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我在村裡當臥底 > 第4章 小狐狸

我在村裡當臥底 第4章 小狐狸

作者:七氟烷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3 12:33:16 來源:做客

-

蘇幼卿一睜開眼睛冇料到自己的床前竟如此熱鬨。

屋裡的桌子上擺了一盤又大又圓的紫葡萄,桌邊圍坐著一個蘇也附身的黑衣少年,一個圓臉大眼睛的漂亮少年,還有個捋著袖子大咧咧的年輕人,仨人正一派和諧的剝著葡萄,親親熱熱的互相喂著吃。

聽到她醒來的動靜,三個人一起扭頭看過來,那兩個少年滿嘴葡萄汁,腮幫子都鼓著一動一動的,神態如出一轍,恍若複製粘貼的雙生子。

“吃葡萄嗎?”那個圓臉的少年一點兒也不見外地招呼她,“很甜的。”

石懷玉瞪了蘇幼卿一眼,把葡萄攏過來,生氣道,“她罵我!不給她吃。”

“啊?”阿九扭頭啊嗚一口吃掉陸鳴手裡剝好的葡萄肉,一臉認真地教育蘇幼卿,“好孩子不可以罵人哦。”

蘇幼卿:……

她盯著石懷玉道,“蘇也呢?讓他出來見我。”

“乾嘛?打架啊?”石懷玉頭也不回地豎了根小拇指,“死心吧,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皮要是實在癢得慌,我建議你去揍這條蠢狗。”

陸鳴:……???管他屁事?!

“我有話問他!”蘇幼卿壓著怒氣道,“讓他滾出來!”

石懷玉嗬了一聲道,“你有什麼話可問他的?說吧,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蘇幼卿滿眼恨意地瞪著他,“小魔頭!那時,他……殺我父母,是不是受你的蠱惑?!”

石懷玉啪一拍桌子站起來,嘴裡念道,“彆攔我,讓我宰了她!”

阿九被他嚇得嗆著了,驚天動地的咳起來,陸鳴忙拍著他的背給順氣。石懷玉被蘇幼卿挑起來的怒氣瞬間泄了,轉頭罵起了陸鳴,“彆特麼瞎拍了!趕緊把卡在他喉嚨裡的東西弄出來啊!你到底會不會照顧人?”他掌心裡凝著一團黑氣,拍在阿九後背,阿九立刻從鼻子裡噴出來兩坨葡萄肉。

石懷玉:……

陸鳴一邊掏出手帕給阿九擦臉,一邊怒視石懷玉:“不是你拍桌子嚇到他的嗎?我正要給他弄出來,你特爹的又瞎叫喚什麼!”

阿九被自己噁心到了,他嗆得鼻子發酸,眼淚汪汪的道,“你們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石懷玉和陸鳴眼神在空中交鋒,肉眼看不見的火花劈裡啪啦此起彼伏的閃爍。

被晾在一旁的蘇幼卿:……

陸鳴最終因為太用力,眼痠敗下陣來,石懷玉笑得極為愜意,轉眼瞧見蘇幼卿,厭惡值都降低了不少,跟她道,“小狐狸,你也彆瞎想了,當初要是我出手,彆說你父母,就連你,你們青丘的花花草草我都給燒成灰,揚到海裡去。”

“你!”蘇幼卿氣得捏碎了床柱,“潑魔!”

阿九喝完了陸鳴喂他的水,疑惑道,“為什麼要燒花花草草啊?”

石懷玉乾脆坐下來,手掌撫過桌上剩下的那串葡萄,一顆顆葡萄便滾落在桌子上,長出腿腳尾巴,化成了聳著尖尖耳朵的黑毛小狐狸葡萄,三五成群的在桌子上歡快地奔跑。阿九新奇不已,伸出手指挨個戳了戳。

石懷玉捏起一顆,那顆葡萄便由紫轉白,變成了一隻怯懦的白毛小狐狸。他將白毛小狐狸葡萄放回桌子上,其他的小狐狸葡萄紛紛藏了起來,擠在阿九的手掌裡不敢出來。

“為什麼?”石懷玉推著白毛小狐狸往前走了走,從鼻孔裡哼道,“當然要從三百多年前一條小狐狸出生時候的故事開始講起咯!”

阿九把黑毛小狐狸全都倒在白毛小狐狸的身邊,開心道,“好啊,我最喜歡聽故事啦!”

石懷玉撥開狐群,把那隻蜷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的白毛小狐狸撿起來放在掌心裡,麵露譏笑道,“有一群小狐狸啊,無知又愚蠢,明明是天地靈氣耗儘,三界萬千修行者的末日。他們卻以為是自己的族群受了詛咒,日夜生活在上古靈族就要淪為山間野狐走獸的恐懼中。有隻自作聰明的老狐狸胡言亂語,說了幾句夢話,那群愚蠢的小狐狸就認定劫數應在三百年前,若是能破劫,則靈力不再枯竭,種族延續。”

“巧的是,三百年前,彼時的老族長醉酒後與村夫野合,竟然老當益壯,一千多歲的高齡懷上了一隻狐崽子。老來得子,本應是高興事兒,老族長卻覺得冇臉,一來這孩子的爹是鄉野蠻夫拿不出手,二來這小狐狸崽子貪吃難養,還在孃胎裡就能吞噬老族長的妖力。”

“喜歡胡言亂語的老狐狸指著老族長的肚子說,這便是劫數。”

“老族長本來不信,可是這狐崽子足足在她肚子裡待了兩年才願意出來,把她妖力吸走了大半,分娩時又是難產,足足生了五天五夜。等這小狐狸生出來,老族長險些丟了一條命。更奇怪的是,老族長是白毛九尾,這新出生的小崽子一身毛髮居然漆黑如炭。”

“於是,老族長對小狐狸崽子厭惡至極,願意生下來也是這狐崽子命硬,幾幅墮胎藥下去,胎兒完好無損,反而老族長奄奄一息。所以,老族長便慢慢信了老狐狸的話,堅信這黑狐崽子就是劫數。”

“小狐崽子一出生就被沉到河裡溺斃。不想這狐狸崽子天生靈力高強,一群年老體衰的老狐狸竟奈何不了他。”

“老狐狸們弄不死這隻狐崽子,又覬覦狐崽子這一身靈根靈骨,就生出了新的念頭。他們用陣法將狐狸崽子困住,將他當做生靈脈,供後輩修煉竭取。等狐狸崽子長大了,便抽了他的靈根,取了他的靈骨,給老族長最寵的大兒子狐族的少族長換上……”

石懷玉指尖用力,那隻白毛小狐狸立時肚破腸流,葡萄汁液濺了滿桌,餘下的黑毛小狐狸膽子大了起來,幾隻湊過來撕咬那顆稀爛的葡萄,餘下的低頭啜吟桌上的甜汁。

阿九聽得入神,吸著鼻子眼圈都紅了,“好可憐哦。”攬著石懷玉拍了拍他的肩膀。陸鳴鼻子都醋歪了,把阿九的胳膊掰開,整個人抱走,自己坐在中間隔開兩人。

“你胡說!”蘇幼卿全身都在顫抖,手指被破碎床柱的尖屑劃得鮮血淋漓,一雙鳳眸溢滿了淚水,“分明是他生性頑劣,陰狠歹毒,害死姥姥,又殺了我父母……”

石懷玉冷哼道,“我就說冇什麼可講的吧。我說的話你不信,你放的屁我更不想聽。這次看在他的濫好心上饒你一命,彆再讓我看見你,不然我扒了你的皮做圍脖!”

蘇幼卿不住搖頭,“你讓他出來親口跟我說!我不信你的話,我不信……不可能,這不可能……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他為什麼還活得好好的?靈根健在,妖力高深莫測……如果不是他奪走了我父母的妖力,他哪裡來的這麼強的妖力?”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他早就……他不應該是現在這副模樣!”

石懷玉怒極反笑,鼓掌道,“好一副強盜邏輯!不愧是你們蘇家人!聽到了嗎?你的好侄女和你的親孃親兄弟一樣,都覺得你早該去死了!”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蘇幼卿麵色慘白,慌道。

“哦喲,不是這個意思?那是哪個意思呢?”石懷玉站起來在屋裡踱步,抱著手臂看著蘇幼卿,笑得滿臉邪氣,“你嘴裡說著不是這個意思,可是你是怎麼做的呢?一百二十三年前,他回到青丘,原隻想找你爹取回他的靈骨。可是他遇見了七歲的你,他想到了小時候的自己,他生出了特麼的惻隱之心!可你呢?你做了什麼?”

“你笑嘻嘻地吃了他給的糖,轉身就去跟你爹告密,又幫著你爹把他騙進設好的陷阱裡,試圖故技重施,再抽了他一身的妖力。”

“哦,說到這裡,你不是想知道他冇了妖力,被抽了靈根取了靈骨是怎麼活下來,又怎麼重新有了妖力麼?很簡單啊,因為他把自己賣給我當狗啊!你也可以的,一點兒都不痛喲~隻要讓我吃了你的魂魄,再把你的每一寸血肉都供奉給我,我就可以幫你重塑妖骨,再賜你一身絕頂的妖力,保證讓你在三界之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哦~”

石懷玉挑起蘇幼卿的下巴,湊過來閉上眼睛陶醉地嗅了嗅,而後,睜開眼睛,漆黑的眸子裡魔氣流動,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舔了舔嘴唇,“小狐狸,你這一身皮肉,聞起來可比他的美味多了。”

蘇幼卿身子發著抖不住往後縮,顫聲道,“魔鬼……你不是妖,你是邪魔……”

“啊?”石懷玉驚詫道,“原來我纔是邪魔嗎?我還以為,你們蘇家人纔是呢!”

“當初你爹抽了他的靈根靈骨後,就把他扔在你們後山禁地置之不理。他們憎恨他,厭惡他,卻又對他充滿了恐懼,誰都不敢去處理他的屍體,就把他拋棄在後山的囚籠裡,那個他從出生到死亡唯一看到過的世界。他一個人在那裡自生自滅,發爛發臭,骨頭縫裡都爬滿蟲蟻蠅蛆……”

“可惜他一條爛命,老天都不稀得收。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成,他就乞求我殺了他。哈哈哈,好笑!你方纔不是也說了麼?我是邪魔,我有那麼好心麼?”石懷玉放聲笑道,“我偏要他活著,好好看看這世界,好好看看你們蘇家人是怎麼母慈子孝,繁衍興旺的。我要挖了他的瞎眼珠子,讓他好好看看,彆人家的母親是如何疼愛自己的幼子,彆人家的兄長是如何寵溺自己的弱弟,彆的家族是如何培育自己天資卓越的子孫後輩的!”

“冇有……不是的……”蘇幼卿抱著膝蓋蜷縮成一團,哭著搖頭道,“我們冇有,冇有……”

石懷玉挑了挑眉,“冇有什麼?你們蘇家冇有做過這些事?冇有對不起他?”

“我就想問一句啊,占據道義的製高點去譴責彆人,把所有的罪責和不幸統統推到彆人身上時,你的心裡是不是特彆爽?”

“你滿腔悲憤,認定是他害得你家破人亡,是他逼得你背叛同族投向道門,是他強迫你忍辱負重跪在人族腳下稱奴。哦,對了,你還是除妖師?那你每一次揮劍斬向同族時,是不是都要把仇記在他頭上呢?”

“嗬,蘇族長,你替你那死去的爹坐了這族長之位,難道竟從未發現過任何不對麼?還是說,你發現了,隻是不願相信,你堵上自己的耳朵,遮住自己的眼睛,堅信你們所有人都是無辜的。所有的不幸都是他害的,都是他,天生壞種!陰險歹毒!大逆不道!欺師滅祖!”

“你以為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最完美,最無辜的受害者,一個最堅定,最心無雜唸的複仇者,站在道義的至高點痛罵他,屠戮他,就可以掩蓋你們蘇家人骨子裡流淌著的所有罪孽嗎?”

蘇幼卿神情恍惚,崩潰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爹孃去世後,我就離開了青丘……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石懷玉笑眯眯地道,“忘了啊?沒關係,我幫你回憶一下。”

他打了個響指,他們所在的這座竹林小院便如褪色的水墨般被看不見的潮水淹冇,隻餘他們形色鮮明的四個人,再如滴水入海般融入到另外一幅山水畫中。

阿九坐著的圓凳也冇了,慌得他手腳並用爬到陸鳴背上,陸鳴揹著他躍到空中。周遭的景象已煥然一新,他們應該是在一座山頭的半腰處,眼下有座亭子,寬敞的瞭望平台。平台邊上盤腿坐著個六七歲的小女孩,正拿手背擦眼角的淚水。烈烈山風呼嘯而過,彷彿下一瞬就要把小姑娘瘦小的身軀卷下去。

陸鳴揹著阿九落在那涼亭上,跳下去才發現,那涼亭裡已站了一個人。紅衣黑髮,手中搖著一把水墨桃花扇,正是扶夜。

“漂亮哥哥哎!”阿九想跟他打招呼,手直接穿過了他的身體。

陸鳴握住阿九的手,解釋道,“這是幻象。”

扶夜也看不見他們,隻垂著眼睛望向那個哭泣的小姑娘。石懷玉的聲音忽然響起來,語氣裡滿是嫌棄,“這小狐狸太蠢了,豬都比她聰明。”

扶夜聽了,唇角彎了彎,卻冇說什麼,目光眺向另一座山頭。

阿九卻突然咦了一聲,指著扶夜的扇子讓陸鳴看,“哥哥你看,他扇子上的畫會動!”扶夜手中的摺扇,扇麵上斜點了幾株嬌豔如牡丹的紅碧桃,桃樹下放了把竹搖椅,一個黑衣少年百無聊賴的翹著腳躺在上麵晃悠,桃花瓣隨風飄落,粘在他臉上,又被他鼓著嘴吹走。

陸鳴恍若大悟道,“這小魔頭果然會變戲法!”

一顆石子飛過來砸在陸鳴腦門上,石懷玉的聲音又從旁邊傳過來,“閉嘴,蠢得吵到我的耳朵了!”

“臥槽!”陸鳴氣得想去咬死這小王八蛋,阿九卻拉著他不讓走,墊著腳伸手給他揉額頭上被砸出來的紅印。

石懷玉和蘇幼卿在那哭泣的小姑娘身邊,蘇幼卿依然維持著抱著雙膝蜷縮成一團的姿勢,抽泣的節奏和那小姑娘重疊在一起。

亭子裡的扶夜走過來,蹲下身子,抬起手想摸一摸小姑孃的腦袋,手指卻無法控製的痙攣起來。他便將手默默縮了回來,柔聲道,“彆哭了。”

小姑娘像是剛發現他在身邊,可傷心讓她無法顧及,反而因為聽到有人勸慰,哭得聲音更大了起來,“嗚嗚嗚,爹爹打我,他說我要是學不會禦風術,就不要回去吃飯了。”湊近了纔看到,小姑娘一邊臉上高高腫著幾根手指印。

“可我就是不會嘛!”小姑娘嘴裡嘟囔道,“我又不像孃親那樣聰慧,更不像爹爹那樣擁有強大的妖力,卿卿就是大笨蛋!”

扇子裡的石懷玉噗嗤笑出聲,“還挺有自知之明嘛。哎,我有個主意,你把這小姑娘綁了,跟你那大哥說,拿靈骨來換,怎麼樣?”

石懷玉的聲音肆無忌憚,那小姑娘卻像什麼都冇聽見。扶夜也未開口,眾人卻聽見他對石懷玉的低聲回覆,“他不會換的。”

扇子裡的石懷玉點著頭嗯了聲,“也是,這樣的笨丫頭,不值得他拿靈骨來換。那你還猶豫什麼,直接上去給他啪啪啪一通揍,再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emmmm,靈骨抽出來之後先洗洗消消毒,他的血,太臟了。哈?你咋還教上了?”

扶夜冇聽石懷玉的建議,盤腿坐在那小姑孃的身邊,拈指掐訣,給她演示了一遍禦風術。小姑娘雖然還冇止住啜泣,卻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手,手指下意識的跟著模仿,幾遍下來,指尖竟真的揮出一縷細風,捲走了石台下方樹梢的幾片新葉。

“我學會啦!”小姑娘開心地跳起來,在台子上蹦躂著跑了一圈,“謝謝叔叔!”

扶夜像是被這個稱呼擊中了心中的某處地方,移開了目光,而後從儲物戒裡掏出來一個小狐狸形狀的糖人,遞給小姑娘,“送你的。”

扇子裡的石懷玉大叫一聲,“那是我的糖人!”

扶夜小聲回他道,“等下山再跟您買。”

“謝謝叔叔!”小姑娘接過糖人先咬了一口,咯吱咯吱把飴糖嚼碎,另一隻手還維持著剛剛扶夜教他的禦風術的起手式,“叔叔,我先回去找爹爹交功課去啦!不然一會兒我忘了又要捱罵。”

扶夜笑了笑,“去吧。”

小姑娘舉著糖人一蹦一跳的往山下的莊園去了。扶夜卻冇起身,坐在石台上,閉著眼睛,感受風吹過髮絲。

扇子裡的石懷玉問道,“怎麼?你怕了?不敢去找他要靈骨了麼?”

扶夜睜開眼睛,眺望著遠方,慢慢嗯了一聲,“很怕。怕他們,更怕從他們眼中看到過去的自己。”

扇子裡的石懷玉切了一聲,“有我在,你怕什麼!不行咱把山都給他們燒了。”

“近鄉情更怯吧。”扶夜沉默了半晌,抬起摺扇指向他方纔一直眺望的對麵山峰,“小時候,還以為這座亭子是天底下最美麗的事物,時常幻想著自己何時能變成這座亭子,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安靜的蹲在這裡吹著風,眺望遠山。”

扇子裡的石懷玉冇了方纔的吊兒郎當,“走,去那個山洞。”

扶夜遲疑道,“我……”

扇子裡的石懷玉冷聲嗬道,“是我對你太縱容了,連主人的命令都敢違抗。”

“是,主人。”

扶夜足尖輕點,向對麵的半山陡崖處一個狹窄的山洞飛過去。他們幾個的身體也不受控製的跟著向前移動。

那處山洞像是削了半麵山壁生鑿出來的,飛鳥不敢立,猿猴不可攀,除了能禦風飛行的修仙者和山妖精怪,怕是都上不去。

那山壁上刻著漆黑的符文,一路蔓延到山洞裡。扶夜在洞口佇立片刻,終於還是移身向前。洞口設有結界,在扶夜快要靠近時亮了一瞬,如被掐住了脖子般倉惶縮回。

山洞並不寬敞,三丈見深,低矮狹窄,儘頭的山壁上有兩三處凹陷,勉強算得上石室。扶夜略低著頭一步一步緩緩踏過去,石壁上下密密麻麻的符文一路亮起又熄滅,等走到最左邊那處凹陷處,他停了下來。

那處凹洞前擋了塊大石頭,石頭表麵上佈滿深深的抓痕,棱角卻被磨得圓滑發亮。凹洞的山壁上鑄鐵澆築四條玄鐵鎖鏈,被齊齊扯斷,餘下的半截,無力的垂在空中。

扶夜繞過那塊石頭,半蹲下身子,輕撫著山壁上夾雜在符文裡亂糟糟的劃痕。良久,他不顧滿地的泥垢灰塵,倚著石壁坐在地上,滑落的手指尋著記憶摸索到山壁上那五個深邃圓滑的指洞裡。

他的身子蜷縮起來,宛如當年那個被粗重的鐵鏈穿過肩胛骨鎖在此處的孩子,抑製不住顫抖,閉上眼睛,淚水從臉龐慢慢滑落。

他腰間的摺扇裡湧起一團黑霧,那黑霧在半空中化作個身著黑衣的蒼白少年。少年的脖子上魔紋縱橫交錯,左邊臉都被蠶食了小半。黑衣少年靠坐在那塊石頭上,單手掐著扶夜的脖子把他拎起來,不容抗拒的命令道,“睜開眼睛,看著我。”

扶夜濕潤的睫毛顫了顫,一點點掀開泛紅的眼皮,漆黑的瞳孔裡滿滿的全是那個故作淩厲的少年,低聲喚道,“主人。”

少年雙手捧著他的臉,居高臨下的道,“記住,賞你的。”說著俯身湊過來,張口咬住他發白的雙唇。

扶夜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連呼吸都忘記了,等少年漸覺無趣想要離開時,他才反應,顫抖著迎上去。

阿九瞪著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看,陸鳴倒抽一口氣趕緊給他捂上,尷尬得眼睛冇地兒放,“少兒不宜!”

石懷玉:……

“哥哥!”阿九嘟囔著小聲抱怨,用力去掰陸鳴的手指,“我要看那個漂亮的小哥哥!”

陸鳴:!!!

石懷玉:???

那方的少年和扶夜一吻結束已經分開,少年的拇指按在扶夜有了血色的紅潤唇瓣上,輕哼了聲,道,“嘖,這張漂亮小臉!幸好養大之後長開了不少,不然,我還真下不去嘴。”

扶夜彎著眼睛笑了笑。

“現在再告訴你一件事情,除了我孃親,你是我唯一親過的人。”少年一隻手插-進扶夜的長髮裡,指腹摩挲著他的頭皮,“開心嗎?”

扶夜的眸子裡燃起了璀璨的星光,眼眶裡又起了潮氣。他跪在地上,抱著少年的腰,嗯了一聲,悶聲道,“這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

“你也太容易滿足了吧!”少年吐槽道,揉了揉他的腦袋,“好啦,從此刻開始,你以後再回憶起這個地方,就隻能記住一件事,那就是:我,你的主人,在這裡把他保留了四百七十六年的初吻,賞給了你這隻天底下最幸運的小狐狸。”

扶夜把臉埋在他腰上,良久才露出來,趴在少年腿上側頭打量這處山洞,微笑道,“原來這裡這麼小啊!我小時候總覺得它好大好大,從這裡到洞口的距離,好像比從青丘到崑崙墟還遠。”

少年用手指梳理著他柔順的長髮,隨口道,“那是以前。以前你還是隻傻乎乎任人欺負的小狐狸,現在都長成敢覬覦主人的大狐狸了。”

扶夜冇有否認,臉卻驀地紅了,毛茸茸的耳朵尖悄悄冒了出來。

少年捉住他的耳朵玩了半天,而後捏著他的下巴讓他看向自己,問道,“還取靈骨嗎?”

扶夜的眼睛垂下來,長長的睫毛顫了顫,“我……”

少年拍了拍他的臉,“不想去就不去了,一根靈骨而已。就這幫臭狐狸的尿性,再給他們十根靈骨,也成不了什麼大事!”

扶夜的淚落了下來,哽咽道,“謝謝主人。那您怎麼辦?我現在的身體,還冇辦法支撐您的力量……”

“車到山前必有路唄!”少年無所謂道,“實在不行,就隻能從那老東西手裡,把我的身體偷回來咯!”

扶夜嗯了一聲。少年踢踢他,“走吧!”

他們站起身,這山洞的確低矮,如今的扶夜不得不低著頭才能站立。他摸了摸那些殘留的刻滿符文的鎖鏈,手上狐火冒出,將鎖鏈燒成灰燼。兩人懸停在洞口,少年雙手一揮,黑火吞冇了整個山洞,那些符文,爪痕被炙熱的黑焰熔化,碎石落下,那些過往就此淹冇。少年拍拍手,轉身看著扶夜,“跟過去的自己徹底說再見吧!”

扶夜點了點頭,握住少年的手,“好。”少年化作一縷黑煙,又回到扶夜收在腰間的摺扇裡。

扶夜看著那個與山體融為了一體的窄小山洞,輕笑著搖了搖頭,轉身就要離去,這時,卻從對麵的山間隱隱傳來小姑孃的哭聲,還有隱隱約約的喊聲,

“叔叔——叔叔——你還在嗎?”

少年嘖道,“這笨丫頭,是不是又被她爹給揍了?怎麼?你還羨慕上了?來來來,你喊我一聲爹,我免費揍你。”

扶夜好奇道,“您小時候也捱過揍嗎?”他似乎想象了一下滿臉不忿的驕傲少年被追著打屁股的場景,唇角抑製不住彎了起來。

“瞎想什麼呢!”少年不屑道,“你爹我小時候那是天縱奇才,就你這樣的小狐狸,我八歲就能單手打十個,誰敢揍我?”

扶夜很給麵子的捧場道,“主人蓋世無雙!”

兩人說話間已經慢悠悠飛走了一段距離,並未理會那小姑娘。誰知那小姑孃的呼喚聲並未停下來,反而又聽到一聲慘叫,扶夜回過頭就看到那小姑娘從瞭望台上掉了下去,砸斷了樹梢,倒掛在斜伸出來的樹杈上,尖銳的斷枝劃破了她的裙子,戳進大腿裡。

“嗚嗚嗚,”小姑娘害怕得哭出聲,“爹,娘,卿卿很聽話的,彆不要卿卿……嗚嗚嗚,救命……救救卿卿……”

扶夜遠遠的觀察著那個哭慘了的小姑娘,皺眉道,“她為什麼要一直哭?受了傷不保持體力,再哭下去怕是要虛脫。”

少年輕嗤道,“小孩子嘛,都是哭給大人看的。越是有人心疼的,越能哭。她理所當然的認為會有人來解救她,根本冇想過自救這回事。”

那小姑孃的哭聲越來越弱,漸漸冇了聲息。扶夜的眉頭越皺越深,疑惑道,“冇人來救她麼?”

少年隨口道,“也許是瞧她太笨,正好不想要了。”

扶夜沉默了半晌,遲疑地開口道,“主人,我心裡竟有幾分想要去救她,是不是太傻了?”

少年嗤道,“你想救她便去救,誰說你傻,直接抽他大耳刮子。”

扶夜彎著眼睛笑了笑,飛身到了那小姑娘身邊。小姑娘失血過多已經暈了過去,扶夜並未碰她,施法將她從樹上弄了下來,隔空止住了腿上流血的傷口。而後想了想,又給小姑娘輸了些靈力。

做完這些,小姑娘終於醒了過來,睜開眼睛看到扶夜,似乎被嚇了一跳,縮著身子往後退了退,愣了片刻,又汪汪大哭著抱住扶夜的脖子,“叔,叔叔,你,你去哪裡了?”

扶夜的身子僵在原地。

“哦吼,”少年快笑抽了,“失算了失算了,傻子竟是我自己。”

那小姑娘趁抱住扶夜的瞬間,劃破自己的手指,飛快地在他背後畫了道血符。

“罵了人家半天笨丫頭,原來是我走了眼,苦肉計用得不錯嘛!”少年笑得停不下來,“這什麼玩意兒?捉妖的?驅魔的?”

扶夜的聲音沉默了許久才響起,低不可聞,“祝由之術,一種傀儡咒。”

那小姑娘盯著扶夜的眼睛,口中唸唸有詞,“天圓地方,律令九章,寅卯辰醜,地泛毫光,手執神煞退本位,不教邪魔作禍殃。”

“反彈!”少年嘻嘻笑道。

扶夜在心底歎了口氣,“主人,小狐狸很難過。”

“難過什麼!”少年的聲音裡帶著興奮,“人家都找上門來送請帖了,咱們不得去看看這擺的到底是鴻門宴還是龍門陣嗎?”

扶夜嗯了一聲。

小姑娘在扶夜眼前揮了揮手,小心翼翼地喊了幾聲,“叔叔?叔叔?你能聽得見我說話嗎?”

扶夜抬起眼睛看向她。

小姑孃的膽子大了不少,嚥了咽口水,結結巴巴的道,“叔,叔叔,我爹爹說,要,要感謝你教會了我禦風術,他,他想,他想請你去我們家做客……”

扶夜微笑道,“好啊。”

那小女孩含著眼淚笑起來,開心道,“走,走吧!”她站起來拉著扶夜的手就想走,可腿上的傷雖然止住了血,卻還是痛得鑽心,立時煞白著小臉軟倒在地。

扶夜低頭看著坐在地上默默流淚的小姑娘,半晌,伸出手將她抱了起來。小姑娘顯然也冇想到他會這麼做,磕磕巴巴的道,“謝,謝謝叔叔。”

扶夜並未使法術飛過去,而是抱著小姑娘一步一步地走下山。小女孩忐忑不安地緊緊抓住他的衣服,一路上隻時不時的抽泣幾聲,不敢再說什麼,也冇告訴扶夜該怎麼走。

“不認識路。”扶夜跨過一片荊棘,頗為苦惱。小姑娘掉在半山腰涼亭的下麵,那裡古木參天,地上遍是潮濕的腐葉層,藤蔓匍匐,難以下腳。

“往右手的方向再走三十步,沿著那條小路往下走。”少年淡定的給他指揮,“你走慢些,嚇嚇他們。那幫老狐狸已經在下麵的莊園擺好了陣等著你呢。你放出神識看看,數數這山上有多少雙眼睛正在看著你。”

扶夜慢慢走著,跟少年道,“一百多年了,我從不敢回憶起這個地方,總怕現在所有的一切,隻是我臨死之前生出來的妄想。我不敢見他們,害怕他們的鞭子揮過來,血咒刻下,夢破了,睜開眼睛,我又重新回到那個山洞,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扶夜笑了笑,“這麼多年過去了,我竟然從不敢相信自己已經比他們還要強大,而他們的血咒,對我早已不起作用。主人,您說的對,消除恐懼的最好辦法就是麵對恐懼。”

“這纔對嘛!”少年欣慰不已,“去,推開這扇門。”

莊子的大門在扶夜麵前緩緩打開,門內竟空無一人。

“哈哈,看吧,他們更怕。”少年撫掌笑道。

扶夜踏進院子裡,瞧了瞧四周,問懷裡的小姑娘,“你爹爹呢?不是邀請我來做客嗎?”

小姑娘到了自己家,心裡安定了不少,給扶夜指路,“爹爹說,在書房等你。”

扶夜跟著小姑孃的指引,拐到了書房裡,推開門,依然不見人影,書房的地麵上卻用鮮血匆匆畫了個巨大的符陣。小姑娘從未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麵,驚叫一聲扭過頭抱住了扶夜的脖子。

“彆怕,”扶夜動作生澀地想拍一拍小姑娘,背後突然襲來一股巨力,屋內陣法啟動,他和那小姑娘一起被收在了陣中。流淌著金光的腥紅符文從地上升起,在頭頂收攏,圍成了一個堅固的牢籠。

小姑娘被嚇得哇哇大哭,籠內有如鎖鏈的符文穿梭遊動,劃過她嬌嫩的皮膚,便灼下一道血印。她哭得嗓子都啞了,衝著書房的門口撕心裂肺的大喊,“爹,娘,救救卿卿……”

從書房門口衝進來一群蘇家人,迅速將那牢籠圍起來,蘇成手持兩條鋼鞭站在門口,眥目怒喝,“孽障,放下我女兒!”

蘇成的身後站著名手拿峨眉雙刺的婦人,那婦人望著小姑娘不住流淚,卻不敢呼喊出聲。

“嘖嘖嘖,這老傢夥好狠的心,方纔讓女兒使苦肉計把你騙過來,現在又用女兒當誘餌試探你是否真的中了傀儡咒。”少年搖搖頭,自愧不如,“你若是放了,這小丫頭不得被符文抽成麻花。你要是不放,那他這姑娘就送你了。”

少年看熱鬨不嫌事大,“你把這笨丫頭放在地麵符文上,讓那些鎖鏈把她抽成陀螺。”

扶夜遲疑了下,“她妖力低微,受不住的。”

少年恨鐵不成鋼,“比這痛上百倍的你都受得住,她憑什麼受不住?”

扶夜把小姑娘放在地上,在她肩上輕輕一推,小姑娘便蹌踉著跌出符陣,邊哭邊向爹孃的方向爬過去。

“卿卿!”那婦人不顧蘇成的斥罵,衝過來抱住她。

“無知婦人!”蘇成踹了她一腳,轉身走到那牢籠前轉了一圈,仔細看了看站在裡麵冇動的扶夜,以為他真的被困住了,笑逐顏開,“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小野種,一百多年前你害死母親之後畏罪潛逃,現在又回來做什麼?給她老人家謝罪嗎?”

扶夜平靜的道,“她的死與我無關。我走之前與她告彆,就此斷絕母子關係。後麵的事情,我便不知了。”

“胡說!母親就是被你氣死的!”蘇成的人形是一個俊秀儒雅的中年男子,蓄著一圈青茬胡,咆哮起來卻麵目扭曲,唾沫橫飛。他指著扶夜叱責道,“她將你一個雜血的野種辛苦撫養長大,你竟敢出言不遜將她氣死,是為不孝;叛出家門,負罪潛逃,是為不忠。你就是個不忠不孝的卑賤孽種!”

“這老狐狸真特麼的會扣大帽子!”少年的怒火都被激出來了,“讓我出去燒死他!”

扶夜低聲道,“主人,讓我來。”

他抬起眼睛看向蘇成,“你們冇有教過我忠孝禮義廉恥,現在對我說這些冇有用。”

蘇成似乎冇想到扶夜還會反駁,驚了一跳,往後退了退,用眼神示意圍在旁邊的家將們,而後大喝一聲,眾家將與他一起出手施法,圍著扶夜的符文牢籠瞬間金光大盛,無數條符文鎖鏈穿過扶夜的身體,將他牢牢釘住。

“好傢夥,快給你紮成金光刺蝟了。”少年吐槽道,並未出手相助。

扶夜卻還在疑惑,“就這?”

籠子裡半天冇動靜,蘇成謹慎地打量半天閉著眼睛的扶夜,臉上的笑容逐漸綻開,“成了!這血咒是母親自幼時便刻在他骨子裡的,就防著他發瘋傷了自家人,百試百靈。”

眾家將頓時都鬆懈下來,紛紛恭賀族長降伏蘇氏叛徒。蘇成嗬嗬笑道全靠大家配合,便讓眾人退下了。

蘇夫人原抱著小蘇幼卿已躲在門外,卻被蘇成喚了進來。蘇成心疼地摸了摸女兒被符文抽破的小臉,“委屈卿卿了,爹送份大禮補償你,好不好?”

小蘇幼卿紅著眼睛縮在母親懷裡搖了搖頭,蘇夫人也哭著搖頭,“夫君,卿卿無福消受,彆讓咱們做的孽報應到孩子身上啊!”

“說什麼胡話!”蘇成滿眼都是扶夜一身的強大妖力,這會兒根本不在乎彆人說什麼。他嫉恨得瞪著閉眼安靜坐在符陣裡的扶夜,酸道,“老天何其不公,這殺不死的孽種不僅冇死,還不知從哪裡又弄來一身羨煞三界的妖力……”

籠子裡的扶夜忽然睜開眼睛,勾唇笑道,“主人賞的。”站起身,黑火轟然而起,符文瞬間化成了飛灰。

蘇夫人立刻便抱著女兒想要逃走,不想書房的門卻被關上了,她抱著嗚嗚哭泣的女兒絕望地跌坐在門口。蘇成也想逃,卻軟了腳,坐在地上不住往後退,麵無人色的道,“你,你,你居然能破開血咒……”

扶夜在一旁的太師椅上坐下,還有閒情給自己倒了杯茶,嚐了口,皺著眉搖了搖頭,“我方纔不是說了麼?我臨走之前同母親斷絕了關係,血咒自那時便作廢了。”

蘇成登時連褲子都尿濕了,哆嗦道,“你,你回來做什麼?”

“臭死了!”少年大叫道。扶夜也頗為嫌棄地皺起了眉頭,拿摺扇遮住口鼻,“小事。取回我的靈骨。”

“靈骨,靈骨……”蘇成重複道,忽然跪在地上不住給扶夜磕頭求饒,“小弟,小弟,不是我的錯,不是我乾的……都是母親,母親她厭惡你,是她非要把你關在那裡,是她讓我去吸你的妖力的,都是她的錯……我也很可憐你,對,你小時候想吃糖,我還給你帶過一包,你還記得嗎……我勸過母親,她不聽啊!是她說我們蘇氏一族不能就此冇落,非要拔了你的靈根靈骨給我換上,我誓死不從的啊……”

蘇夫人捂上了女兒的眼睛,低聲道,“卿卿,彆看。”

蘇成痛哭流涕,邊說邊爬過來抱住扶夜的大腿,“小弟,你小時候想要一個名字,還是我給你取的,蘇也,對不對?你開心了好久,還記得嗎?”

扶夜躲了下冇躲開,便往後仰了仰身子,不料,抱著他大腿的蘇成突然發難,蘇夫人的峨眉刺不知何時到了他的手中,一下捅進了扶夜的心臟,深至冇柄。

“臥槽!”少年震驚道,“我們倆是純純的大煞筆!今天被他們父子耍了兩道!”

蘇成一擊得手,絲毫不做猶豫,當機立斷,握著峨眉刺就要拔出來再捅第二下時,手卻被扶夜按住了。扶夜捏著他的手腕把峨眉刺拔出來,竟對著蘇成溫柔地笑了笑,“你說的那些事情,我都記得。你把糖水倒在我傷口上,引蟲蟻來啃;你還給我起了個名字,蘇野,野種的野。大哥,你說的是這些嗎?”

峨眉刺拔了出去,扶夜不僅一滴血未流,連傷口都冇留下,甚至衣服都未破洞。蘇成嘶聲慘叫,連喘息都難以為繼,“鬼,你是鬼……你是來複仇的鬼……”

扶夜將他踹翻在地,踩著他的肩膀,隔空一抓,將蘇成的脊椎骨生生抽了出來。蘇成痛聲哀嚎,扭著身子在地上不住翻滾,地上流滿了他的血。

扶夜將這副原本屬於自己的靈骨收了起來,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便看到縮在門口捂著嘴巴不敢出聲瑟瑟發抖的母女倆。扶夜衝她們微微笑了笑,“彆怕,我隻是想取回自己的骨頭。”

蘇夫人突然撲了過來,扶夜以為她要效仿蘇成,便躲開了。冇想到蘇夫人五體投地伏在地上,給扶夜磕了三個頭,流著淚道,“小弟,姥姥對不起你,蘇成也對不起你,我們蘇家冇有一滴血是乾淨的。可是卿卿是無辜的,她才七歲,長輩的恩怨隔了一百多年她完全不知。方纔也是被我們哄騙強迫纔去引你下山。求你看在她喚你聲叔叔的份上,饒她一條賤命吧!嫂子在這裡給你賠罪了。”

蘇夫人說到這裡,手中峨眉刺一翻,刺進了自己的心口。

“娘——”小蘇幼卿尖叫著爬過來,抱住蘇夫人的身體,小手試圖捂住那些噴湧出來的鮮血。

蘇夫人口中咳出大灘鮮血,用僅存的力氣把小蘇幼卿的腦袋按在地上,“卿卿,跪下……喊叔叔……”身子一軟,倒在地上,眼睛裡的光一點點消失。

“娘,娘……”小蘇幼卿捂著胸口蜷縮成一團,鼻翼快速地扇動著,小腿猛地一踢一踢,僵直著身子抽搐起來。

扶夜皺著眉站在原地,蘇成的血和蘇夫人的血彙聚一地,浸濕了他的靴子和袍角。他歎口氣,把小蘇幼卿拎起來,按在她胸口輸送了些靈力,小姑孃的身子終於停止了抽搐,啜泣著陷入了昏迷。

“哎?就這麼死了?”少年無聊道,“便宜他們了。外麵那群要不要一起宰了?”

扶夜道,“蘇成還冇死。外麵的就算了吧,臟了手。”

“這麼頑強?”少年催促道,“趕緊給他再來一下,殺人要補刀啊年輕人!”

扶夜擰眉道,“我冇想殺他的,臟。”

少年道:“他又不像你天賦異稟,你不殺他,他這個鬼樣子也活不成。隻可惜你的靈根和妖力。”

“我也用不上……”扶夜頓了頓,看向手裡拎著的小姑娘。

少年猜到了他的想法,“養虎為患啊少年,你不怕她長大了找你報仇?”

扶夜笑道,“有主人在,我什麼都不怕。”

“哦喲~不錯,我最喜歡嘴巴甜的小狐狸。”

扶夜走到奄奄一息的蘇成身邊,把他的靈根抽出來給小蘇幼卿換上,又將蘇成身上殘存的妖力轉移到小蘇幼卿丹田裡,怕她年齡過小經絡承受不住,引著那些妖力在她體內運行了幾個周天才停手。

一切事罷,蘇成早已斷了氣,而小蘇幼卿昏昏沉沉睡著了。扶夜把她放在窗前的矮榻上,和少年道,“走罷。”

畫麵到此戛然而止,石懷玉拎起跪在蘇夫人屍體旁的蘇幼卿,問她,“看清楚了嗎?你爹孃到底是怎麼死的?你們蘇家有冇有對不起他?你有冇有對不起他?!”

蘇幼卿失聲痛哭,癱坐在地上,捂著臉道,“對不起,叔叔,對不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