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五十一章一戰克複五城地(四)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五十一章一戰克複五城地(四)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北莊盛忠分兵三隊,不停驅趕潰敗的一揆眾,控製著逃亡的方向,讓他們儘可能的衝擊更多的敵軍,來製造更大的混亂,最終達到摧垮整個一揆軍勢的目的。

青木大膳、小野忠明、大井盛朝等十幾名護衛握著鐮槍、太刀在手,緊緊地立在高師盛的馬前,防備隨時可能殺到麵前的敵軍。

“免許可有意討殺此人?”相比他們的緊張情緒,有一次深陷險地的高師盛反而談笑風生,揮鞭指向已經下馬步戰的大穀宗直。

隻是這次青木大膳根本不做理會,冇有打算向前幾次那樣上陣騎討,倒不是認為不敵對方,他若離開,留下的這幾人未必能夠護持高師盛周全。

見對方不理自己,高師盛複又向前展望,隻見長穀川隼人身先士卒,衝在本部這個小陣最前頭持鐵熊爪,左斫右劈,勇不可當,到現在為止已然斬倒了五六個敵人,帶著旗下本隊率先突入飛驒兵的陣中。

敵人一個武士打扮的頭目,帶著十幾人過來阻擊。這名武士披著掛甲,手持長槍,他帶著的這十幾個人,大概也是飛驒兵裡麵的精銳,也都穿有卷腹、陣笠,各持長槍,鎧甲兵械齊全。

高師盛知道吧最精銳的部眾帶在身邊,大穀宗直自然也會把本部最精銳的人馬用於先手,這是十幾個人圍成一個弧形的半包圍網,試圖將長穀川隼人圍殺。

長穀川隼人叫上幾名悍卒,躍步前衝,一邊向前衝,一邊大喊“爾等非我之敵!我隻取你家大將首級!”論功行賞那日,他看到北莊盛忠受領百金,高居於營台前,千眾間耀武揚名,心中頗為羨慕,隻恨當時立功的不是自己。

他與北莊盛忠也算是老相識了,對方能夠成為武士自然高興,他惱恨地為何當初不是自己立下大功,能夠領取那筆賞金。

有那上百金判帶回家中,分給不幸戰死的好友親眷,也算是對得起他們相交多年的情誼,好在還要出陣安雲郡剿滅一揆,斬殺敵軍那名武將,離湊夠上百金判的目標,當是又能近上一大步。

想的倒是很好,可對麵這些飛驒兵哪裡肯讓開,十幾支長槍刺出,長穀川隼人左右撥擋,仗著身高臂長的優勢,也不需要近前,利用鐵熊爪兩邊的小勾把敵人的槍套入其中,然後用力拽扯,把這十餘支長槍的槍尖悉數壓低地麵。

鐵熊爪這種兵器,顧名思義類似厚重的熊爪,前端是五個彎曲的月牙形勾刃,形似耙子,除去中間那根長刃用於攻擊外,左右各兩個短刃與鐵掌相連,兩者中間存在多個空隙,可以用來套拿敵人的長槍。

這種兵器使用相對簡單,不似薙刀那般還要專門修煉刀術,也比長槍對敵多了許多變化,但因過於沉重,非力大者不能使用,刀狩破戒僧武藏坊弁慶所擅長的七種武具中就有鐵之熊手,且僅次於最擅長使用薙刀,列居次第。

甚至京都五條大橋至今還流傳有武藏坊於逢魔之時,跟鬼熊角力,將之勒殺後取其右爪為兵器的軼話。

長穀川隼人‘熊襲太郎’這個名號,一多半都來自鐵熊爪這個沉重兵器,不過在高師盛到來的頭幾年,因為家裡缺錢,就把兵器低價壓給了善光院的質庫。

若不是從村上軍繳獲的兵器中找到了鐵熊爪,大抵他自己都忘了自己還會這麼一手。

長穀川隼人雙臂發力,同對麵十幾人較勁,絲毫不落下風,身旁的幾名足輕,趁機跨步而進,左砍右殺,眨眼間已有四五人被劈倒在地。

嚇得對方急忙放手,抽刀自衛。冇有了較力的對手,晃得長穀川隼人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手中的鐵熊爪一轉,將困在裡麵的長槍抖落。快步突進,揮棍向著敵兵身上砸去。

鐵熊爪沉重,那名武士身上穿的大鎧若非精甲,隻這一下就會被他打裂,或者一甩之下,憑藉鐵熊爪的重量也能將敵人打的胸口凹陷,吐血倒地,眨眼功夫剩下的幾人,包括那名武士在內都被他擊倒。

那名武士被他用鐵熊爪甩擊了一下,當場掀翻在地,胸口鎧甲破裂,口中撲的一下吐出大口鮮血。

兩個旗下本隊的足輕覷見機會,飛身撲上,一個壓在對方身上,按住了手腳,這個武士本就遭受重創,再被這麼一撞,當場昏死過去,另一名旗本可不管他是真死假死,抽出刀來,麻利地割斷了他的咽喉,衝長穀川隼人問道“熊襲太郎要頭麼?”

戰場上敵我交戰,不可能每殺死一個敵人都要割取首級,隻有旗本足輕和奉公武士纔有資格被驗首,尋常軍役雜兵根本不被認為是戰功。

斬首和尋常殺敵要付的賞金差距甚大,各家大名都是儘量減少驗首的數目,這也是為何戰國時期一場數千人的合戰,最後被記錄的戰死人數隻有幾十名,甚至無一傷亡的部分原因。

在各家大名眼中,戰場上賣命拚殺的雜兵,甚至還不如山裡猴子的命更值錢一些,畢竟會雜耍的山猴子也是能賣上十幾貫錢的,而一個戰死的雜兵,可能連撫卹都拿不到。

這也是為什麼,高師盛在真的發下天價賞金後,連武田軍的足輕都願意跑來為他賣命。麾下眾軍聽見出陣安雲郡,便聞戰輒喜,不過好在高師盛也開始嚴格計算驗首數目,不允許足輕拿雜兵的人頭充數,騙取購賞。

此人顯然是個武士,觀其衣甲兵器,且應該是鄉黨郎團的総領,所以這名旗本隊的足輕纔會有此一問。

長穀川隼人頭也不回,叫道“怎麼不要,好歹是個武士,再不濟也能換個七八貫錢。”殺散了餘下幾個飛驒足輕,挺著鐵熊手大步邁進,與如潮水湧上來的敵人奮力廝殺。

在今川軍各隊的足輕協助夾攻下,一揆眾敗退連連,連完整的隊形也難以保全,狹窄的林道裡鮮血四濺,斷肢橫飛。

長田盛氏、長穀川隼人、北莊盛忠、濱名信光鼓勇奮殺,帶著部眾越來越深入敵陣,相良、本間兩隊的軍役眾跟隨著他們的腳步,一個接一個地殺入一揆眾陣中,與敵人開始了全麵鏖戰,或者說追殺更合適一些。

十餘騎使幡縱馬踏陣,繞開混戰,尾隨丟盔棄甲的敵兵,手持著長槍、太刀瘋狂砍殺,最驚慌地莫過於是蓮照寺的坊官下間賴慶。

他位處中軍,號令軍勢的印旗就在他身邊,自然也成了今川軍猛攻地主要目標,左右是北莊盛忠、濱名信光兩隊的夾擊,又遭受長田盛氏部下的弓手,箭矢的連陣勁射。

雖在數十名精悍僧兵的牢牢護衛之下,仍覺得心驚膽戰,將整個身子都伏在馬背之上,無論如何催促,驚馬就是在原地踱步不前,一支流矢嗖的一下射落他的僧巾,更是被嚇得愴惶急叫“備前救我!備前救我!”

下間賴慶雖是坊官,可卻甚少親自領兵合戰,往日都是帶著一向一揆欺壓鄉裡的尋常土豪,上千人把鄉下的破砦一圍,不論對方之前怎麼威風,管教嚇得乖乖請求赦免,偶爾碰見堅守的,也難堅持太久。

一戰死個十幾人,就算是難得的大場麵了,哪裡見過這等戰場搏命,殺人如割草的景況,即便有左右僧兵攙扶,還是好幾次差點墜下馬來。

高師盛放眼觀望,見一揆眾後隊中軍幾乎已被全部擊潰,己軍之各部足輕已經將殘餘敵軍團團包圍,一揆眾隻剩那二百來名飛驒兵,還能勉強維持陣勢。

一揮馬鞭,幡持搖旗傳令,命長穀川隼人、濱名信光等人率部直出,全力絞殺還在帶兵負隅頑抗的大穀宗直。

今川軍從四麵八方殺來,頓時讓大穀宗直相形見絀,左右難支,由北信豪族郎黨、青壯百姓組成的左右兩翼,最先徹底崩潰,繼而是中軍的僧兵,長穀川隼人身先陷陣,大呼急進,帶領著旗下本隊趁勝猛殺,一鼓作氣將前陣的飛驒兵直接衝潰。

前軍一潰,這支出城迎敵的軍勢連最後退走的可能也消失了,後邊被今川軍牢牢堵死,一揆軍退無可退,不願投向的跟著大穀宗直向林間遁走,想要繞路逃回山城,其餘的在下間賴慶的帶領下拋下兵器,跪地投降。

與泰平寺血戰相比,這一場野伏戰贏得可謂輕輕鬆鬆,午時後兩軍開戰,未至暮已然大獲全勝,高師盛本還擔憂若是城內的守軍會孤注一擲,全力來援,他安排內藤光秀帶領的幾十名山伏恐怕未必能將之嚇退。

可未曾想到,從一揆眾遇上埋伏到跪地請降,城中守軍都冇有一人敢於出城救援,倒是他高看了這幫子烏合之眾。

十餘騎使番馳行林道,幫著今川軍各隊足輕一起收攏俘虜。附近武士,遠處足輕血汙滿麵,各個喜笑顏開,一麵互相吹噓武功,炫耀自家戰後能領到多少賞錢,一麵習以為常的收治己方的傷員、屍首,敵方傷者較輕的驅趕一處,碰上傷重難治的,念上句佛號,隨後直接手起刀落,殺生超度。

一陣喧嘩,由遠到近。

此戰抓住了絕大部分想要逃回城中的豪族,跑兩三個無名小卒,猜測是混入林中難尋,自有鄉裡的落武者狩來料理。

當先一個就是,主動請降的蓮照寺坊官下間賴慶,垂頭喪氣,穿件僧衣白甲,看著擺滿地上,等待他來檢驗辨認的首級,渾身哆哆嗦嗦。

抓獲俘虜的士卒推搡這二三十名武士,依次來到大旗處向主將領。這些狼狽的武士,瞧見兩旁旗本隊甲猶帶血,麵目凶獰,森人然一團殺氣撲麵而來,膽小的腿一軟,跪倒一大片。

下間賴慶麵如土色,跪伏高師盛馬前,說道“武藏守自有菩薩庇佑,我等凡夫俗子果非敵手,今日一戰,小僧心服口服,願降順武藏守。”

他這話一出口,引得高師盛頗為詫異,萬冇想到自己還冇開口,就先遇見敵軍乞降的事情。

但很快就醒轉過來,立刻翻身下馬,上前扶住對方雙臂,將之攙扶而起,又細細打量對方一眼,認出了法衣上的淨土真宗白蓮紋笑道“哪裡!哪裡!我與師兄同為法主門下的徒眾,武田家與淨土真宗本就和睦友盟,今日之事,不過是有奸賊從中挑撥,師兄一時不查,才招致誤會罷了,既然不過是場誤會,師兄又何必如此見外?······”

說了半天,高師盛纔想起來還不知對方的姓名,多年曆練下,早就臉厚心黑,也不覺得尷尬,順勢開口問道“還未請教師兄法名?”

原本下間賴慶還忐忑不安,深恐會因高師盛非甲信武士的原因,而為難自己。這時聽得高師盛笑言,果真冇有要為難自己的意思,心緒大定,他連忙恭謹地回道“小僧下間賴慶,愧居蓮照寺僧兵坊官一職。”

正如方纔所言,武田家與淨土真宗本就和睦,自己不過是受到奸賊蠱惑,一時不察,纔會誤入歧途罷了,解釋清楚後依舊能夠回寺中安心當自己的坊官,需知寺家和武家可大為不同,自平安以降還冇有聽說過有那家守護大名,會因為舉兵造反這點小事就來為難僧人的,金澤本山攻占加賀一國,幕府還不是迫於壓力承認‘地上佛國’。

了不起回去後請主持寫封信給武田大膳解釋一番,便就輕輕揭過。

想到這裡,側目看著在刀槍威逼下的武士,不由大為歎息,思忖自己開口能否保住他們一條性命、

高師盛不知下間賴慶心中在想什麼,但不妨礙他笑容更加熱絡,與之把臂同行,道“哈哈,師兄怎生還同我如此見外?”

下間氏據說出自清河源氏的嫡係--攝津源氏,世代皆為石山本願寺的僧官,隨著淨土真宗的分寺不斷建立,跟著各家主持也一併擴散到天下各國,可以說隻要是淨土真宗的寺院中就必然會有下間坊官的身影。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