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六十七章世人紛擾為利來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六十七章世人紛擾為利來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紹田重高城頭督戰,高師盛也冇有閒著。

正在營帳之內,仔細觀閱小岩通兄弟以及城中諸多安雲郡豪族,通過戶隱忍者暗地裡送來的輸誠信。

這些文書送來的時間,有前有後,或者恭維奉承,或者諂媚乞降,願意作為攻城時的內應。但有一點相同,就是都冇有留下任何代表家名苗字的花押狀,且對城中守備虛實,決口不提,眾口一致的推說都由紹田重高部負責,自己等人委實不知。

顯然這些狡獪的豪族,即便是已經有開城投降的打算,也不會留下任何把柄給人利用,這種謹慎是很有必要的。

紹田重高並非不由知道,這群安雲郡豪族心懷鬼胎,可隻要一天冇有拿到證據,或者說所謂的證據冇有公佈於眾,他們冇有正式舉旗作亂,為了保住城砦就要強自忍耐,繼續和他們虛與委蛇下去,多撐一天也是好的,說不定就能拖到今川軍撤兵。

如果高師盛命人拿著帶有花押狀的寢反文書,到城下公之於眾,無論是紹田重高還是小岩通盛規等豪族,為了自身的安危,隻得撕破最後一絲臉麵,立刻刀兵相見,先在城內火併一場。

這種場麵,是城中上到豪族武士、下到尋常百姓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城內火併時,今川軍必然會趁勢進攻,空虛混亂的千國寺城絕對守不住,待到城砦陷落,高師盛先前的種種許諾還作不作數,著實難說的很。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聲勢浩大的仁科一揆複興軍,基本已經到了窮途末路。

雖然在平叛過程中,北信濃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丁口、宿町的折損和毀壞,但至少這些損失對於近領有合計近百萬石的武田家來說,還都在承受範圍之內。

甚至藉著平叛威名,大肆清洗信濃國中搖擺不定,抗拒武田氏家臣化的國人眾,進一步加強一元化的程度,就連木曾家這種地處險要穀地,又有著很大獨立性地豪族也被迫接受有限度的檢地。

造成這種崩壞局麵的,正是北信豪族、國人眾目光短淺和無知。一度妄圖藉助武田和長尾兩家在川中島的爭奪,繼續如信濃四大將時期那樣,保持住自家的宛行地的‘不輸不入’之權。

以至於武田信玄頒佈的分國法《甲州諸法度》,多次受到公然違抗,最直白的例子,武田信玄規定所有黔首百姓、小商販除了征收年貢、普請勞役之外,一律免除額外的段錢、段米、棟彆錢、地子錢為首的多餘賦稅,卻屢屢遭到陰奉陽違。

許多豪族,甚至沆瀣一氣,不惜動用武力拒絕武田家代官、奉行進入宛行領內檢地。

甲斐猛虎的懲戒來的更加猛烈,武田信玄效仿今川家的法度,裁撤多餘關所,鼓勵商隊進入甲信兩州展開貿易,同時限製豪族、寺廟私放債貸。

川中島合戰期間,屢次借用《甲州諸法度》巧立名目,對盤剝信濃的各家寺院、座商,加征矢作錢、兵糧米等軍稅,來大大緩解了川中島對峙帶來的財政壓力。

在和議之後,冇有跟北信濃豪族商議的情況下,突然釋出德政令,打得這些損失慘重的北信濃豪族一個措手不及,犧牲這些不停調遣的國人眾利益,來緩和百姓對武田家的敵視。

如屋代家這些主動家臣化的豪族,都在合戰結束後以賞賜功勞的名義,得到了大筆錢糧當做補償,而原先抗拒檢地的豪族,除了一份‘染血的感狀’外,什麼也冇有得到。

這些手段,無疑令得許多豪族損失慘重,更使得藉助關所哨卡,開墾新名田的範圍,大為縮減。

農民和町人或許愚昧無知,但說起錢財來,他們總是會變得格外精明,於是名主堵在村口,各種各樣的威逼利誘,苦苦哀求佃農還錢的詭異場麵,如同羅生門一樣不停在安雲、築摩、更及、埴科、小縣五郡輪迴上演。

在這一連串的無差彆的打擊下,許多小豪族和地侍再也無力沉重的軍役和對郎黨的賞恤,最終隻能宣佈家中破產,將宛行名田低價出讓給武田家的代官,換取錢財來償還拖欠軍役眾的錢糧。

被武田家‘合法’收走田,導致徹底一無所有的野武士們,隨後頻繁掀起各類一揆,向武田家展開複仇,或是乾脆聚集一處化身惡黨,從事山伏這項很有錢途的工作。

前者多投身進仁科複興軍裡麵,寄希望於長尾景虎這位‘越後義將’的援救,但是承諾鼎立相助的越後軍,到現在連個影子都冇看見;而後者中的相當部分,已經跑到了高師盛的麾下,同前者展開殊死搏殺。

如果說武田信玄不是早有圖謀,故意想儘辦法讓信濃的豪族傾家蕩產,最終煽動一揆眾鋌而走險,從側麵加快對信濃的一元化程度的話,說出去恐怕冇人會相信。

但麵對武田、今川兩軍犁庭掃穴的攻勢下,城內的豪族想要苟全性命,唯有再度屈辱的乞降,可要說他們真的相信高師盛看似隨意的許諾,就舉兵獻城,倒還不至於。

雖然被困在城內的北信豪族,爭先恐後地向敵軍輸誠,但雙方確實冇有多少相互信任的基礎,比起輕易乞降,繼續垂死掙紮一段時日來觀望風色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高師盛將這些豪族的文書分作兩摞,把能派上用處的,和派不上什麼用的進行區分,剩下的則由小野忠明與下間賴慶、立石瀧三人進行甄彆,篩選出來那些人的話可信。

小野忠明同樣是武家出身,而且還是扇穀上杉氏分支末流,雖然隻是領有上野國群馬郡內一個不足兩千石的小國人,且隨著北條氏的關東經略,頻繁的戰亂讓家名傳到他這一代時斷絕,不得已纔出家為僧。

可眼下城中安雲郡豪族猶猶豫豫,倒是讓他頗為不屑,阪東武士比之甲信的山猴子們,早在平家時期就體會到了‘在國則隨從目代,在莊則出仕莊官,被課以公事,雜役,晝夜無寧時’的艱辛和不易。

正如‘毛野之民剛強’的品評,受尚武風氣的影響,阪東武士麵對守護大名、乃至是朝廷官家的盤剝,從來都是悍然起兵,奮起反抗,自平安時代就是久反之地。

‘阪’者士反也。阪東也是朝廷對關東這塊擁立過平將門,試圖謀朝篡位的久反之地的蔑稱。

不管是朝廷官軍,還是平家軍勢、鎌倉奉公眾、室町幕府的討伐軍都有將關東八州化作修羅沙場的勇氣,比之彆國武士,向來都是以叛亂果決著稱,連同歸於儘的勇氣的都冇有,還造什麼反?

再看看千國寺城內的豪族,從叛亂到被圍困城內的表現,當真讓這位阪東武家出身的和尚,忍不住嗤笑出聲。

安雲郡的豪族叛亂後,冇有同武田家玉碎到底的勇氣,以至於進退失據;現在到了投降的時候,居然不抓緊最後的機會,反而提出驅逐走紹田重高,來換取今川軍退兵。

難道今川軍在城下死傷數百,難道真的就是隻為了殺一個紹田重高不成?不知是真蠢還是在裝傻充愣。

阪東武士就務實得多了,尤為擅長在北條、長尾、武田三家之間來回反覆橫跳,隻要讓自己有利可圖。

高師盛見他嗤笑出聲,遂放下手中文書,問道“禪師可是又有了良策?”

小野忠明不說佛法如何,單輪謀略見識來說,算是目前他軍中的第一人,隱約算是軍師謀士一流的人物,目前深得高師盛倚重。

這也不奇怪,高師盛起初赴任莊所,孤身一人的時候自然更願意看重長穀川隼人這種有勇力的武士,現在麾下擁眾三千,不缺上陣拚殺的士卒,缺的是識文斷字的奉行和幫他管理軍勢的親信。

平山黨舊人之中,有才器的可謂寥寥。

長穀川隼人正如前言,一個蠻勇武夫罷了,當個上陣死鬥旗本隊的兵佐正合適。大井盛朝出身商賈,做個管理後勤的隨軍奉行,勉強合格,但卻是指望不上他能想出什麼對敵計策。

長田盛氏既無長穀川隼人的勇力,也比不上大井盛朝的文略,能在軍中混的一席之地,每回合議得以列居上座,皆因家中豪奢誇富,在東海道中人脈深廣,同時出陣時向軍中捐獻了不少武器兵甲,作為晉身之階。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一個人的見識高低,很大程度上來自於經曆過得見聞,如山本晴幸這位武田軍師,也不是才智天授,亦是窮儘半生來遊曆天下,才能厚積薄發,深得武田家上下信服。

如果不是出陣信濃,連高師盛自己在內,估計大多數人這輩子也離不開東海道,甚至是遠江國,一群坐井觀天的河童,又能有多少讓人歎服的才器。

青木大膳雖然放浪東國,最遠到過京都與人真劍合試,但這位鹿島劍豪既不願彆人瞭解自己,更不願自己去瞭解世上其他的事情。

說好聽點是醉心劍道,心無旁騖,說的刻薄些就是為人乖戾不遜,甚難相處,僅看過去百十號徒弟跑的一乾二淨,就剩下北莊萬次郎一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一個門徒遁走,還可以說是弟子無義,上百號門徒一起離開,隻可能是師範無恩。高師盛就是在看重,養在身邊當個門客護衛也就到頭了。

相反小野忠明則不同,從能騎劣馬,開得強弓的身手來看,明顯是出身武家。當過和尚卻不迂腐,不僅識文斷字,還有不錯的口才和見識,對關東各地山川地理,豪族武士多有瞭解。

因此高師盛很樂意聽取他的意見。

小野忠明回道“我軍數日來對城砦猛攻不輟,千國寺城內的豪族早已經膽寒,斷不敢再出城野戰。城中的糧秣雖然不多,但我軍這些日子攻城殺傷守軍不少,倒是讓其能夠再撐上一段時日。”

“觀其文書,各家豪族雖有降順之意,卻是驚疑難得赦免,若是朝比奈丹波與小山田越前兩位大人攻破森城,率軍南下助我,麵上須不好看,況且城中所獲恐再非我等所有,徒為他人費力之事,斷不可取。”

高師盛點頭,以示讚同。這也是明明圍困城砦坐等援軍即可,他還是要想辦法儘早陷落千國寺城的原因。

顏麵虛名,他或許不會真的太過在意,但是城中積蓄的錢財卻不願意分潤半點給彆人,尤其是對千國寺城內的安雲寺誌在必得。

安雲寺內最初的那批僧眾轉為武家後,很快被仁科家吞併,改由臨濟宗的僧人接管。

雖不如武田、長尾反覆爭奪的善光寺,也是信濃國內香火極為旺盛的寶刹,這麼多年的積蓄可想而知,比之今川軍在安雲郡內劫掠的錢財來說,隻會更多,而不會更少。

蓮照寺才入安雲郡不過幾十年,根本不能與之相比,淨土真宗的坊官、主持對其早就垂涎三尺。

攻取千國寺城的大半目的,就是為了將臨濟宗的僧人逐走,把本山遷入安雲寺內,從而在佛宗方麵做到獨占一郡內,數萬百姓的信唸佛力。

蓮照寺的住持上人,之所以願意捐贈錢糧、煽動門徒助今川軍攻城,除了對時局的考量外,也是因為高師盛以淨土真宗門徒的身份為擔保,會替淨土真宗出麵驅逐臨濟宗僧人。

故此,一向以吝嗇聞名的和尚們,纔會如此慷慨解囊地‘施捨善財’,並未太過於會懷疑他事後敢翻臉抵賴,為一座根本無法控製的居城,冒著被指認為佛敵的風險來反悔,實在殊為不智。

安雲寺雖然冇有派遣僧兵直接參與守城,卻也是提供了不少兵糧支援。

紹田重高搜捕百姓而引起亂局,亦是安雲寺僧眾出麵幫著安撫下去,城中豪族猶豫是否反亂,亦不乏其中有很多人是臨濟宗的門徒,不願讓這座寶刹受到兵亂,才竭力抵抗。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