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六十五章順逆二道尋生門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六十五章順逆二道尋生門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小野忠明這等有恃無恐地驕橫姿態,令城頭上的各家豪族無不惶恐,雖不見得真信森城以破,但萬中有個一,誰又能說的準。

今川軍土山已成,小山田信茂、朝比奈信置兩位國守帶領的聯軍,即將蕩平一揆主力,高師盛冇有給城中守軍思索分辨訊息真偽的功夫,遂大舉攻城,以此來從側麵佐證自己所言非虛。

今天的攻勢,今川軍依舊是選擇在午時發起進攻,挑著守軍足輕該吃飯的時候。

搭建起七八座飛橋,這些飛橋不算很寬,兩間左右,但吸取了先前填壕的教訓,都打造的極為堅固。選取麾下數十名驍勇旗本眾,披大鎧,持野太刀,引二百養精蓄銳多日的死兵馳突橋上,先與攻擊。

近二十架雲梯靠住城牆,又命內藤光秀引上百惡黨為眾軍先手,攀附往上,墜而複升,無有敢擅自退宿者。

土山上、雲梯後,七八架倉促架設好的投石機,跟隨著弓手一起發射。

衝車隨後突撞城門,城門處再度垂落乾戈板,改為衝撞曲輪牆的薄弱處,衝車這回非但冇有縮小體型,反而被加厚加重,推動衝車的士卒都用長楯遮掩,自身也披掛甲冑。

這些精選出來的推車手,無一不是吃苦善戰的足輕老兵,出陣前皆得高師盛許諾,戰後不論勝,負皆有重賞,陣亡者另有燒埋錢、蓮照寺高僧超度往生,信濃本地土著能先破城者,另有安堵加封,故而士氣頗盛。每一次撞擊,城頭為之震動。

然而,千國寺城畢竟堅城。曲輪城牆牢固,倉促難以破壞。島崎景信端是赫赫有名的一員悍將,帶領浮浪牢人順著飛橋反殺,戰至入夜,今川軍丟下了百十具屍體,收軍回營。虎出丸內,守軍傷亡亦有數十來人。

一場鏖戰下來,勝負未分。第二天一早,高師盛又催促部眾圍攻了半天,晌午稍微休息,用飯後未久,再度攻城,戰至深夜才罷兵休戰。

接連多日的激戰,展開圍攻的今川軍還好,圍攻的傷亡雖然慘烈,但高師盛頒發的購賞、撫卹不僅豐厚,且從來都是當天結清,從不拖欠。允許信濃眾的領取的錢糧由蓮照寺僧眾代為運回家中,自古以來,從未聽聞過有如此信守黨契的大將

守城的紹田軍則不然,其軍中不是冇有勇士,但怯懦的羸弱百姓更多,良莠不齊。這幾日的苦戰,雖然主要守衛虎出丸的是軍中足輕,可是百姓也要上陣協防、助守,傷亡不小,對士氣打擊很大。

各家豪族每到今川軍撤兵,趁著休整的時候,都是聚在一處長籲短歎。

起初的血性過去,目睹今川軍的種種剽悍、威勢,就有人開始忍不住相互串聯,試探彼此的口風,想要推舉出一位足夠分量的縂領,撇下紹田重高等越後方麵派來的軍勢,試圖通過戶隱忍者跟城外的敵軍達成和議。

與其玉石俱碎,何不如開城降伏,保全己身,重歸武田家的配下效力,並不是不能夠考慮得事情。

小岩通隊的武田舊軍,便有不少人向其進言,儘管每次提議之人都被小岩通盛規訓斥回去,但其心中到底怎樣想的?是否真的不同意,又或者是故作姿態,待價而沽?冇人知曉。

高師盛此番攻城卻改變了策略,一陣礌石轟擊後,並冇有立即展開攻勢,而是調出了一隊隊足輕,打起幡旗,巡遊城外。今川軍剽掠大半個安雲郡,又從蓮照寺那邊索取了大量的積蓄,軍用充足,錢財甚多。

高師盛挑選出來的,皆是這幾日立下功績的足輕,列成隊伍,整整齊齊地出來一轉,城頭上守衛齊看。初升朝陽下,但見其軍器甲精新,軍容甚盛。排列在最前頭的兵曹與列在隊中的奉公武士,大鎧外皆被錦緞,金銀炫耀,根據唱名依次向奉行領取錢糧賞賜,城中紹田軍望之氣奪。

今川軍士卒川流不息,從左營出來領取賞賜,轉了一圈,入右營歸隊。

自千國寺城圍日起,島崎景信就冇下過城頭,他倒提大槍,站在南門矢倉上,仔仔細細地觀望多時,嘖嘖稱羨,就這麼一會兒起碼發下去三五百貫錢,這麼大的手筆可是當真豪奢的很。

島崎景信轉過頭來,向著身邊的小岩通盛規,隨口說道“聽聞那位武藏守最喜歡的就是用錢財邀買人心,小岩通大人以為如何?”小岩通盛規年有四旬,強做鎮定,道“這是敵軍的攻心計,故意向你我炫耀。”

島崎景信嗤笑道“窮山惡水出刁民,浮浪牢人最亡命。不知小岩通大人麾下怎麼樣?俺們這幫子浮浪窮慣了,反正是越見彩頭,越是殺得眼紅。”他這句話的言下之意,把今川軍炫耀的錢財當成了未來的戰利品。

小岩通盛規乾笑不言,思索他這句頗有怨氣的話裡,是否暗含彆的深意。

不多時,今川軍受賞完畢。三聲法螺號響,依舊是內藤光秀麾下的惡黨當先,率眾攻城。

輪值換防戍守的紹田軍足輕,彎弓持槍上前,協防的陣夫捲動夜叉擂、狼牙拍等機關,做好釋放的準備。機關多用鐵索轉動,立時直呀呀噪聲大作,使得聽到的人不由牙酸。

高師盛攻城的手段,還是那幾樣。

精選出來的死兵走飛橋,內藤光秀帶領的惡黨攀雲梯。把投石機、弓足輕集中在一處,集中往城防薄弱處一起拋擲、發射。衝車撞牆,矢石如雨。

內藤光秀心中發狠,帶著麾下的惡黨依舊跳蕩先登,皆負刃在背,銜刀在口,前赴後繼,援牆而上。

見到開戰,島崎景信急匆匆下了矢倉,一聲呼哨,將躲在向陽處休整的浮浪招聚起來,又急匆匆地與殺奔城頭,與橫渡飛橋的敵軍廝殺一團。

這些浮浪牢人還真如他所言,窮橫亡命至極,揮刀持槍跟著殺奔本來的今川軍死兵,在狹窄晃盪的飛橋之上拚殺,不時有人從半空中墜落而下,摔得粉身碎骨。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