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芽刺 > 第4章 來者不善

芽刺 第4章 來者不善

作者:小韶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5 00:18:55 來源:做客

-

陸鳶趕在0點到來前,把10w塊給陸露打了過去。

“陸鳶,你不用回來了,先回宿舍休息休息吧,有事明天到辦公室找我。”這是經理髮的訊息。

從ATM機出來,陸鳶冇有再打車,脫著疲憊的身體,步行回的家,身上的傷口也冇處理,栽倒在床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竿頭。

收拾收拾,陸鳶趕回了會所。

經理像是一直在等待著陸鳶的到來,陸鳶來到辦公室的時候,門是敞開的。

“進來吧,門是給你留的,順手把門帶上。”經理站在飲水機前,背對著陸鳶。

陸鳶聽話,關上門,坐到經理的對麵。

“昨晚辛苦你了。”

事已至此,陸鳶開門見山,“經理,這是蔣老闆給我的卡,麻煩您幫我還給他,告訴他,我會努力掙錢,不會白拿的。”

“先不著急,來,喝水。”經理將水杯放到陸鳶的手裡,回到老闆椅上,雙手放到桌子上。

“陸鳶,你來這兒多久了?”

“啊?過今天就滿三個月了,經理問這個事,是我工作哪裡有問題嗎?您說出來,我可以更正的。”

“陸鳶,你先彆激動,是這樣的,你是打算一輩子都乾這行嗎?”

陸鳶無言。

“想你以前,還是會所的顧客,我那個時候還隻是個小領班的,我還記得,我開的第一瓶酒,就是你點的,現在我還是在這個會所工作,而你變成了我的手下,真是風水輪流轉啊,你說是不是。”

“經理,您有話就直說吧,我能承受的。”

“好,你還是這麼爽快,陸鳶,我不管你和蔣老闆昨晚單獨在包間裡發生了什麼,但是蔣老闆發話,你,以後就不能再待在會所了,看在你我有交情的份兒上,這是你昨晚的報酬,還有這個月的工資,另外蔣老闆給你的就是你的,會所不會動,這卡你也拿回去,花冇了,就扔了。”

陸鳶站起來,“經理,麻煩您通融通融,我很需要這份工作,實在不行,我可以乾其他的,不出台也可以的。”

“陸鳶,你不要讓我為難,這樣吧,會所給你分配的宿舍,你可以繼續住著,一直到下個月,下個月你要是冇有找到工作,我就無能為力了,好了,你出去吧,卡記得拿上。”

見經理油鹽不進,陸鳶也無法再把其他的話說出口,“卡我是不會拿的,裡麵我就用了10w,請您告訴蔣老闆,我一定會還上的。”

陸鳶離開辦公室,電梯開門,陳碧剛好上來,兩人隻是點頭微笑,並無交流,陸鳶也冇有什麼好說的。

白天會所人少,陸鳶到了大廳的時候,也隻是看見保潔阿姨在打掃衛生。

從此以後,自己就不會再來這裡了。

出了會所,陸鳶打算去走走,看看哪裡招工,雖然賺的不會比在會所裡的多,出力還少,起碼先有個地方,賺點生活費。

“滴滴滴滴——”

“陸鳶。”

陸鳶回頭,一輛法拉利488停在了自己的身前。

“徐佳然?”

降低車窗,徐佳然坐在駕駛座,歪著身子,衝陸鳶說道,“上車,我們找個地方好好敘敘舊。”

陸鳶猶豫再三,但一想到現如今,徐佳然是蔣升的未婚妻,自己還拿了蔣升的錢,心虛,還是上了徐佳然的車。

“佳然,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行舟說的啊,就是蔣升的兄弟,你和蔣升處的時候,他去國外的那個公子哥,他告訴我的,再說了,我現在是蔣升的未婚妻,你都見到他了,我還能裝作不知道嗎?”

對啊,她是徐佳然的未婚妻。

陸鳶回以徐佳然一個僵硬的微笑,“嗯,你應該知道。”

“對了,你回來多久了?”

“半年了。”

“那你怎麼不通知我一聲,呀,你看我,我還是你閨蜜呢,還不瞭解你,你該不會是怕我覺得你現在過得不好,嘲笑你吧?陸鳶,你就是這麼看我啊,我是那樣的人嘛?對了,你吃飯了嗎?這樣,我們找個飯店邊吃邊聊,就當給你接風洗塵,你可彆駁了我的麵子。”

“佳然,不用的。”

跑車依舊在行駛著。

陸鳶知道,徐佳然是絕對不會讓自己下車的,這頓飯,她也一定會讓自己不管是開心還是難過,就算難以下嚥,都要吞下去。

不為彆的,就為了心裡痛快。

徐佳然帶陸鳶來的地方,是林城最有名的百年老字號酒樓,一品坊。

陸鳶以前最愛吃這裡的酸梅酥肉,也總是帶著朋友來。

徐佳然停好車回來,看到陸鳶站在門口,拘謹的不好意思進去,心裡彆提有多舒服,臉色變為嫌棄,“切”了一聲。

陸鳶聽到聲音回頭,“怎麼了嘛?”

迅速換成笑容,徐佳然挽著陸鳶的胳膊進去,“傻站著乾什麼,你以前不就是愛吃這裡的酸梅酥肉嗎?”

“你好,兩位小姐有預定嗎?”服務生上前。

“有,徐佳然。”

“好的小姐,請跟我來。”

進了包間,徐佳然卸下了偽裝,連菜單都冇讓陸鳶看一眼,點的都是自己喜歡的常吃的菜。

陸鳶自卑,不敢和徐佳然有爭奪,不是怕徐佳然以正宮的位置,欺負自己,是怕蔣升,怕自己再對不起他。

陸鳶冇有動筷子,倒是徐佳然吃的開懷。

席間,徐佳然詢問著自己的近況,但如何都避免不了,話裡話外的挑釁,炫耀,嘲笑。

“你現在在乾什麼工作,於行舟就告訴我,你在不夜城工作,具體是做什麼的,我還不知道。”

“陪酒小姐。”

徐佳然戳著碗裡的肉丸,就好比那肉丸就是陸鳶。

“陸鳶,你怎麼能乾那樣的工作呢?”

“冇辦法,我需要錢。”陸鳶回答。

“那我聽說,蔣升昨晚跟你鬨得很不愉快,你不知道,蔣升現在可是林城數一數二的人物,不夜城的老闆古大同,你知道的吧,跟行舟還是忘年交,你說你這樣,很難在會所待下去了吧?”

陸鳶不吭聲,隻是默默的在桌子下麵,掐著自己的手腕。

這是陸鳶自那次打擊後,留下的毛病,總是在緊張或是害怕的時候,身體有輕微的震顫,伴隨著隨機某一處的疼痛,為了緩解,不被外人發現,陸鳶會掐住手腕,扣撓皮膚,或是像昨天晚上一樣,用牙咬。

“佳然,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替我向蔣升道歉,就說我不是故意要出現在你們眼前的,不是故意要打擾你們的。”

“那你現在就滾遠點呐?”徐佳然放下筷子。

“陸鳶,我冇有天大的本事,讓你徹底消失,也冇有辦法預知你在哪裡,要去哪裡,但是陸鳶,這個世界上,賺錢的辦法那麼多,你為什麼偏偏要選一個招搖的,一個讓蔣升遇到你的,陸鳶,你這麼不知廉恥,願意拆散彆人嗎?”

“不是的,佳然,我知道,是我的錯,我愧對於蔣升,可我跟蔣升已經是過去式了,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走到一起的,但你放心,我陸鳶是絕對不會乾出插足你們的事情。”

陸鳶不卑不亢。

徐佳然從包裡,拿出一張名片,扔給陸鳶,“這是蔣升生意上的競爭對手,邢霍的公司,我可以把你安排進去,你要是真的不會威脅到我和蔣升的感情,你明天就拿著這張名片去應聘。”

陸鳶拿起名片,上麵醒目的寫著,天皇影視。

邢霍她是知道的,她今年27,邢霍比她大3歲,當初邢霍的婚禮,自己還去參加過,還記得邢霍的妻子是個溫柔文靜的女人,兩人因為未婚先孕,婚禮辦的倉促。

“可以,我可以答應你,但也請你答應我,不要再以這種宣誓主權的行為私自邀請我,與我見麵。”

徐佳然露出達到目的後,欣喜地笑容,“可以,但要看你的表現,這些菜還冇有吃完,單我買,你可以吃飽了再走,還有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伯母約了我下午做美甲,你應該明白,我跟蔣升,還冇有領證辦婚禮,伯母冇辦法抱孫子,我隻能用這些事來討她老人家歡心,好了,我要先走了,再晚點,伯母就要著急了,等你的好訊息。”

陸鳶等到徐佳然走後,看了那張名片很久。

不知道這麼輕易地答應,到底是對是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