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五十六章起兵攻城欲救民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五十六章起兵攻城欲救民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相對單薄的寬木板楯,根本抵擋不住,被砸中的那麵木楯頓時破裂,焙烙玉瞬息炸散,陶罐內塞滿的鐵釘、熱油四處濺射。

板楯後方的足輕當時就被擊中,掃到了一片。楯牆頓時散亂,最後方有同伴擋下鐵釘,未曾受傷之人趕緊上前,撿起落地的木楯,重新擎舉托起,但還是被城頭上的弓手抓住機會,射下一陣箭雨,又是有幾人中箭倒地。

今川軍前陣負責掩護的砲手,立刻拖拽發石機向城頭上的敵兵還以顏色。定點好目標,瞄準櫓台上的發石機,接連反擊了三四次都冇打中。

投石機的扳臂太短,不過一間的長度,再加上這些砲手之前都是弓手,從來冇學過如何操作這麼複雜的攻城器械,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冇有打中實屬尋常之事。

虎出丸曲輪正麵牆角,掀開了幾個暗藏的追手窄門,百十名死兵快步衝殺出來,到達壕溝後的地棚、兵藏洞,鑽了進去。

地棚、兵藏洞的位置都很低矮,幾乎跟半截船一般齊平。第三波衝上前去的填壕隊,半截船擋得住城頭射落的矢石,卻防不下對麵。

片刻之間,就有十幾人被藏在壕溝對麵的敵兵用短弓射中腿腳、胸腹,冇受傷的同伴,急忙拉拽起他們,向後方飛快跑回的途中,又被箭矢射倒幾個,給前隊造成不小的慌亂。

“擊鼓!助威!”高師盛踞坐望台之上,四周支起印有‘寄懸輪’陣紋的帳幕,使幡匆忙傳令給發石機,調整遠近,先解決暗藏在壕溝後的敵人。

雄渾厚重的太鼓聲,響徹山林。紹田重高亦命人,推鼓登上城頭,隨之也擂動震響,激勵士氣。

兩邊像是比較高下似的,鼓聲一陣比一陣高。

周遭山林中的棲鳥,驚飛四起。高師盛等人腳下的望台,似乎都被震動的顫抖。

“威威哈!威威哈!”長穀川隼人等武士屹立陣前,頓足徒裼,帶頭大聲呼喝鯨波,揚幡舞旗,為前隊士卒壯烈勇氣。

經曆過多次合戰的這上千今川軍雜兵,未見得真的變得驍勇銳猛,最起碼對麵前這點小陣仗,還是完全可以應付的下來。太鼓聲中,在後隊大喝的鯨波激勵下,填壕隊的士卒前仆後繼,原本深不見底的水壕,在慢慢被填補。

冰冷積水的滿溢位來,讓沿途的道路變得格外泥濘,順帶一併浸濕了士卒的、青壯的本就冰涼的草鞋,不少人被凍得隻打寒顫。

營內突然發出一陣,驚天的歡呼聲,一名渾身染血的青壯被眾人高高托舉而起,一路被送抵陣前,被眾人換上嶄新的冬衣。

隨後數名使幡踏馬傳令,分頭大喊“見敷鄉大田村的石野七郎投擲土袋三石,並救下我軍足輕一人,武藏守賜其玄米一石、冬衣一件、永樂錢三千枚,待填壕結束便可放其歸家!爾等何敢不勉勵奮戰?”

眾軍在各隊奉公人的帶領下,齊聲高呼“自當死戰,以報武藏守撫養之恩!”,士氣愈振。

不用填壕隊,完全將十幾間寬的壕溝全部填平,隻需要填滿四五間寬即可。

後營正加急趕造的飛櫓橋,飛櫓橋的作用和雲梯、大櫓楯差不多。隻不過比前兩者更長更寬,多個飛櫓橋並連在一起,寬度可達數間,甚至十幾間。架放在壕溝兩端,便如木吊飛橋一樣,士卒們可以踏著上麵的木板,直接衝過壕溝,到達城下。

因工匠不全、時間倉促,最多隻能把飛櫓橋的長度做到七八間長。再長,士卒從板木上發起衝鋒時,縫隙連接位置就很有可能承受不住,導致從中間斷裂。

否則,高師盛完全不需要耗費人力去進行填壕,直接架上一排飛櫓橋,就能夠直接越過壕溝。

土塀高牆下的地棚、兵藏洞,因數量眾多且密集,可比孤懸高處的櫓台容易擊中的多,幾次拋石下去,坍塌成堆。

出城的百十名紹田軍足輕死傷了二十幾個,剩下的無處安身,散開陣勢,將手中箭矢射空後,又順著追手暗門回到城內。

城頭上,紹田重高又探出身形。經過昨晚一夜的商討,他們還是想試著跟今川軍達成休兵和議,於是帶人高聲詢問“武藏守,你我二人也算是老相識了,何不來前答話?”

連喊了三聲,才終於有人出來迴應,卻是內藤光秀帶兵上前,接替長田盛氏隊的弓手回營補充箭矢,而自己繼續帶人掩護圍攻。

內藤隊的足輕皆是山伏、水賊出身的惡黨,刀槍弓矢,各個會得。

大小上百名在信濃頗有名號的賊寇,也不持長楯遮護,就這麼大搖大擺地跟在填壕隊的後方,散開一線,拉弓放箭,反擊城頭上的敵軍弓箭手。

這群膽大包天的賊寇眾,手中使用的都是大弓強矢,站在下方跟高處的紹田軍對射,絲毫不落下風。

紹田軍的弓手、發石機大多數忙著對付填壕隊的半截船,也顧不上理會他們,一時間大占便宜,箭矢接連二三,射得紹田軍在城頭不停躲閃。

內藤光秀帶著兩三個弓術好的,更是連發連中,接連斃命數名城頭上的足輕,逼得對方隻能在城頭豎起長楯,狼狽地躲在後麵。

“武藏守,請聽在下一言。我千國寺城險峻堅固,兵糧足可飽食半載,守城精兵上千。我雖不通軍略,亦知圍城之戰少有速克者。爾等遠道而來,士卒疲憊,區區兩千之數,如何能夠攻下我這山中堅城?”城頭上的紹田重高,大聲替高師盛分析軍情。

說完後又道“不敢言迫敗武藏守麾下軍卒,但穩守城砦足矣!然在下不願城內、城外的信濃百姓徒增傷亡,且我與武藏守一見如故,若軍中短缺糧餉,儘管言語。願傾城中所有,與武藏守來結此善緣,協助賑濟災民,今川軍不過武田借兵,我等本無嫌隙仇怨。如此,兩廂罷兵,仍不失佛陀仁善業報,豈不美哉?”

他這一番,明裡請求罷戰,暗中則是在動搖高師盛的軍心。

先點出一旦對城砦發動強攻,今川軍必然要驅策信濃百姓蟻附送死,後指出今川軍冇必要替武田家死戰,來到城下所求不過錢糧財貨,而紹田家這邊願意交納一大筆錢糧,買動今川軍退兵,這樣雙方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高師盛聞之,似有所動,將手中摺扇啪地開合幾下,略微思索之後,向身旁諸人發問道“如何安城,軍中尚還未有成算,此時到正好可以一聽諸位高見。”

望台本陣內的諸人,神色各異,除了等著接收半個安雲郡的下間賴慶外,信濃國人歐式心中慼慼然,就連剛剛退兵回來複命的本間滕秀、相良景泰兩人也是頗為意動,仗著這段時日受到禮遇,自以為猜中了高師盛的心思,壯著膽子,進言道“我二人以為,城中守將所言不無道理。”

高師盛不置可否,轉目望向小野忠明、下間賴慶兩人,說道“還請二位禪師,不吝以金玉教我。”

小野忠明當仁不讓,一點兒冇有請下間賴慶先說的意思,他一抖僧袍,伸手拾起一塊木炭扔進麵前的火盆中,不緊不慢地將酒壺放在橫架上暖熱,纔回道“請武藏守允我上前,與其一會。”

在得到準許之後,由幾名旗本手持長楯來到城下,與紹田重高搭話道“千兵衛此言不過故技重施爾!甚麼糧草充足,上千精兵,簡直一派胡言,還想要妄圖哄騙。昨日蓮照寺的下間坊官已然將城中虛實儘悉告知,破城之後,錢糧財貨皆任我等自取,何須他人施捨?”

“千國寺城,本非你紹田家之地,乃是趁一揆之亂竊據,得來不正。既然得來不正,還有何顏麵在此大放厥詞?我幕府官軍此來,乃是受公方將軍禦令平定信州一揆,拯萬民於水火。我大軍自入安雲郡以來,所過之處,黔首百姓無不簞食壺漿,以迎官軍。諒爾孤城,何當我討逆常勝之軍?何況我軍之後,有武田、今川上萬大軍,朝夕可至。我家武藏守有言,開城首倡義舉者,安堵本領;士卒庶民歸降者,厚加賞賜。”

紹田重高不甘示弱,反駁道“禪師何必誆騙於我?傳聞說是白馬、黑屋百姓敗後慘遭屠戮,皆是禪師進言所害,出家之人如此殘忍好殺,當真讓人驚駭莫名,難以置信!”

小野忠明對此詰問,既不承認,也不反駁,而是話鋒一轉,回道“我軍此來,不隻為幕府討賊,更是欲向守將紹田重高討還魚明川畔血仇,敬告城中士卒、百姓聽聞,你家守將當日對自己郎黨,尚且棄眾獨走,何況爾等信濃士民?若不願獻城,斬紹田重高首級送入我軍營內,亦可退兵!”

鐵炮轟鳴、箭矢往來如雨裡,兩人互不相讓,竭儘全力自誇吹噓,貶低對方。交鋒兩三回合,紹田重高敗下陣來。武士又豈是賣弄口舌,靠鼓動哄騙門徒吃飯的僧人對手,幾句話就被譏諷的招架不住。

小野忠明得勝回營,高師盛啪地一聲,將摺扇複又合攏,說道“禪師所言,甚得我心,紹田千兵衛乃是我平山黨之仇寇,唯有取其性命,方纔能夠一雪前恨,否則即便全城儘皆屠滅,亦不足告慰魚明川畔死傷郎黨。”

然後,對先前提議退兵的本間滕秀、相良景泰兩人警告道“合戰軍陣之上,豈容怯言?”

摺扇一開一合發出清亮響動,猶如太刀出鞘。聽到他坦言屠城直似混若無事,本間滕秀、相良景泰本就是遠江小國人,被高師盛這位譜代眾出身的陣代當眾指責,也隻能唯唯諾諾,哪裡還敢多言半句,慌忙離席告罪。

隨後就被打發回前陣,準備蟻附攻城。

明裡訓教兩名遠江武士,實則連信國人眾也一併敲打,將他們聚集望台宴飲觀戰,也是在剝奪他們跟雜兵之間的聯絡。

果然,其餘信濃國人坐立不安,膽大地扭動了下身子,輕輕咳嗽幾聲;怯懦的麵露驚容,連忙抬起袖子遮住臉,裝作飲酒的模樣。

結合下間賴慶獻上的城防圖卷,砲手琢磨了虎出丸的高牆半天,選擇了相對低矮薄弱的西門角,作為突破口。五架發石機通通推動過去,集中火力,猛攻一處。

一時間,火球、擂石臨空橫飛,打得那片城牆上的足輕站不住腳,狼狽逃竄。

將近午時,虎出丸前深長的水壕被陸續填平大半,高師盛傳令,高立在矢樓上的幡持眾揮動旗幟,擊響催陣地太鼓,北莊盛忠率部下將填壕時陣亡士卒的屍首收斂,一併退回。

接下來,輪到長穀川隼人帶領的旗本隊上陣,依舊將半截船托在頭頂,百來名膽大地死,全身披掛,推動衝撞車,迎著飛石箭矢,衝到壕前。

七手八腳地從車上放下飛櫓板橋,重重落到對麵,蕩起一片塵土。虎出丸因建在平地之上,地基打得極為深牢,不似山牆那樣低矮,想要輕易學攻打黑屋館那樣,直接翻牆而入,顯是不太可能,撞開城門就成了最快捷的手段。

不過千國寺城既然被稱為安雲郡,首屈一指的堅城,當然不會冇有防禦手段。紹田重高一揮手,城門兩側櫓台上的足輕立刻鬆開絞盤輪,放開乾戈板,垂在三麵門洞之前,乾戈板上裹有鐵葉釘,厚重堅實,足以防遏今川軍推動撞錘車衝突。

此法於勘合貿易,自南宋從雲州美保關傳入西國,源平合戰中,平家將士多靠此法穩守城砦,給發動強攻源氏的武士團造成了巨大的傷亡,後來隨著平家的覆滅,逐漸傳遍天下。

到了戰國時代,乾戈板這種簡易的守城器械十分普遍,但正因為過於簡單,反倒是冇有取巧的破解之法。

紹田重高舉起軍佩,揮動幾下,城頭上湧出大隊弓箭手,點燃的火箭,沖天而起,密密麻麻地往飛櫓板橋上落去。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