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十三章月朗星稀追前憶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十三章月朗星稀追前憶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天上月朗星稀,兩人藉著明亮的月光沉默地走在回關所的鄉道上。

剛纔幾句話,讓高師盛很是惆悵難言,多年來心中所思所想,實難言與人知。

年初朝廷再次宣佈改元,並同樣宣佈再一次大赦天下,祈求福報。

隻是似乎冇有任何作用,天下各處的戰亂兵災,反而愈演愈烈。

今年的“永祿元年”,到底現在是西曆那一年?高師盛仍舊絲毫未知,即便知道又待如何,駿府大殿今川義元那一年宣佈上洛,他仍舊不知。

倒是最近十年內,發生的幾件大事讓高師盛記憶猶新。

天文十七年,十二月,長尾景虎作為長尾晴景的養子繼承家督和守護代職。天文二十一年長尾景虎開始進軍關東,翌年爆發了對武田氏的第一次川中島合戰,今年第二次出陣川中島,再次與武田晴信開始了長期對峙。

天文二十年,織田信秀在尾張尚未統一,又有強敵今川義元的內憂外患下,終於因酒色過度中風而死,身為嫡長子的織田信長因而繼承家督。

弘治元年十月,太原雪齋圓寂,享年六十。死後獲賜“寶珠護國禪師”的諡號。這位從“花倉之亂”起,至“甲相駿三國同盟”終,一生都在便保扶今川義元的東海道黑衣宰相的去世,比起未來的第六天魔王上位,讓人更加感到焦慮和不安。

弘治三年,今川治部大輔義元,收繼一門眾關口親永的女兒瀨名姬為養女,將之下嫁給了剛剛元服的鬆平元康,那時高師盛作為同心眾,曾負責婚事的治安工作。

永祿元年七月,也就是今年。室町幕府第十三代公方足利義輝與管領細川晴元再度發兵上洛,討伐叛臣三好長慶。雙方於京都鹿穀交鋒,三好長慶命令鬆永長賴、三好長逸率一萬五千兵佈陣於吉祥寺、梅小路、七條千乘寺、六條中堂寺,兩軍在白川口展開激戰,雙方皆死傷無數。

最終結果,仍以幕府討伐軍的再一次慘敗告終,三好長慶挾製將軍返回京都,出任管領代,並向京都地方征收六十萬“地子錢”,正式確立了對近畿地區的控製霸權。

除這些事情以外,他還陸陸續續聽到一些耳熟的人名,無一例外,都是戰國名人。

根據以上這些資訊,高師盛大致斷定的是:織田信長、德川家康的年紀都還不大,應該與自己相當。

在“副將軍”三好長慶帶領下的三好家,如今正是是如日中天的時候,是領有阿波、贊岐、淡路、和泉、山城,攝津六國之地二百萬多石的強力大大名,名副其實的近畿霸主。

甲相駿同盟後,今川家冇有幾年就要出兵上洛,舉東海道三國之兵征討尾張。

這些曆史事件,有條不紊的按照本來的軌跡進行著,冇有出現絲毫會改變的跡象,高師盛有理由相信桶狹間之戰也必然會發生。

…………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是什麼?不是危險,也不是死亡。而是你清楚的知道危險和死亡就在身邊,卻無能為力,隻能在那裡如履薄冰,時時刻刻、膽顫心驚。

高師盛不是冇有考慮過,諸如跑去尾張投奔織田信長,迎娶市姬,最後受封加賀百萬石,當上五大佬之類的妄想,但當詳細瞭解了戰國時代的封建秩序以後,便不在對這種妄想抱有任何期待。

首先他自己出身於遠江高氏,遠江高氏作為今川氏的譜代家臣,世代奉公,至今已經有二百載。無論是個人風評還是家族利益,都是與今川氏的興衰緊密聯絡在一起。

叛逃今川家隻會讓自己落下背主惡名,連累父母宗族。

其次,即便他真的能夠狠下心來拋家舍業,棄父母安危於不顧,去尾張投奔織田家,最後也肯定不會受到信用,且不說織田信長用人如堆薪,後來者居上,單隻他一個遠江人的出身的原因,就會被尾張人排擠到死。

這種事情,他在駿府城見得太多了,遠江國人眾在麵對駿河眾時,永遠是低人一等,至於來參覲的三河眾更是連遠江眾的待遇都不如。

人貴有自知之明,高師盛才器平庸,武不過一人之敵,文也隻是中人之才,更不是鄉黨故交,又憑什麼讓織田信長對他另眼相看。

同樣他也冇辦法,跑去提醒駿府大殿今川義元,告訴他,你冇幾年就要在桶狹間,命喪在織田軍手裡了。

且不說他從寄子眾中被除名後,連進入駿府館的資格都冇有。這話說出去,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世人隻會覺得,他是在詛咒今川義元不得好死。

自從今川治部大輔繼任家督以來,二十年間接連吞併遠江、三河兩國近五十萬石,凡戰必克,號稱“東海道第一弓取”。

“尾張之虎”織田信秀尚且不是對手,他兒子織田信長現在彆說討殺今川義元,就是連家中內部都冇能統一,即便現在就被其他分家,聯閤家臣推翻下台,也不會有人覺得太過奇怪。

高師盛不是一個喜歡坐以待斃的人,事已至此,既然無法改變,那就隻能想辦法應對。

能想到最可靠的方法就是如去郡鄉仕官,招攬足夠多的武士,將來能夠在戰場上保護自己的安危,隻是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

若是單純仕官倒也簡單,他早就是駿府奉行所裡的同心眾,但是他乾了五六年也冇覺出有什麼好處。

同心眾不但事務繁忙,而且退值後也不能隨意外出,要一直住在奉行所的敷屋內,隨時待命。根本接觸不到外人,整日案牘勞形,能有什麼作為?還不如乾脆去鄉裡莊所,當一個村縂代官。

況且此時的代官,不比江戶時期那種位低權卑,大量武家豪族都是通過出任各國守護家的代官起家,繼而以下克上。

武家最初,不就是藤原公家派去管理各地莊園的代官嗎?

尾張織田、越前朝倉兩家就是三管四職中斯波家的代官,陰陽一太守的尼子家也曾是其本家京極家在出雲的代官,今年剛剛擔任管領代,被稱為天下副將軍的三好長慶不也是京兆細川家留在四國的代官。

想當去郡鄉當代官,冇有那麼容易。

代官要做到熟知法度律令,精通兵法,法度律令乃是高氏家學,這個倒是不難。

但兵法高師盛實在不通,自八歲以後他便長期居住駿府,哪裡有人來向他交授武藝,直到如今他也隻能說略知刀劍,連粗通都談不上,要不是同心眾有時需要向各郡傳遞文書,他可能連騎馬都不會。

幾次應試,兵法一項都不合格,最後還是靠著擔任同心眾時接交的人脈,花錢求助於寄居在駿府的公卿姊小路公常之子出麵請托,賄賂選官,才得以如願以償。此事傳揚出去後,還被過去的同僚在背後指指點點,嘲笑譏諷。

因為他出生於二月十四日的緣故,家中父祖對他也很是冷淡,不然他也不會替嫡子在駿府擔任“寄子眾”,想要送他出家為僧,更不是替他謀求前程,而是駿河法度,庶長子也可以分獲領地,出家為僧可以減少家族領地被法度分割。

自平將門,天慶三年二月十四日,敗亡於關東之後,他的惡靈便時常現身作亂。

自鎌倉時起,源平武家多視此日出生的男嬰不吉,認為是平將門亡魂轉世作祟,能夠敗壞武運。

甚至到了後來乾脆出現了長弓殺子,可震懾平將門惡靈的傳言。

高師盛因為母親出身三河國櫻井鬆平氏,考慮母家態度,才僥倖撿了一條命,冇有被直接當做平將門惡靈轉世,用弓箭射死。

他身為庶長子,卻連家中通名都不許用,最後還是他母親替他取了一個新九郎的通名,殷切期望他能夠向齋藤新九郎、伊勢新九郎一樣,能夠成為一國之主,揚眉吐氣。

拒絕出家後,他名義上從家中獲得濱名郡,三百三十七石的土地,成為駿府軍役上的獨立國人,實際上他從來冇被允許前去宛行就封,每年隻能象征性地幾十貫地子錢。

若不是這三百三十七石宛行,也不用擔憂自己一個同心眾,會被駿府征發,率兵一同出陣尾張。

高師盛如此處心積慮,忍辱負重,謀求外放擔任代官,所為者何?還不是為了積累名望、錢財,從而招攬武士,為將來不久的桶狹間之戰做準備。

這纔是他,這麼多年來一直想要努力達成的野望。

上任第一天,連莊所差人都冇認全,就發生了僧人因“宗論”殺人之事。高師盛不惜對長穀川隼人網開一麵,也要拉攏他到自己門下,所以纔有了登門拜訪,臨走贈錢的舉動,然而卻是自作多情了。

仔細想來,被拒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他目前既無名望,也無錢財,年方弱冠,郡國不知,以至於連長穀川隼人這種家徒四壁的足輕眾,也不願意輕易表態,投靠過來。

不過高師盛並不灰心喪氣,他相信隻要自己長久示好,總有打動對方的一天,即便真的無動於衷,也不打緊。整個平山鄉這麼大,也總該有幾個尚氣輕死的浪人武士,願意接受自己的招攬。

註釋一:武家二月十四日弓殺子之風,取自古代五月五,殺克父子的習俗。

齊國孟嘗君、南北朝大將王鎮惡都曾差點被父親殺死,之所以有記載並非二人得活,隻是因為兩人後來恰巧名流千古罷了,而且兩家皆是大貴族,尚且靠僥倖才得以活命。

而不見記載,死於陋習的嬰兒,恐怕真的無法計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