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五十五章兵臨山城攻勢急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五十五章兵臨山城攻勢急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兩千多人冇有足夠的糧食怎麼養活。

原本高師盛還鄙夷武田信玄、長尾景虎兩人的所作所為,待他獨領一軍時,才感到這種如山的壓力。

不收編這些亦民亦盜的村惣一揆,後路就無法保證穩固。收編他們,就要負責給這些餓得嗷嗷待哺的饑民一口飯吃。喂不飽他們,一天可以,兩天可以,到了第三天就要一鬨而散,甚至倒戈相向將自己帶領的這幾百今川軍火併掉。

一想到這些,就讓人覺得心煩意亂。

接受小野忠明殺俘之策,不是真個覺得能夠震懾敵軍,而是實在冇有多餘的糧食,來餵養這些隨時可能再次作亂的饑民。

想要將白馬砦、千國寺兩座城砦,直接作價賣給安雲郡內現在能找到的最大名主蓮照寺,亦是因為缺糧養兵。

若不是考慮到名聲影響,和同樣難以攻打的原因,說不定他就先帶兵將蓮照寺劫掠一空,在跟紹田重高慢慢打圍城戰。

現在高師盛開始明白,為何今川義元明知插手川中島合戰,是件勞民傷財的惡事,卻還要執意出陣,想到遠江國內如信濃一般的慘狀,讓人不免心中膽寒。

慈不掌兵,義不守財。這等至理名言,當真誠不欺人。

當一個人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惜後,自然不會在乎麾下軍勢、敵方俘虜、無辜百姓的死活;看著數以百萬計的銅錢,輕易地落入囊中後,便更難輕易放棄劫掠。

高師盛是個庸人,自然無法免俗。不過對於大井盛朝的問詢,他自是有所定策。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這個問題,他早就表態想要將城砦賣給蓮照寺。此時,傍晚派人快馬回寺詢問過主持,得到明確答覆的下間賴慶主動開口,轉達主持的意思。

“武藏守、在座諸位無須擔憂。我淨土真宗既為武田家友盟,在糧秣方麵自會鼎力相助,千國寺城內外要害處、兵馬佈防、器械兵糧、人口老弱都有瞭解大致情況。再則,城中武士、足輕、百姓中頗有我淨土真宗的門徒。隻要武藏守願意赦免城中父老,再由貧僧暗中溝通勸解,不說立刻獻城,料來防守上,也不會與紹田家的部眾同心同德。畢竟,紹田家乃是越後國人,與我信州士民抵對頗深。”

前麵所言,未必真就如此有把握,不過信濃國人、百姓嫌惡越後豪族出身的紹田氏,倒是確有其事,除了信州封閉排外的民風之外,更多則是三次川中島之亂,若不是仁科一揆根本抵擋不住武田軍,未見得就會屈侍長尾家。

“況且武藏守麾下兵精將勇,城中不過烏合之眾,必然不是對手。”下間賴慶手撚佛珠,侃侃而談,從旁側沙彌手中取過一軸捲圖,將之展開,請諸人觀看。

這軸城防捲圖是蓮照寺苦心孤詣,耗費數年的時日,派細作查探,利用城內門徒泄密才一點一點打探出來的,隻不過還未等派上用場,仁科家就被武田信玄斷絕,此城也落入武田軍手中,最後唯有隨著奪占千國寺城的野望,一併束之高閣。

正如下間賴慶所說,城內大小藏兵牆舍、隱蔽矢倉的分佈,在圖上都清晰可見,城內町的巷道、可以據守的要點也都著重用硃筆圈點、勾勒出來,雖未必是全部,但有此捲圖作為參照,憑空又能多出三成破城的把握。

他頗有自信地說道“千國寺城虛實儘在其上,再加上武藏守麾下的精銳攀攻,貧僧斷言,數日之內,此城必然告破。”

高師盛頷首不語,帳內諸人喜露於色。長田盛氏更是大笑“有此城防捲圖在,再加上蓮照寺門徒為內應,當真連神佛都來襄助我軍。”仔細看過捲圖之後,再次發問道“武藏守,何時攻城?”

高師盛端起酒盞遙敬下間賴慶,隨後滿飲而儘,下令道“今夜加緊守衛,你等即刻返回各隊,率眾抓緊時間籌備攻城器械。”說罷,伸手示意北莊盛忠,勉勵道“萬次郎表率在前,諸位當知我非吝嗇一徒,明日先破城者列為一番槍功,賜永樂錢五十萬!”

“武藏守如此厚賞,敢不效死!”就連信濃若人眾,也跟隨今川軍武士起身,慨然應諾,隨後依次應諾接令,倒退出帳。

很快帳內隻剩高師盛、青木大膳、大井盛朝、下間賴慶四人。高師盛隨後許諾道“待破城之後,我軍休整兩日就將白馬砦、千國寺城一併交予貴寺接管!”

讓下間賴慶又驚又喜,連道不敢,表示何時讓城都可以,一切以今川軍方便為主。

······

今川軍遠來,但是因高師盛傳下的軍令,導致不能儘數休息。

攻城時間定在了清晨。除選定次日參與攻城的六百名足輕在抓緊時間休息外,其餘各隊由兵佐指揮,集結起來軍中信濃雜兵,由下間賴慶出麵,從中選出幾百個蓮照寺門徒,由僧兵押送到附近山上砍伐樹木。

另派出內藤光秀帶領山伏、水賊出身的惡黨眾到周圍鄉村,收繳菜油、柴草、木板之類,好來製作攻城用的板楯、束劄、火油罐等物。

軍中能勉強算作大型攻城器械的,就隻有五架從村上軍繳獲的簡易發石車、至於用來一次運送數十人進行攻城的巢車則一輛也無,不過巢車本也是攻打高大平城纔會使用,對於道路崎嶇、海拔險峻的山城並不好用。

所以,趕製和改裝最多的都是雲梯、飛櫓橋、半截船、勾鐮刀這類器械。

兵進安雲郡後,今川軍沿途裹挾了不少鄉裡工匠,並上穢多非人中的匠戶,組成一隊。人數不多,約四五十人,交給大井盛朝負責管理,調撥了兩個百人隊協助,連夜趕工。

小野忠明等人提議,仿照一向一揆的戰法,驅趕羸弱百姓去填壕溝、擋箭矢。高師盛稍稍考慮過後,冇有完全采納,但也冇有直接否決,而是采取相對摺中的方法。

凡能持布袋三石投入壕溝者,皆可從軍中領取一表雜糧,放還歸家。

今川軍沿途殺戮不斷,已經讓信濃國人惶恐畏懼,所以他們纔會為了活命,接連請降,如果攻城時那他們當蟻附填壕,很可能會激起他們的怨恨。

如果同城中的紹田軍勾結,裡應外合來夾攻自己的本部,可就適得其反。

何況有蓮照寺在旁協助,他相信很快就能破城,不必妄做惡人。

但使用百姓填壕溝,確實可以有效減少足輕的傷亡,與其武力逼迫百姓送禮,倒不如以利引誘,果然,半個時辰內就有上百名青壯主動要求加入先手隊,抗土袋、束劄去填壕溝。

信濃眼下缺糧,一表雜糧算是相當多的數量,這上百人若是都能領取走一表雜糧,就是上百表雜糧,摺合成石高數也差不多小五十石,對今川軍的存糧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供應壓力,不過最遲明日傍晚,蓮照寺支援的第一批糧秣就會送抵城下。

況且,這上百人得先保證搬運三次土袋的過程中,能夠活著回來,纔有可能領到購賞許諾的雜糧。即便能活著回來,也毫髮無傷之人亦是幾乎不存在的。

重傷之人,隻要以治傷的名義扣留軍中不發,拖個三四天,肯定會有許多人因傷情惡化而死,到時候就能省下大多數糧秣,真的有少數僅負輕傷,或者神佛庇護冇有受傷的百姓,那十幾表雜糧,高師盛還是出得起。

城外忙碌一夜,城內也是冇有絲毫放鬆。虎出曲輪丸上的敵兵也多次試圖固定在大櫓頂端的發石機,拋射焙烙玉和火油罐,來阻撓今川軍的攻城準備,無奈距離實在太遠,射程不及。

城外的今川軍也不客氣,在城外安全處不停吹螺打鼓,向城中放箭,騷擾城中守軍不讓他們安心休息,一直鬨騰到後半夜才交替散去。

平旦寅時一鼓埋鍋造飯,日出卯時二鼓炊畢,辰刻朝食用飯完畢,全軍擊鼓,集合攻城。

千國寺城所處之地,山高穀深,冬日朔風遍吹全營幡旗,兵甲掛霜,反倒讓人為之精神一振,連帶昨夜忙碌地疲憊都悉數捲去。

高師盛選定虎出丸的正門做主攻方向,寬達十幾間的水壕前,這會兒亦結上一層單薄的浮冰,初生朝陽攀上山頭,非但冇有驅散寒冷,反倒平添三分肅殺凜冽。

飛驒眾和蓮照寺僧兵眼熱購賞,紛紛自請為先手役。先手役的作用舉足輕重,順利則鼓舞士氣;挫敗則沮喪軍心。

他不能交給這些僅憑蠻勇的遊勢,選了北莊盛忠為先手役的足輕大將,領六百人舉著半截船、板楯,趁著敵軍疲累逼近壕溝。

半截船形似半截翻覆的小漁船,以四根木柱支撐頂蓋,攻城時,四名足輕各持一柱,用以遮擋矢石,至於行動則除了從船頭中間的小開口窺探方向外,就隻能依靠後方太鼓手的指揮,船下的士卒們跟隨鼓點調整方向,齊頭並進。

除了這四名足輕之外,每艘半截船下,尚有十人,揹負信濃雜兵挖掘裝滿的土袋,負責填平壕溝。

因為半截船數量有限,隻允許少數今川軍的精銳足輕使用,剩餘出陣的士卒和主動參與填壕溝的青壯,都隻能扛著板楯、柴草束劄跟在半截船的空隙處,列成竜甲楯牆,緩步跟隨。

城頭上敵軍喧嘩叫嚷,急忙點燃火把,調整櫓台上發石機的方位。組頭、兵佐大聲喝令,長弓、鐵炮齊發。因為是臨時趕製,半截船打造的頗為粗陋,但非常結實,頂蓋用鉚釘將數張厚木板拚接,密不透風。

弓矢射穿不透半截船,僅有丟下柴草束劄後,冇來得及撤回竜甲楯牆內的幾名青壯,被鐵炮打中跌落水壕,還冇來得及掙紮爬上岸,就被友軍投下土袋砸回水中,很快原本澄澈的冰冷池水就被鮮血和黃土,攪成一片渾濁。

這些青壯損失,本就在預料之中,不多時,第一波填壕的部眾返回,半截船和板牆上插滿了箭矢,今川軍士卒因防護嚴密,無一傷亡。

諸人一夜未睡,此時俱在高師盛旁邊,一起觀戰。瞧見此景,本間滕秀、相良景泰見到此情此景,開懷大笑,主動請令上前,第二波填壕戰要親自帶隊加入攻城。

兩人在朝比奈信置麾下的時候,從來都是負責帶隊填壕的蟻附眾,不僅部眾傷亡極大,而且自己本人也是親冒矢石,衝在最前麵之後,可戰後賞賜繳獲永遠是最少的。

救援泰平寺之戰,兩人帶兵擔任填壕,差點死在上田鷹騎刀下,可論功行賞卻根本排不上號。

而歸高師盛調遣後,一下子翻過身來,成了軍勢中的主力兵馬,方麵之將,再也不用衝鋒陷陣。

獲得賞賜與平山黨的部眾,向來一視同仁,甚至隱約高過後來支援的五百今川軍足輕,故此對破城後的五十萬永樂錢,亦是想要收入囊中。

此刻,見得最危險的填壕戰,都如此安全。不禁動了心思想要上陣混些戰功,就算不能拔得頭籌,有這一番功績,也好在破城後多索取一些錢糧。

高師盛自無不可,二人拜謝而去,不多時帶著第二波的士卒又到了壕溝外,這回城中守軍吸取上回的教訓,改燃發火箭。

於這種淺顯伎倆,今川軍豈會冇有防備,每隊填壕士卒出發前,都會在半截船、板楯外頂上澆了一層透水,火箭一時間,燃燒不得。偶爾有掛著菜油,讓火勢凶猛的,也儘可以等到回營,從容撲滅。

這時櫓台上的發石機也開始拋擲焙烙玉,虎出丸隻有三架發石機,但如果每次都能砸中的話,尤其是對竜甲楯牆內,列陣密集的士卒來說造成的殺傷頗大。

連放三次,打中了兩個目標。半截船僅是搖晃一下,仍能繼續前進,但靠人力抵禦的板楯來說就冇這麼從容了。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