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芽刺 > 第6章 下家

芽刺 第6章 下家

作者:小韶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5 00:18:55 來源:做客

-

第二天,陸鳶早早的收拾好東西,把鑰匙交給了合租的室友後,一個人搭最早的一班車,去到了邢霍的家,海天覽景。

這是?

陸鳶到了才發現,海天覽景,不是彆的地方,是自己曾經的家,雖然外麵變化不少,但是進到彆墅區裡麵,陸鳶熟悉的記憶噴湧而出。

那裡的亭子,以前自己常跟小夥伴們在那裡畫畫,還有那個噴泉,自己經過的時候總是弄一身水,濕乎乎的回家,爸爸會點著自己的鼻子,批評自己是個小調皮蛋。

巡邏的保安,看到陸鳶揹著個大行囊,拉著行李箱,不像是個有錢人,抄著電棍大聲的呼喊著陸鳶。

“喂,那邊站著的女士,你是哪裡來的,我問你話呢,麻煩您儘快離開。”

陸鳶揹著行囊笨拙的轉過身子,“我不是壞人,我是來這裡工作的。”

保安看到了陸鳶精緻的麵容,再一聽到工作,腦子一歪,以為陸鳶是哪家的老闆包養的二奶,然後以保姆的身份上崗,近水樓台先得月。

“姐姐,你來的好早哦。”早就看到陸鳶的朵拉,小跑著過來,抱住她的大腿。

“姐姐,給你打電話,你冇接,爸爸還說派司機叔叔去接你呢。”

保安認出了朵拉。

“叔叔,這是我姐姐,不是壞人。”

保安看到有人給陸鳶撐腰,便也不再為難她,“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糊塗了,這麼漂亮的小姐,怎麼能是壞人呢?我還有工作,就先告辭了,邢小姐,抱歉。”

直到保安走遠後,陸鳶放下東西,交給了跟著朵拉一起來的管家。

“你怎麼出來了?”

陸鳶拉著朵拉的小手,兩個人慢慢的往邢霍家走。

“還不是姐姐,打姐姐的電話,姐姐冇接,我還以為姐姐是不想來呢,不想來跟朵拉一起玩,就想著讓管家伯伯,帶我去找姐姐。”

陸鳶停下,蹲下來,為朵拉整理好衣服,“姐姐說話算話,再說了,我們朵拉這麼可愛懂事的好孩子,姐姐能不喜歡嗎?著急了吧,你看你這衣服釦子,都扣竄了。”

經過早上,這麼一折騰,陸鳶來到邢家,收拾收拾,再吃飯,和朵拉鬨了會,下午再陪著朵拉上會兒鋼琴課,第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送走了鋼琴老師,朵拉跑到陸鳶麵前,推了推陸鳶,“姐姐,你是不是困了?”

陸鳶驚醒,站起來,“怎麼了?”回過神來,才發現,朵拉已經結束了今天的課程。

“對不起哦,朵拉,姐姐太困了,你彈得太好聽,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下次姐姐一定不會再睡著了。”

陸鳶第一天上崗,還保持著在會所的作息時間。

“那我要懲罰姐姐。”

陸鳶抱起朵拉,“好,是姐姐的錯誤,那朵拉會怎麼懲罰姐姐呢?姐姐可是很怕疼的,麻煩善良的朵拉大人,輕一點懲罰我好不好。”

後麵陸鳶掐著嗓子,學著唐老鴨的聲音,逗得朵拉咯咯直笑。

“哈哈哈,姐姐,你好像一隻鴨子啊,那我就懲罰姐姐,帶我去外麵的小公園玩。”

“好,就聽朵拉大人的,先說好,我們不能玩太久,要按時回來吃飯,好不好?”

“好。”

“那我們拉鉤,誰要是不聽話,就要變成小狗了。”

一大一小的兩隻手,交叉在一起,蓋個章,協議生效。

邢家的彆墅,離小公園並不是很遠。

這個時候,還看不到其他的小孩子,隻有陸鳶和朵拉。

玩了一會兒,陸鳶帶著朵拉到亭子裡休息,出來前,管家給陸鳶塞了水瓶,叮囑陸鳶,一定要給朵拉,勤喝水,朵拉的嗓子並不是很好。

確實,我們朵拉小朋友還是個小煙嗓呢。

蔣升今天特意推掉了不必要的應酬,忙完工作,一個人開車回家,為蔣媽媽慶祝生日。

跑車進入到彆墅區,路過亭子時。

“朵拉,慢點。”

陸鳶的聲音,她怎麼會在這裡?

為了確認是否是陸鳶,蔣升將車停在不遠處的林蔭道邊,下車。

這邊的陸鳶和朵拉玩的正是儘興,掃興的聲音從陸鳶的身後傳來。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這個孩子是怎麼回事?”

蔣升並冇有住在海天覽景,所以並冇有認出這是邢霍的孩子,朵拉。

見陸鳶緊張的將朵拉抱在懷裡,護的緊緊的,讓那孩子連頭都冇有露出來。

“蔣升,你先聽我解釋,我在這裡是因為工作。”

“工作?陸鳶,你覺得我會相信嗎?什麼工作,會讓你帶著孩子,還是在這裡,陸鳶你到底要騙我到什麼時候?”

蔣升拉扯著陸鳶的胳膊,陸鳶用另一隻胳膊護著朵拉。

“朵拉,冇事的,我在,不要怕。”

小小的朵拉,並不知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隻覺著蔣升的樣子很可怕,她不想失去姐姐。

“陸鳶,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真是冤家路窄,剛來了一尊邪神,這又來了一尊神佛。

邢霍原本隻是想著早點下班,畢竟陸鳶是第一天上崗,讓一位曾經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帶孩子,多少還是有點不放心。

回來的路上,也是碰巧看到陸鳶和蔣升之間好像在因為什麼爭吵著。

朵拉聽見了邢霍的聲音,從陸鳶的懷裡掙脫出來,“爸爸,朵拉好想你。”

這個孩子是邢霍的孩子?

蔣升所掌管的燦星娛樂一直和邢霍的天皇影視,有著利益糾葛,兩個人不僅僅是商場的對手,在某些方麵,因其兩人性格處事的相似,更是示彼此為對手,明裡暗裡的爭鬥著。

“蔣總,好久不見,是來看望伯母的嗎?”

“陸鳶,你不給我介紹一下嗎?”蔣升此刻還冇有放開陸鳶。

真是好事不來透,壞事來不儘,陸鳶現在隻覺著頭大,蔣升肯定以為朵拉是自己的孩子,還對著邢霍叫爸爸,看樣子,是徹底的誤會了。

“蔣升,你先放開我,我們之間的事,可以私下解決,你嚇到小孩子了。”

邢霍讓司機先帶著朵拉上車,然後自己上前,拉開陸鳶和蔣升,“抱歉蔣總,陸鳶現在還在工作時間,麻煩你有事在她私人的時候再找她商談,我看天色已晚,今天就先到這吧,彆讓伯母等的著急了。”

“陸鳶,你先上車。”

有了邢霍的命令,陸鳶帶著安心欲要上車。

可是這一切在氣急了無心認證事實的蔣升眼裡,這就是“姦夫淫婦”做的戲。

蔣升衝過去,左臂從陸鳶的腰際穿過,陸鳶驚嚇,不住的掙紮。

在車裡的朵拉,看到姐姐的不情願,推開司機,跑下車。

時間暫停,意外發生。

蔣升已經氣紅了眼,遊走在癲狂的邊緣,無法分辨出,來人是誰。

朵拉被蔣升踹開,冇錯,是踹開,小孩子身子輕,輕易地就能被成年男人踹飛,頭部撞在車身上,頓時鮮血直流。

“朵拉!”

“啪!”這一巴掌,是陸鳶給蔣升的。

邢霍抱著滿頭鮮血的女兒,“陸鳶,我先帶朵拉去醫院......”

“都是我的錯,邢總您快去吧。”

豪車揚長而去。

意識到自己乾了什麼的蔣升,悔恨不已,恍惚的站在原地。

“這下你滿意了吧?蔣升,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因為我在這裡工作,我父親曾經對邢總有恩,邢總是個好人,他給了我一份工作,就是照顧他的女兒,這一切,還不是多虧了你,不是你向會所施壓,我又怎麼會在這裡?”

陸鳶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發瘋的男人,會是那個曾經依賴自己的男人。

“蔣升,請你不要仗著我對你有愧疚,你就真的把我當成十惡不赦的罪人,你以為是我故意想要變成這樣的嗎”

“那你說,你為什麼要離開我,為什麼?”蔣升雙手捧住痛哭流涕的陸鳶,為她擦拭眼淚。

天不遂人願,晴空萬裡瞬時轉為烏雲密佈,緊接著傾盆大雨。

雨水猛烈地拍打在兩人的身上。

“蔣升,你既然這麼想知道,我就告訴你,我的父親是陸啟明,是那個公司破產,欠下累累外債,逼瘋妻子,跳樓自殺,有著慈善企業家稱號的陸啟明,我為什麼會離開你,是我不想連累你,我為什麼會在會所拋頭露麵,是因為我缺錢,而你的那張卡,我隻拿了10萬,給我同父異母的妹妹付學費,我現在在這裡工作,也是要償還你的那10萬塊。”

“蔣升,這下你滿意了嗎。”

陸鳶打掉蔣升的雙手,推開他,怨恨的看了一眼,一個人悲傷的離開。

蔣升,不敢追,“我都做了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