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六十八章奉公禦構斷仕官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六十八章奉公禦構斷仕官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寫給高師盛請降信中,不少人提出的條件裡麵,就希望他能向信州山中諸多權現立誓。

破城以後,絕不可縱兵伐害安雲寺這座名山寶刹,驅逐臨濟宗僧人,對於跟著他們在城內堅守的百姓則隻字未提,甚至有人提議隻要能保全夠安雲寺,就算在城內進行‘人取’,也可以接受。

讓看完文書的高師盛默然良久,至於小野忠明、立石瀧等人,甚至是下間賴慶反而覺得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武藏守所憂,無非是城中豪族不肯輕易就範,也不願因攻城而折損太多士卒。說來也巧,我在城中恰有一舊識,若能與之搭上線,有不小的把握能煽動其在城中生亂,介時無論此人是否得手,都能進一步瓦解敵眾軍心。”

說道這裡,小野忠明一指桌案上的乞降文書“若不得手,到時將這些文書抄錄多份,以箭書射入城內,逼迫其等內疑相害。就算其等還猶豫不決,紹田重高不想死於非命的話,也要先下手為強,城中守軍自相殘殺之時,就是我軍趁勢奪城的良機。”

高師盛大喜,遂問道“不想城中敵將,竟然有人與禪師竟相善?”

小野忠明點頭稱是“守城四將裡麵,我與島崎八郎景信乃為同鄉,早年其人曾在‘上州黃斑’長野業正軍中效力,擔任黃幌使番眾役騎,武藏守知貧僧出身長年寺,恐不知長年寺是島崎家的菩提寺,當初的收繼儀式就是在寺中珈藍堂中舉辦的,那時貧僧添為寺中監院,為其錄筆譜係宗卷,也算是有些交情。”

高師盛說道“那為何自上野出奔越後?”

長野家的黃幌使番眾役騎在關東也是強兵,多次同北條‘五色備’鏖戰,除了規模不如武田新組建的赤備騎外,單論精銳甚至還要更勝一籌。

“他本是島崎家庶流出身,被長野氏的家老,亦是宗家督長島崎播磨守收為螟蛉義子。哪裡想到冇幾年後,播磨守老蚌生珠,喜得麟兒,於是想斷絕與他之間的養子關係,最終鬨得養父子二人很是不愉快,多次差點刀兵相見,再後來,聽聞島崎播磨守羽然害了急病暴死。”

說道這個份上,後麵的話不用多說,帳內諸人心領神會,父子二人就活了一個,想都不用多想也知道是誰下的手。

“因此,受到長野家的奉公構斷絕,被逐出上野國。因奉公構之故,關東大名乃至與長野家敵對的北條家都不願收留,走投無路之下,纔出奔越後乞求庇護,聽聞這回川中島戰後又因不滿賞賜,煽動士卒營嘯,惡了村上羽林。由此武藏守可知其勇而無謀,見利忘義,貧僧願憑三寸不爛之舌,說動其人拱手來降。”

奉公構,的正式名稱叫做‘仕官禦構’。大名會對出奔的家臣或被改易的人發出禁止投向其他家的書狀,然後就不能再仕於其他大名,在武士階級中是僅次於切腹的重刑。

在源平合戰時期就出現雛形,關東八州的大量源氏家臣遭到平家代官驅逐,成為了浪人,豐臣太閣時期完善,江戶幕府寬永十二年,改正的《武家諸法度》和《諸士法度》被列為幕府的法令,又被成為‘寬永大令’。

旨“諸國大名、豪族不可登用與原來的主公有對立的武士。如果是反逆者和殺人者就要遣返到本國領罪,將行動不明的浮浪牢人遣返到主家處,或者驅趕流放。”

即犯了大罪,又背叛了主君的命令的被放逐者,不得再到其他大名接受任何官位的懲罰,是僅次於切腹的處罰,甚至比切腹更讓武士絕望,因為受到奉公構的武士往往代表犯有大罪,為了維護整體的武家封建秩序,等閒不會有大名願意登錄為家臣。

青木大膳這個鹿島劍豪,淪落成為莊所付盜就是因為受到北條家的奉公構,被絕除仕官之路。

不止今川家冇有正式登用,高師盛到現在也是以友盟的身份與之相處,而非明顯的主從身份,收錄北莊盛忠為家臣,賞賜百枚金判和分祿相待,實際上是將青木大膳討殺敵軍的功績一併算在內。

連賞賜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受領,可見奉公構對武士的威力。

島崎景信在多次立下戰功,不僅長尾家冇有招攬,就連信濃豪族都冇有收錄他為家臣的行為,就很容易讓人理解了。煽動足輕聚眾鬨事,說白了就是對長尾家冇有按照許諾,收錄他為家臣的一種抗辯。

隻不過,在村上義清眼中就成了不懷恩義,要不是紹田重高極力懇求,說不定早就被當場拿下,推出營外斬首示眾,殺個冇有任何的名譽的‘浮浪牢人’,就算是跟著一起鬨事的足輕,都未必會真的動武相救。

高師盛不關心對方人品為何,武家之中父子伐害,手足相殘的行徑都比比皆是。

殺個半路才認的養父,在以孝道著稱的武家來說,充其量來說隻能算是小奸小惡,更何況是如今孝子遍地的戰國亂世,因為養子收繼問題,最後鬨到家業敗落的武家也不在少數。

高師盛務實輕虛,問道“不知禪師有幾成把握?”

小野忠明答曰:“而今仁科一揆大勢已去,其等不會不知。武藏守可手筆一份聘書,代駿府登錄其人。須得此法,再用金銀,以利結其心。貧僧更進說詞,島八必反紹田,率眾來投矣。縱是不降,也不會來害我這名僧人的姓名。”

有戶隱忍者掩護,趁著夜色從山中潛入城內,與島崎景信私下會麵,即便對方不願降伏,看在同鄉的份上斷不會害他。何為鄉黨,身為同鄉天生便是親近朋黨,縱然分屬兩軍,互相通風報信,相互勾結者也不在少數。

小野忠明現在的身份是外交僧,即便是寢反被髮現,敵軍中的豪族,甚至紹田重高也不敢輕易害他性命,雖然高師盛屢次以屠城恫嚇,可雙方都隻知道這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