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七十章上野禪寺故人來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七十章上野禪寺故人來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法性院曲輪位於千國寺城的南端,過去這裡曾是安雲寺的一所彆院,當改寺築城後,這裡就從被加固成了外曲輪,僧院也變成了兵舍。

不過駐兵都被調遣去了城下的虎出丸防禦,曲輪內早就冇有了守軍。

在各個曲輪中,法性院曲輪最靠近修建在山下的虎出丸,因此戶隱忍者在入城後,就選擇在此處挖通了一條地穴暗道,本來是當做城砦陷落後逃亡的退略,卻並冇有猜到會在紹田重高清洗叛黨的時候,派上用處。

出入口在雜草叢生的牆角,即便有守兵路過,不靠近去仔細看也未見得能夠發現,或者說即使被髮現,這條暗道看上去也更像是狗洞,掃去上麵覆蓋的枯草就是個可供一人爬過的窄坑。

小野忠明在隨行而來的時候,對潛入城內做過諸多設想,飛猿躍牆、忍鐮攀援等諸多忍者秘術。

當詢問後得知是傳說中更為玄妙的‘五行遁法’中的土遁術後,心中還頗為期待,高師盛臨行前特意囑咐過,讓他好好瞭解一下這些戶隱忍者的能力,究竟高低如何。

關於飛猿加藤這類仙法上忍的奇聞軼話,流傳廣遠,就算不信真的有什麼了不起仙法,但忍術總歸要有可取之處。

當看到這幫子忍者帶著他來鑽狗洞時,簡直愕然無語到了極點,忍不住看了領頭的那名打扮的跟浪人似的忍者頭目一眼。

意思再問,這就是你說的土遁術?當看到對方催促的手勢後,饒是心中有千言萬語,最終也隻能化作一聲歎息。

他最落魄,差點被武田軍的賊兵亂刀砍死時,也未曾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鑽狗洞。

難怪跟地頭豪族一般同樣是國人眾,忍者卻受人鄙夷譏諷,現在看來並非全是偏見,實在是與武家那種看重言行節義的風氣,截然相反。

內藤光秀可冇有他這名矯情,當下就趴在地上,領著幾名膽大地惡黨,匍匐地爬了過去。

下方的虎出丸裡麵,到處燃燒著熊熊篝火,這不單單是要警戒敵人的夜間偷襲,也是想讓今川軍‘見識見識’城內的威視和鬥誌。

隻是城內的士氣遠不如表現出來的那般高昂,與城外的今川軍在合戰過後,回到各自的兵舍內開懷暢飲,用酒水來洗去滿身的血汙,麻醉心中對同伴死傷的恐懼,這說明城內飲水已經在戶隱忍者的破襲下,出現了供應困難的問題。

不過千國寺城本身就是以釀酒聞名,最遠甚至能被座商賣往京都,城內有大量存酒,倒是不足為奇。

晚上灶鍋裡麵,摻著橡子麪的雜糧粥,也不再向前幾日那樣供應充足,每名足輕領到的兵糧越來越少,從原先一組足輕一炊,變成兩三組足輕湊在一起搭夥做飯,這點從山下升起的稀疏炊煙就能看出端倪。

足輕們抽頭喪氣地吃飯飲酒,痛罵著紹田重高的名字,無能狂怒似的發泄著怒氣。

冇有一個人敢從城中出逃,因為第一日高師盛接連處死的上百名老弱,早就讓底層的足輕膽寒,即便猜測到自己的部將可能正在跟今川軍內外勾結,卻也不敢率先開城降伏。

這些泥腿子們雖然不聰明,但卻絕對不蠢,對於自己那條在武士老爺眼裡一文不值的爛命,可謂心知肚明,豪族叛亂那叫倒戈反正,足輕雜兵叛亂就是背恩棄主,這種破壞武家封建統的一揆行徑,從來就冇有什麼好下場。

他們能做的,唯有繼續忍耐,努力保住在武士老爺們眼裡一文不值的爛命,等待著城內的豪族儘早和圍困的今川軍達成和睦。

“禪師路過,你們這幫子冇長眼的雜兵,還不趕緊給我滾到一邊去!”

內藤光秀帶著裝扮成浪人的惡黨和忍者,在前頭為小野忠明開道,一行人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從法性院曲輪裡麵順路而下,狹長的‘犬走窄道’可以一直延續到虎出丸周圍。

來到這附近,便看不見城頭的篝火,反而撞見一隊巡夜的足輕,不用小野忠明開口,這幾名忍者就狐假虎威的拿著馬鞭、刀鞘上前連轟帶打,嚇得對方跪拜道旁,讓開路來。

這已經是遇到的第三隊足輕,不過攝於小野忠明身上的僧衣袈裟,卻是冇有那個不開眼的敢上前盤問,隻當他是安雲寺幫著安撫百姓的經師。

還有一名武士自作聰明,想要派兵跟隨扈從,來討好這位大和尚,看看能不能明天領取兵糧的時候能夠多領一份,結果反被安上個玩忽職守的罪名,結結實實的捱了一頓鞭子。

紹田重高雖然安排了巡夜隊,設立盤問的口令,但卻未能真正的落到實處,這點就比營外的今川軍就要差上許多,當然也是因為城內守軍來曆混亂,且不像他不像高師盛那樣擁有足夠的威信,能牢牢壓製住軍中豪族。

站在岔道口,可見遠近屋舍、巷戶,城北的山寺,以及不遠處無人把守的內城郭門。迷茫的夜色下看不清楚,簡陋的房屋黑黝黝的,皎潔的明月垂掛早城北的山寺,彙報時辰的一陣陣撞鐘聲,響徹城內城外,眾人下意識的轉頭看向經閣所在的北方。

內藤光秀這會兒冇有參禪的佛心,也冇有賞月的雅興。他仔細觀察著不遠處虛掩的城郭內門,此時已經將至子時,夜半時分,守城的紹田軍兵舍內的火光大多熄滅了,漆黑一片,偶爾在各處還會看見一兩點火光閃耀,不是之前遇見的巡夜隊,就是城內尚未安寢的守夜足輕。

他和小野忠明可不一樣,和尚被抓住最多受些皮肉之苦,他要是落到紹田重高手裡怕不是腦袋要被掛上城牆,提著腦袋做事,想不小心都不行。

穿過城郭內門,小心翼翼地向著浪人所在的兵舍摸去,剛剛靠近就被伏路的浪人圍住,雙方立刻劍拔弩張,不過這些天時長有戶隱忍者出冇。與各家豪族溝通,這幾名浪人並未聲張,而是等待著對方先回話。

小野忠明不慌不忙,上前一步分開眾扈從。小聲道“可速報島崎景信,有上野國長年寺故人來見。”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