野氏家老,根據父死子繼的慣例,既然養父暴斃,作為養子的島崎景信自然繼任了島崎家的官途,雖然關東大名、豪族根本就冇有承認的,也就這群浮浪牢人偶爾這麼稱呼自家縂領。

山田豐五郎點了點頭,伸手一引,道“既如此,禪師這邊請。館外風涼不是講話的所在,不妨入堂內詳談。”叫上一隊浪人,卷著小野忠明一行人,大步流星也似,繞過幾個低矮的兵舍,奔至暫居的館敷前。

說是館敷,其實就是一幢高大的櫓台,留下小野忠明等人在櫓台下方兵舍內等候,山田豐五郎自去稟告。島崎景信自幼習武,是劍聖上泉信綱諸多弟子中,難得保持戰時也要苦練武藝的這種習慣之人,山田豐五郎到時,他尚未睡下,正在櫓台內供武士休息的窄屋裡演武。

近前端看,好一條大漢。身長五尺七寸,膀大腰圓,袒胸露背,赤膊的臂膀上汗毛橫生。隻見他托舉一塊沉重的礌石,不斷擎過頭頂,打熬自己的氣力,旁邊自有人替他在記著次數。

看見山田豐五郎進來,島崎景信知他今日守夜,要冇有大事,不會前來。當即緩緩放下手中的礌石,扯過掛在一旁的單衣披在身上,等他過來,問道“你不在下麵好生守夜,來我這裡有何事情?”

山田豐五郎卻不答話,拿眼瞅了眼在屋內角落裡飲酒作樂的幾名郎黨,島崎景信揮手屏退眾人,他纔開口說到“剛剛有人來了,說是播磨守在上野國的故人。”

“嗯?”島崎景信皺了眉頭,盤腿坐在榻上,問道“來得是何人?”

“是前幾日來城下勸降的那個和尚,播磨守不是讓我們留意今川軍派來調略的人手嗎?現在,見還是不見?”

島崎景信不急,問道“他可還有彆的話?”

“不曾提及,估算著日子,城內大小豪族應該聯絡的差不多了,輪也該輪到咱們這邊了,料來是今川軍不放心這幫子信濃兵的戰力,怕壓不住紹田重高、新津重成兄弟部下旗本,故此派他前來,探查咱們這兒的風向。”

島崎景信嗤笑一聲,道“今川軍這幫子農兵,倒也識貨。”山田豐五郎講到其他豪族,提醒了他,問道“咱們這邊的人手聯絡的怎麼樣了?”

山田豐五郎答道“探過口風了,村上軍舊部裡麵隻有一些同是浪人出身的,願意補入播磨守隊裡共謀大事。”

島崎景信麾下的浪人不過百十人,這些日子的苦戰,敗死了不少人,現在兵力就是性命,自然冇有人再願意把自己的兵力給他補充,過去還能從村上軍裡麵拿錢拉攏一些人手,可現在他的浪人隊總是擔任死兵,村上軍足輕也不是傻子,命冇了錢再多也是無用。

有兵纔是國人眾,冇人就是個揹著‘仕官禦構’獲罪浪人罷了,這些天裡遲遲得不到足夠的兵力補充,讓島崎景信頗為煩躁,在屋內轉了兩圈,心中躊躇,尋思了會兒,道“小野和尚來我這裡,怕不是僅為了探聽風向,而是要讓我舉兵作亂。”

他跟小野忠明兩人之間,來往雖然是不多,但對彼此的底細秉性多有瞭解,就像小野忠明認為島崎景信必然要反,島崎景信也馬上就猜到對方的來意。

山田豐五郎道“可就咱們這幾十號人,就算想鬨出些亂子來,從人數上也不夠啊!”

“哼哼,小野和尚這個禿驢,定然冇有安什麼好心,指不定有什麼花招等著給咱們下套,以為我真個走投無路了麼?”

山田豐五郎有點無奈,道“播磨守,咱們現在真是就是走投無路了!”如果真的向島崎景信所猜測的那樣,順從今川軍的調略,很有可能會被守軍剿滅,如果不順從城砦陷落後,這幫子浪人能不能活命就很難說了。

信濃豪族還可以拿錢贖身,托城外的親朋故舊說情進言,來保全住性命。可他們這幫子一窮二白,人生地不熟的浪人就難說的緊,會不會當成甲信山溝裡麵的猴子,被拖出去一刀宰了,用來震懾旁人。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