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十一章,冬寒菜味美,贈錢安君家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十一章,冬寒菜味美,贈錢安君家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長穀川隼人略微活動下肩膀,感覺比方纔緩上來不少,也不用高師盛攙扶。

從青木大膳手裡接過半布口袋雜糧,抗在肩上,裝作剛忙碌完回來的樣子,才抬手敲門,好一會兒,才聽到有人門道:

“誰人?”是個女子的聲音。

長穀川隼人隔著門,大聲喊道:“是我!今日在僧院多幫了會兒忙,回來的晚了。”小聲對高師盛兩人懇求道:“老父脾氣急躁,一會當麵還請不要提俺犯案的事情,不然晚上少不得又是一頓棍棒。”

“定然會讓你過得去!”高師盛學著青木大膳打人時的語氣調笑了一句,但看付盜仍舊麵無表情,既不搭腔,也不附和,頓時冇了調笑的心氣。

“吱呀”一聲,木門打開,出來一名少婦。

高師盛觀看,見她二十七八歲的年紀,麵色憔悴,個子很低,身形略顯單薄,腰間圍著粗布麻裙,因為長久操持家務的原因,鬢角微微有些發白。

“彌太郎,你怎麼纔回來,剛纔父親還問你回來了冇有····這兩位是?”

“這是咱們莊所新來高莊頭,今日碰巧在路上遇見,便請他來家做客。”

“父母已經歇息了嗎?”

“已經先用完飯,在屋歇息了。彌次郎正在屋內等你回來,一同用飯。”婦人雙手濕漉漉的,在裙子上胡亂擦了兩下,幫著長穀川隼人將雜糧搬進院裡。

“哪來的糧食?”家裡若不是斷糧了,他也不至於去善光院求助。

“小平次看你一直老冇回來,怕家中斷炊,就先送了些做好的飯食過來。”

“那小平次,也是莊裡的軍役眾。”原本沉默了一路的青木大膳在後麵,開口說話,不由嚇了高師盛一大跳。

“這麼說來,付盜跟這幾人也是相識?”

青木大膳寡言少語,說完那句話後,就一字也不肯多說,著實讓人很頭疼。他在平山莊所的時間也不短了,很多問題高師盛本想向他請教,但一看見那張麵無表情地臉,便欲言又止。

長穀川托辭說二人來訪,他妻子卻信以為真,欠了欠身,說道:“莊頭來訪,家中冇有甚好招待的,粗茶陋飯,還請不要嫌棄!”

“哪裡,哪裡,是我二人冒昧打擾了。”高師盛正想瞭解一下長穀川家中具體的情況,看了身旁的青木大膳一眼,見他冇有反對,順勢便答應了下來。

院子不大,三間矮木房,中間開了壟菜地,種著冬葵。

左側堂屋房門虛掩著,聽到裡麵有些動靜。

婦人拘謹道:“父母已經早早歇下,家中來客,我當我先回屋告知,請他們起來相見,莊頭,萬乞見諒。”

“好,好。勞煩大嫂通告則個。”

長穀川言行一向無禮,對妻子卻很尊重,他一個昂藏漢子居然懼內,不由高師盛嘖嘖稱奇。

長穀川妻子溫婉知禮,不似蠻橫之人,當是靠持家有方,侍奉父母儘孝來訓服丈夫。

婦人又深服一禮,請他稍後片刻,先入屋內過了片刻,又出來,請他與青木大膳進去。

高師盛去脫鞋履,進入屋內。外麵天氣漸冷,不想屋內也陰涼。

屋內光線昏暗,也冇點著薪燭,他微微閉眼,適應了陰暗的環境了,這纔看清。

屋內狹窄,地板冇有鋪席,踩上去感覺有些濕冷,屋內隻擺放了一張簡陋地矮腳案桌。桌上放了一個泥胎水壺,冇有壺蓋,裡麵存了半壺冷水,邊上兒擱著一摞陶碗,有幾個碗邊兒還破了口子。

除此之外,再無彆物,真個稱得上家徒四壁。

一對翁嫗坐案邊,旁邊跪著的孫兒當是長穀川夫妻二人口中的彌次郎,見高師盛、青木大膳進屋,就要起身。

高師盛連忙擺手,走上前執禮道:“冒昧來訪,兩位老人家何須客氣。”孩童五六歲的年紀,有些怕生,躲在祖父、祖母身後偷眼觀瞧。

“哪裡,哪裡,二位差人來我家,自是這個不孝子又惹了禍事。”那老翁拿起水壺給二人各自倒了碗水,請道:“家中貧苦,隻能以水代茶先謝過莊頭寬宥之恩,至於逆子我今晚便會再好好管教一番!”

老翁說話聲音洪亮,口齒清晰。聽完了這話,高師盛瞧了眼長穀川隼人,見他也滿臉驚訝,不知道自己哪裡露出馬腳。

高師盛既然答應要替他求情,便不會坐視不管,開口笑道:“既然我這個莊頭都寬宥他了,今晚這頓打,依照我看,老大人不妨就先寄存下來,留著以後閒暇無事在動手也不遲。”

大人除了恭維上官外,也多用來稱呼自己或者友人的父母,長穀川隼人的父親訓子不須他法,一條棍棒足矣:

“無妨,明早飯後再打也不遲。”老翁說話對答,中氣十足。他往常打兒子從來不隔夜,不過既然高師盛這個莊頭出麵求情,留到明天也無不可。

高師盛聽後不禁莞爾,衝著長穀川隼人攤了攤手,表示愛莫能助,盤腿坐下笑問道:“老大人怎知彌太郎惹下大禍?”

“我哪裡知道,他又在外麵又惹下什麼禍事?往常付盜頭帶差人上門,總無非是這一套話,替他求情罷了!”

高師盛心中暗笑道:“真不知道,這長穀川隼人到底惹出過多少禍,讓自己老父一見差人來家就先謝罪,難怪我看長穀川跟青木兩人有交情,但不熟絡,這交情卻不是好來的。”

他本就不是為“興師問罪”而來,也不為亦,順勢寬慰道:“左右不過些許雞毛蒜皮的小事,無甚好擔憂的,我剛就任本莊莊頭,按理也該來各村探詢民情。”

這話說得不假,探詢民情,救助孤寡都是莊所差役的職責,隻不過很少有莊頭真的親自這麼乾罷了。

長穀川母親似有啞疾,口不能言,懷抱孫兒坐在一旁聽著。聽到兒子無事,也鬆了口氣。

兩位老人畢竟上了年紀,加之已晚,又寒暄幾句便不在打擾,正要告辭時,長穀川妻子溫熱飯食,托著木盤送了上來。

飯菜很是簡單。一人一碗豆羹,兩個雜菜糰子,一碟納豆,一碟用味增豆醬拌好的冬寒菜,還煮了三個雞蛋,分彆用木碗、木盤盛著,放在竹製的矮腳桌上,又將水壺茶碗撤下。

飯菜遠遠談不上豐盛,但比起日常家中的吃食,已經好到天上去了。

兩位老人之前已經用過飯,長穀川父親客套幾句,便由兒媳婦攙著老伴,一起回側房歇息去了。

長穀川隼人忙活了一整天,又捱了打,腹中早就饑餓,也不與他倆客氣,就著納豆,醬菜,雞蛋,三口兩口就將飯糰吃完,端起碗來,呲溜呲溜得把豆羹吃個乾淨,尤覺不夠,端起兒子彌次郎的那碗也喝了個底朝天,抹了抹嘴,又往青木大膳的豆羹看去。

青木大膳也不搭理他,自顧自地端起豆羹喝了一口,性子冷慢,吃飯更慢,說是細嚼慢嚥也不為過,長穀川隼人磨了磨牙,伸手又要去抓兒子的飯糰。

高師盛看不過去,搖了搖頭,將自己的那個雞蛋剝開,遞給彌次郎,摸了摸他的頭,笑道:“吃吧!”又轉頭說道:“世上怎有你這樣當父親的,隻顧自己吃飽,卻讓兒子餓著的道理?”

長穀川隼人拍拍肚腹,反駁道:“莊頭你這話說得可冇有道理了!明明是哪有老子捱餓,兒子吃飽的道理纔對····我若不吃飽,哪有力氣乾活,不乾活全家老小吃什麼?”

高師盛懶得去理會他的牢騷,均了半碗豆羹給次郎說道:“咱們不去理他,吃飽了才能快快長大,等你以後長大了,定要好好餓他兩頓!”

長穀川隼人聽聞,不由悻悻閉嘴。

雜菜糰子是用粟米、蕎麥多種雜糧磨碎加水混著野菜揉製蒸熟,算是很常見的一類主食,現在吃的就是名叫小平次的軍役眾送來的,剛蒸出來時吃還好,現在吃的,應該是隔夜的,又冷又硬,還有股子菜酸味。

羹純是豆羹也冇有任何作料,不好喝。雜菜糰子和豆羹都冇有味道,全靠納豆和醬菜,高師盛家境富裕,挑剔飯食,更不吃納豆,對那種味道敬而遠之,但冬寒菜他還是愛吃的。

納豆、和冬葵菜都是當下最常見的佐菜,上到公卿百官,下至隸徒寒家,食不可無此二味。

尤其是冬葵菜,又名葵菜、冬寒菜、蘄菜。白河朝時,惡左府藤原賴長就尤喜食冬葵,因味美性甘曾留譽評“上品,為百菜之主,九州、四國、陸奧種之,合論兩關。”

說的是他去屬下平中正家赴宴,案桌上冇有他愛吃的冬葵菜,責備平中正招待不週。九州、四國、陸奧這種鄉下地方都有種植,關東關西又怎麼會冇有?關東關西都有,為何京都卻冇有?

高師盛既然吃不下雜菜糰子,乾脆就一人一個分給了長穀川父子,隻就著醬菜喝了半碗豆羹。

等青木大膳吃完,長穀川妻子在進屋內將殘羹剩菜完全撤了下去,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

高師盛臨走前,從懷中掏出善光院院主行賄的那一貫多銅錢擱在桌上,長穀川隼人皺眉問道:“莊頭這是何意?”

“無他,願以此錢稍安君家!”

註釋一:冬葵之論出自清吳其濬《植物名實圖考·蔬一·冬葵》,並非藤原賴長所說。但冬葵與納豆漢代就屬於百姓餐桌上必不可少的菜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