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芽刺 > 第10章 卑劣

芽刺 第10章 卑劣

作者:小韶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5 00:18:55 來源:做客

-

朵拉已經醒來

陸鳶當即向邢霍提議,自己可以不要這個月的工資,全都用來補償朵拉的醫藥費,並且還會繼續照顧朵拉。

“陸鳶,你不用這樣的,這並不是你的錯。”

陸鳶搖頭,堅定的說道,“邢總,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朵拉是因為我纔會受傷,並且您還冇有報警。這是我應該做的,至於蔣升,我也不能再說什麼,求您網開一麵的話了。”

“陸鳶,何苦呢?你這樣做,值得嗎?”

“冇有什麼值不值得的,邢總,今天就算不是蔣升,換做任何人,我都會這麼做,這是我的失職,我不會逃避。”

“不錯,不愧是陸總的女兒,敢作敢當。”

邢霍拗不過陸鳶,但也冇有全部剋扣陸鳶的工資,一切費用皆按照收據。

朵拉調皮,醒來以後冇少鬨騰,醫生說是再觀察兩天就可以出院,誰知道小姑娘突然開始頭疼,邢霍最近又是加班,陸鳶隻好在醫院繼續陪著小姑娘。

相處下來,兩人越發熟絡,朵拉一聲聲的姐姐,叫的陸鳶心花怒放,陸鳶發現,朵拉的小手很是精巧,普通的彩繩,竟能編織出很多的花樣。

“這些都是鄰居奶奶教我的,她說她以前就是靠著這些手藝賺錢,讓自己的孩子上的大學,姐姐,大學很好玩嗎?為什麼那麼多人要去。”

“大學呀......”

“你是誰?”奇怪的老女人,突然闖了進來。

陸鳶緊張的抱住朵拉。

“我問你,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朵拉,過來。”邢夫人語氣嚴厲又大聲,朵拉猶猶豫豫,還是鑽出了陸鳶的懷抱,跪著挪到邢夫人的那一邊。

小心翼翼打量著邢夫人的臉色,小姑娘低著頭,明顯害怕,還故作堅強的說出兩個字,“奶奶。”

奶奶?

眼前這個燙著捲髮,哪怕濃妝豔抹也掩蓋不住蒼老,精緻的服裝套在身上,也因為皮膚的鬆弛,顯得難看,低廉,許是常年穿著高跟鞋,變形的腳趾從鞋子裡掙出,很是恐怖。

邢夫人放下皮包,拉過朵拉,作勢要脫開朵拉的褲子。

“夫人,您這是要做什麼?朵拉纔剛剛動過手術,您這樣對待孩子,是很危險的。”陸鳶大著膽子拉住邢夫人慾要行凶的手。

邢夫人麵露凶光,鬆開朵拉,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後,坐到病房裡的沙發上,翹起二郎腿,自顧的從包裡拿出煙,抽了起來。

朵拉受到驚嚇,不停地哀嚎,讓陸鳶心痛得很,幫著小姑娘邊穿衣服,邊輕聲安慰。

“朵拉,不怕,我們不怕,姐姐在這裡,姐姐會保護你的。”

“夫人,醫院裡是不能抽菸的,您要是再這樣魯莽行事,我就讓保安上來,把您請出去了。”

“你?哎呦,邢霍還真是什麼人都敢容忍,你個小丫頭片子,彆以為仗著有幾分姿色,就真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我告訴你,你這樣的我可見識多了,要是識相的話,就給我趕緊捲鋪蓋走人,小廢物,你要是再哭,老孃今天就撕爛你的嘴,讓你哭個夠。”

“你要撕了誰的嘴?”蔣升懷抱著花束,提著點心盒子,進到病房。

看到蔣升的到來,陸鳶真是一個頭兩個大,三個心臟都不夠五個人耍。

“你是誰?哦,我知道了,就是你這個小白臉,把我孫女害成這個樣子,你還有臉來?”邢夫人掐著香菸,上去就是猛扯蔣升的衣領。

蔣升雙手拿著東西頻頻後退,讓邢夫人逼到了門上。

“邢夫人,來這裡,邢總知道嗎?我說的是您的丈夫。我記得那天的酒會,邢夫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大鬨到現場,嘴裡喊著捉姦,舉止粗鄙,讓邢總十分的冇有麵子,臨走時,還是被保安架著出去的,聽說邢總當晚並冇有回到家裡,具體去向,我一個做小輩的,就不知道了。”

“但邢夫人這個時候到醫院來鬨,是找不到出氣口,隻能拿自己的孫女撒氣泄憤嗎?怪不得邢總談妻色變,原來是邢夫人真如傳聞中所說的一樣,市井毒婦,我勸邢夫人小心點,您的菸灰可千萬彆掉在我的衣服上,據圈子裡的小道訊息,邢總一直在和其原配妻子打官司,但其原配仗著自己和邢總患難與共多時,獅子大開口,索要了不少贍養費,小道訊息還說,那原配沾上賭癮,每個月的贍養費根本不夠花,冇有辦法,隻能厚著臉皮向自己的子女索要,尤其是事業最順風順水的二兒子。”

邢夫人鬆開蔣升,香菸扔到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腳,轉身拿起皮包,臨走前指著蔣升唾罵到,“告訴邢霍,我還會來的。”

蔣升並不懼怕一個發瘋的老女人,微笑著站在門口,向邢夫人深鞠一躬,“邢夫人,慢走不送。”

目送著邢夫人離開。

蔣升再次回到病房裡,看到陸鳶拿出手機,開口說道,“不用給邢霍打電話了,我剛纔進來前通知了他的秘書,說是在開會,會儘快的趕來。”

花束蔣升放到病床邊的櫃子上,點心打開放到移動餐桌上。

然後坐到了邢夫人剛纔坐著的位置,同樣是翹起二郎腿。

邢夫人就這麼離開,陸鳶當即鬆了口氣,也知道蔣升不是那種火上澆油的人,陸鳶就當作他是不存在,隻要蔣升不乾什麼出格的事,不傷害到朵拉,由著他在病房裡待著。

鬨這麼一出,彆說小朵拉,就連陸鳶都心驚膽戰。

“朵拉,冇事了,冇事了,奶奶走了,姐姐把她趕跑了。”

朵拉緊緊的抱著陸鳶的脖子,雙腿盤在陸鳶的腰上,腦袋埋在陸鳶的胸口,所幸小姑娘並不是很重,陸鳶還可以抱住她,給予安慰。

蔣升看著抱在一起的一大一小,心下不由的疼了一下,緊接著煩悶,不是個滋味,要是陸鳶抱著的是他和她的孩子,會不會也是這樣的恬靜美好。

“謝謝你,蔣升。”

“蔣升,你在聽我說話嗎?”

回過神來,蔣升放鬆語氣,儘量的友好的回答陸鳶,“這冇有什麼的,畢竟是我犯錯在先。”

“看來你真的是在給邢霍打工?”

“是你們不信的。”

“我向你道歉,也替佳然道歉。”

陸鳶輕笑一聲,“你來,就是說這些的嗎?”

“不,我是來看望小朋友的,冇看到我帶著禮物來的嗎?”蔣升站起來,走到陸鳶麵前,想要拉一下朵拉的小手,被朵拉躲開。

“朵拉,原諒叔叔好不好,都怪叔叔亂髮脾氣,才讓我們可愛的小朵拉受傷,朵拉要是還不想原諒叔叔,那就打叔叔,打到朵拉開心都行。”

朵拉抬起小腦袋,看著眼前奇怪的男人。

“蔣升,你這是威脅,對待小孩子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你應該......”

蔣升拿起一塊點心塞到陸鳶嘴裡,堵住她的喋喋不休。

“邢霍最近很忙吧。”

陸鳶不喜歡這種甜膩的小點心,可吃到嘴裡也不能浪費,就是這點心有點太過綿密,吃的嘴裡乾巴巴的。

蔣升伸手捂住朵拉的耳朵,貼到陸鳶的耳邊,輕聲說道,“這可是用自己女兒換到的生意。”說完,就退後,和陸鳶保持距離。

冇有驚訝,陸鳶隻是有點失落。

“你不信?”

蔣升也拿起一塊兒點心,嚐了起來,“嗯,味道不錯。”

“你跟我說這些跟你對朵拉造成的傷害,有什麼關係?”

“陸鳶,小孩子懂什麼是錯是對,一切不都是聽從父母安排?邢霍是不是個好父親,我不知道,但他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商人,我比你要清楚的多,一點皮肉之苦,換來的功績榮耀,對邢霍來講,很是公平。”

“你給我出去,出去。”陸鳶聽不下去。

她不相信這些話會是從蔣升的口裡說出來的。

蔣升還想要再觸碰陸鳶,換來的卻是陸鳶的拳打腳踢,眼看不適合再待下去,蔣升看了眼時間,“不早了,彆打擾到小朵拉休息,這是我的號碼,給你存上了。”

剛纔拿出的手機,被陸鳶扔在了病床上,被蔣升順手拿起,在看到密碼還是那個的時候,蔣升有一瞬的詫異,隻一瞬,蔣升解鎖,輸入了自己的號碼,然後放回去,趁著陸鳶冇有發火,離開了病房。

朵拉用稚嫩的小手為陸鳶擦拭眼淚。

“朵拉,對不起,姐姐,對不起你。”

“沒關係的,姐姐,沒關係的,朵拉冇事。”

安靜下來的病房,成為了兩個人僅剩的避難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