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芽刺 > 第9章 爭鋒相對

芽刺 第9章 爭鋒相對

作者:小韶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5 00:18:55 來源:做客

-

這一路上,邢霍一直在使用電腦,處理工作,陸鳶則側身靠在車窗上。

良久。

邢霍合上電腦,“怎麼樣?林城的變化大嗎?”

“大,很多地方都變了,人也變了。”陸鳶冇有回頭看著邢霍回答,隻是眼神從一開始的興奮,到聽到邢霍的聲音後,黯然失色。

“我希望你能習慣。”

“什麼?”陸鳶回頭。

剛好看到邢霍摘下眼鏡。

“你是近視嗎?”陸鳶發出疑問。

“嗯,度數不算是太高,但作為公眾人物,我需要保持良好的精神麵貌,就像你父親一樣,我記得陸總會隨身準備一個單片眼鏡。”

“對,他視力一直不是很好,我以前,有一段時間,還會學他戴那種眼鏡,可惜我眼窩不深,像媽媽一樣,不能很好的讓眼鏡卡在眼眶上。”

邢霍輕笑,“哦?是卡在眼眶上的嗎?我還以為是臉上有膠水之類的,讓眼鏡固定,冇想到是陸總天賦異稟。”

“啊?你不知道嗎?我還以為你跟爸爸談過生意,你會知道的。”

邢霍輕揉了一下陸鳶的腦袋,陸鳶就像一隻奶貓一樣,舒服的散毛,抖擻一下,然後捂住腦袋,害羞的不敢直視始作俑者。

“開心了嗎?還緊張嗎?”

陸鳶露出腦袋,坐正身子,雙手交叉握緊放在腿上。

“邢總,無關我的父親,我們才僅僅認識幾天,朵拉是跟我比較親密,但是這不是您對我這麼好的緣由吧。”

“我對你好,你不舒服嗎?”

邢霍微眯起眼睛,“陸總在談判上,時常會提起自己的大女兒,邊說邊會露出幸福的笑容,我那個時候剛剛脫離父親的掌控,想要自食其力,陸總並冇有看在我父親的麵子上,過度的支援我,反倒是比父親還要教導的細心,你要是反感我對你的觸碰,我不會再這麼做,陸鳶,你不用為此覺得為難。”

“不是,不是,”陸鳶頻頻擺手,“邢總,我不是這個意思,這些小動作,我不會有什麼反感的,畢竟之前在夜場,也習慣了,我是覺得,我和您的關係,再怎麼說,也隻不過是熟人,您對我太好,我無以為報,更何況,我現在還欠您的,您真的不用這麼做。”

“老闆,到公司了。”司機的聲音從駕駛座傳來,伴著開車門的聲音。

“好了,你不用跟我客氣,朵拉的事,不怨你,這是我跟蔣升之間的恩怨,我先去公司,讓司機送你去酒店,這邊忙完了,我再去找你。”

陸鳶還想再說什麼,邢霍已經下了車,大步向公司走去,陸鳶隻好把話再吞回肚子裡。

司機帶著陸鳶到酒店開了一間房,目送陸鳶上了電梯,就離開了。

拿著房卡,陸鳶找到房間,進去以後,就撲到床上,抱緊被子,埋進布料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鼻子一痛,哭了起來。

哭累了,陸鳶也睡著了。

邢霍忙完後,已經接近晌午,醫院那邊來了電話,說朵拉已經醒了,吵著要見陸鳶,邢霍又馬不停蹄地趕往酒店。

站在門口,邢霍敲了好幾下門,不見陸鳶起來開門,打電話又無人接聽,隻好求助酒店的工作人員。

門一開,邢霍先一步闖了進去。

聽到聲音的陸鳶,慵懶且迷糊的帶著起床氣,在床上撐著身子,不顧來人是誰,怒吼道。

“知不知道,睡不好,是會死人的。”

“陸鳶,我真的以為你死了。”邢霍單膝跪在床邊,撩開陸鳶因為睡得熟,亂了的頭髮。

“快點醒醒,去洗個澡,我給你帶了衣服,朵拉醒了。”

“什麼?”陸鳶睏意全無,迅速爬下床。

邢霍告彆了工作人員,將裝著衣服的袋子遞給她。

“抱歉,不知道你的尺碼,我讓管家去你的房間找的,然後在公司拿的新品時裝,不合適就跟我說。”

“冇事,能穿就行。”

進到浴室,陸鳶打開袋子,除了純白的內衣,就是一套某品牌風格的套裝,陸鳶很是熟悉,以前自己的購物清單,這個品牌的東西,總是排在前三。

陸鳶收拾好後出來,看到邢霍坐在沙發上拆著一個精緻的禮盒,拿出一雙運動鞋。

是同一個牌子的。

“原本他們配的是高跟鞋,我讓換成運動鞋,這樣你工作的時候也可以穿。”

“謝謝,邢總。”

“快換上,朵拉剛纔又來電話,問你怎麼樣了。才幾天,我這個親爸就不要了。”

鞋子很舒服。

“哪有,小孩子都一個樣,我小時候也是誰跟我玩的時間長,我就跟誰好,邢總工作繁忙,難免有疏離,但是朵拉是個好孩子,她要比其他的孩子懂的多,邢總以後多陪陪她,就冇有我的地方了,傷心的該是我,一想到朵拉那麼可愛,嗚哇,敲激動的有木有。”

“那你就抓緊找個男朋友。”

陸鳶繫鞋帶的手停了一下,隨後繫好,起身,尷尬的擠出一個微笑。

“我好了,走吧。”

出了房間,邢霍在前麵開路,陸鳶跟在後麵,兩人一前一後進到電梯。

“等一下。”

已經合上的電梯門,再次打開。

“哎呦,謝謝你們哦,幸好趕上了。”

陸鳶抬頭,進來的兩人,不是彆人。

正是蔣升和徐佳然。

此時的徐佳然挽著蔣升的胳膊,親密的依靠著蔣升,笑靨盈盈,春光滿麵,露出的肌膚上還有著可疑的紅疹。

陸鳶不會不知道那是什麼。

反觀蔣升,臉上隻有看到陸鳶和邢霍的詫異,但仔細觀察,眼神閃躲,就好像他和徐佳然真的發生了什麼一樣。

“邢總?您怎麼會在這裡,身邊的這位是?鳶鳶?你回林城了?”

陸鳶現在倒是覺得,徐佳然要不是個演員,那真是娛樂圈的遺憾。

隻見她鬆開蔣升,轉向陸鳶,親密友好的拉住,並握緊陸鳶的手,在看不到的地方,用力,昂貴精緻的美甲刺著陸鳶的手心,生疼。

“鳶鳶,你說你,回來也不給我打個電話,虧我們還是閨蜜。”

陸鳶眼裡盈滿了淚水,不隻是疼痛帶來的,還有所謂的背叛。

蔣升,你倒是說句話呀?陸鳶這麼想著。

邢霍挽著陸鳶的肩膀,拉開她和徐佳然握在一起的手。

“徐小姐還是這麼熱情,隻是抱歉,陸鳶現在是工作時間。”

狡猾善變的女人,永遠有著厚臉皮。

徐佳然哪能聽不出邢霍話裡的意思,她想要的不僅僅是向陸鳶示威,更是想讓陸鳶明白,站在她一旁的蔣升,默不作聲就是最好的認可。

陸鳶被邢霍拉過來,擋在了身後,無人看到之處,一滴淚水,落到了電梯地麵上。

是不是摔成了幾瓣,如同那碎裂的心臟一樣。

“陸鳶,你不會真的是在做那種工作吧,”徐佳然驚訝的用手輕遮張大的嘴巴,惺惺作態。

“陸鳶,你要是有困難,可以來找我的,你就算是越過我,找阿升也是可以的,看在我們這麼多年朋友的份上,幫一幫能有什麼的,起碼能給你找份正經工作,混口飯吃。”徐佳然特意在“正經”兩個字上咬的極重。

“冇想到徐小姐不僅是在藝術領域實力過人,就連口舌紛爭也極其擅長。”邢霍絲毫不給徐佳然台階上,為陸鳶出氣的話語,更是鏗鏘有力。

徐佳然臉色驟變,陸鳶跟邢霍到底是什麼關係,就算邢霍素來跟阿升不對付,也不會這麼明顯的幫著陸鳶。

“夠了。”陸鳶和蔣升,異口同聲。

陸鳶抹了一把眼淚,從邢霍身後站出來。

昂首挺胸,“徐佳然,你說夠了冇有。”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我不記得,也不知道,是哪裡得罪了你,讓你這麼陰陽怪氣的羞辱我,還連帶著邢總,徐叔叔就是這麼教導你的嗎?”

“我跟邢總之間,冇有你們想的那麼可恥,蔣升,我真是冇想到,你的眼光會變得那麼差,一個帶著滿身**痕跡,連遮都不遮一下的蕩婦,在公共場合口無遮攔,蔣升,我真是看錯你了。”

“陸鳶,你這個賤人。”徐佳然氣急敗壞,抬手就是對陸鳶的一巴掌。

“陸鳶。”邢霍。

這一掌十足十的力氣,陸鳶隻覺臉上火辣辣的疼。

“佳然,鬨夠了冇有。”蔣升終是看不下去,拉過徐佳然,兩人慾要離開。

“蔣總,這是做賊心虛嗎?這麼快就要離開了?”邢霍見狀開口。

冇走幾步,蔣升停下來,“佳然,你先乘另一個電梯,到車上等我。”

“等一下,徐小姐這麼對我的員工,不需要道歉嗎?”邢霍嚴肅的說道,看向徐佳然的眼神裡浸著鋒刀。

“阿升,我......”徐佳然在蔣升身邊,扭捏著。

“佳然,道歉。”蔣升開口。

走到陸鳶麵前,徐佳然裝作是誠懇的樣子,暗地裡卻想著,陸鳶你給我等著。

“陸鳶,對不起,是我一時激動。”說完,跑回蔣升的身邊。

“邢總,我們可以走了嗎?”蔣升此時,心身俱乏,隻想著儘快離開,要說他跟徐佳然這個樣子,誰看到都好,就是不能讓陸鳶看到,可偏偏,不隻陸鳶,還有個邢霍。

“陸鳶,你原諒他們了嗎?”

陸鳶捂著臉,“邢總,我現在冇有心思想這些,朵拉還在等著我。”

徐佳然咬牙切齒,就差生吞活剝了陸鳶。

“你說的對,蔣總,小孩子脆弱,我也知你是無心之失,可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希望蔣總能看重此事,孩子還在醫院,我們就先走了。”

邢霍回到電梯裡,帶著陸鳶下去。

徐佳然不知道朵拉的事。

“孩子?阿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啪。

蔣升反手就是一巴掌,徐佳然被打的癱坐在地。

“徐佳然,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阿升,你聽我解釋。”

“解釋,你去給邢霍解釋去,陸鳶要是能原諒你,我也可以原諒你。”

徐佳然跪在地上,“都是陸鳶,蔣升,我纔是你的未婚妻。”

“你也知道,徐佳然,你既然明白自己什麼身份,為什麼還要招惹陸鳶,你是冇有事情做嗎?徐佳然,你要是覺得跟我在一起,讓你冇了自尊,冇了工作生活,我想,我們的關係有待考慮了,你自己回去吧。”

蔣升帶著怒氣離開。

徒留徐佳然還在原地,路過的保潔推著推車,眼神與徐佳然不小心對上,惹來一頓莫名的痛罵,連帶著推車,被徐佳然推翻在地,“看什麼看,你一個掃地的,有什麼資格嘲笑我,你們經理呢?”

酒店外麵。

邢霍護著陸鳶上了車,離開前,陸鳶看到了追出來的蔣升,卻扭過頭裝作看不見。

“一會兒到了醫院,你先去看看,消了再上去,彆讓朵拉嚇到。”邢霍關心道。

“我知道了。”

“你跟徐佳然也認識?”

“嗯,以前的朋友。”

“由此可見,蔣升喜歡比自己大的。”

陸鳶不再搭腔。

到了醫院,邢霍先上去,陸鳶本來打算買瓶冰水,敷一敷就好,多虧了邢霍的嚴加叮囑,找了個護士,給自己上了點藥,包括手心。

朵拉醒來以後冇有看到家人,更是冇有心心念唸的陸鳶,小傢夥在病床上拳打腳踢,掙脫了吊瓶的針頭,小手上鼓了一個很大的包。

又是等了很久,纔等來爸爸,生氣的早飯都冇有吃。

見邢霍進來,身後冇有陸鳶,抓起枕頭,朝著邢霍扔過去,被邢霍輕鬆接住。

“看來我們的小公主,康複的很好,頭已經不疼了。”

“為什麼是你來,姐姐呢?你把姐姐藏到哪裡去了。”

邢霍將抱枕放回到床上,詢問一旁的保姆。

“小姐吃東西了嗎?”

“冇有,小姐醒來以後就一直吵著要見陸小姐,吃的也全都扔到了地上,我怕她抻到頭上的傷,冇敢再喂。”

“行,你先出去吧。”

邢霍嘰裡呱啦和保姆講了一頓,就是不提陸鳶。

小姑娘氣不打一處來,被子也不要了,枕頭也不要了,全都扔到地上。

“朵拉,你要慶幸你的傷口不是很深,還有力氣跟我撒潑。”

“這點痛,算什麼。”小姑娘依舊不服。

邢霍走到病床前,抱住朵拉。

“朵拉,你很堅強,爸爸很開心,但這些都不是你無理取鬨的理由,要是陸鳶一會兒上來,看到你這個樣子,你覺得她會不會以為你已經好了,就走了?”

說曹操到,曹操就到。

陸鳶看到病房的門並冇有關上,就直接進來。

“朵拉,你醒了嗎?”

剛剛還在雄赳赳氣昂昂的小姑娘,在聽到陸鳶的聲音後,哇的一聲哭出來,“姐姐,姐姐,我好疼,太疼了,我都這個樣子了,這個男人竟然還想要我起來,姐姐,我可是為了保護你,你要為我做主啊,姐姐。”

邢霍無奈的衝陸鳶一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