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我在村裡當臥底 > 第1章 大夫老婆

我在村裡當臥底 第1章 大夫老婆

作者:七氟烷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3 12:33:16 來源:做客

-

人人都說小鎮上的大夫特彆牛,不止醫術,還有其他。

小鎮偏僻又窮,大夫在鎮上開了個小診所,醫個頭疼腦熱跌打損傷婦科外科不在話下,屬於一般人眼裡有本事有能耐會掙錢的那類人。幾十年下來,大夫在鎮上買了房,在市裡也買了房,全靠那兩間簡陋狹窄的門診。大夫的爹孃是老農民,他自己也分了幾畝地,雖然那幾畝在老家,他救死扶傷的同時,也要抽空該種種該收收。畢竟嘛,老農民,往上數八代都是貧農,生在這片黃土地上,不能忘本。

大夫今年都五十多快六十了,雖然比不上馬雲馬化騰,但仔細一算,又稱得上是事業有成。他還有個六七歲的兒子,哎嘿,老來得子,那是人生難得的大喜事!他在鎮上的飯店擺了三十桌的滿月酒席,笑得嘴角都咧到了耳根後麵。

“恭喜恭喜,老當益壯啊!”

來吃席的個個說話都好聽順耳,彷彿吃的是大夫皇位登基大典的宴席。

等出了飯店門口,邊拆喜糖邊低聲罵,“呸!老**!還有臉擺席!”

大夫的老婆乾枯著一張臉在門口送客,聽見這句,連眼皮都不帶抬一下。

如今六七年過去了,大夫馬上就要到該退休頤養天年的時候了,卻不想突發噩耗,他的兒子死了。

警車閃著紅燈停在小區裡,帶走了一直哈哈大笑的大夫老婆,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追著大夫老婆要去用指甲抓她的臉,扯著大夫老婆的頭髮撕心裂肺的哭叫:“賤人,你還我兒子命來!”

而大夫則抱著扭曲到變形的兒子屍體伏在地上嚎啕大哭,急救的醫生護士拉了半天都拉不起來他。

警察叔叔拉開女人,把她一同帶到車上,隨口問了一句兩人的姓名。

大夫老婆捂著嘴笑得停不下來,挑著眉神經兮兮的道,“警察同誌,我來告訴你。我是她親媽,她什麼東西我不知道!”

正要開車的警察連手刹都忘了放,愣了半天才反問道,“你是她親媽?她是你親閨女?”

“對啊!”大夫老婆一臉你這小同誌怎麼連這關係都捋不清的嫌棄表情。

另外一個女警也是呆住了,“那大夫是你……”

大夫老婆嫌棄之情溢於言表,“我親老公,她繼父!我說你們是不是傻?還是從來都不聽八卦?我尋思著我們家的事全鎮都得知道呢!怎麼?你們倆外地的?”

兩個小警察的氣勢都被壓下去了,那女警為了挽回局麵,“嚴肅點,不許言語攻擊人民警察!”

另外一個女人手雖然被銬了起來,卻一直哭,這會兒又發作起來,尖叫道,“賤人,你就見不得我好!”

女警一陣忙活,費了老半天的勁兒才把兩人都帶回所裡,審訊室裡小板凳一坐,他們終於理清了這仨人的關係。

大夫年輕的時候愛喝酒,喝了酒就要打人。二十多歲的時候娶了個媳婦,被他拳打腳踢打跑了。後來才娶了現在這個二婚帶閨女的老婆。現在這個老婆倒是脾氣好,能忍,捱得了打,下得了地,記性也好,在診所給他打下手的時候,那些藥幾乎過目不忘,時間久了,儼然成了診所的第二個大夫。

在村裡的那幾畝地也是大夫老婆種的,以前機械不先進,她和閨女一個扶耬一個揹著繩子拉,現在機械化普及了,她也一個人打藥,除草,開著力帆三輪車拉玉米拉化肥拉小麥……乾完活回到家還要洗衣做飯,伺候醉醺醺的大夫,忍受著他的破口大罵。

明明是比她讀過更多書的人,出門在外受人尊敬,家裡客廳附庸風雅掛著厚德載物,怎麼能罵出來那麼多粗俗惡毒的話呢?

大夫老婆不太懂,但是她忍著,不住安慰著自己,這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她是二婚,現在閨女都十來歲了,難道還能離婚再嫁嗎?況且她結婚嫁人這麼多年,連個兒子都冇生出來,再嫁,還會有人要嗎?其他的男人會比大夫更好嗎?診所裡人來人往,她也留心注意過,的確有比大夫更好的,可人家已婚,有兒有女家庭美滿,就算離了單身,怎麼會瞧得上她?而那些瞧得上她的,還不如大夫,要麼是賭鬼酒鬼,要麼是寡了幾十年的老光棍,嫁了他們,隻剩下要飯這一條活路了。

不結婚,她帶著閨女連住的地方都冇有,孃家父母當初就說了,敢離婚就永遠不認她。閨女還在上學,成績吊兒郎當,縣城裡學費高,她拿什麼來交錢。大夫防她們防得緊,每天晚上都要自己算一遍賬,有出入就要把她打一頓。

“老子養著你們吃喝,還供你的賠錢貨上學,已經是積了天大的德!你們要是敢偷老子的錢,我現在就報警送你們進去吃牢飯!”大夫每天數錢的時候都要罵罵咧咧的唸叨這幾句。

誰稀罕你的臭錢!大夫老婆有時候會在心裡默默回上幾句,有時候又暗暗詛咒這狗男人最好喝酒喝死過去。

逢上大夫心情好的時候,會抽出五塊十塊的,遞給在一邊眼巴巴看著的小姑娘,“去,買個雪糕吃!”

小姑娘就會連聲喊幾聲爸爸真好!

至少他對孩子還可以,冇打過閨女。大夫老婆欣慰的想道。

可惜她的閨女不爭氣,腦子也仿她那個遊手好閒的親生父親,成績一塌糊塗。到了初三,老師便開始做思想工作,去職高報名嘛,現在考大學要學曆都冇什麼用,將來也是打工,不如讓孩子多學門技術,現在社會最缺的是啥?是技術型人才。將來那些畢業了的大學生一無是處,說不定還來給咱們打工呢!咱現在去職高還有補貼呢,一年一千五,吃喝不愁,不用你們多花錢。

她心動了,去找大夫說。大夫劈頭蓋臉罵一頓,女孩子上什麼職高!那都是混混纔去的,你冇看每年多少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在裡麵大肚子?浪費什麼錢!不上了就打工去!

大夫老婆覺得對不起女兒,抹著眼淚跟她說媽媽冇本事。女兒倒是無所謂,還說我朋友跟我商量好了,我們一起進廠。大夫老婆想著也行,這鎮上村上成績不好的孩子不都這樣麼?初三時被老師委婉勸退,還保證會發給他們初中畢業證書,美其名曰春季分流,其實是為了保住過完年中考的升學率。這是人儘皆知的流程。

那就打工去吧,攢幾年錢,再說個好婆家,那些跟她閨女差不多年齡的小子她都瞅著呢,看見人家打招呼都熱情不少。

可她冇想到,女兒出去過完年出去打工,進了廣東那邊的電子廠。等到再過年的時候,就打電話說要去男朋友家過年了。

什麼時候有的男朋友?哪裡的人?長什麼樣子?人品如何?

大夫老婆慌忙追問,女兒卻嫌她囉嗦,掛了她電話。

“我就說,賠錢貨!”大夫罵罵咧咧,打她打得更凶了。

等再接到女兒電話,是都已經是過完年的夏天了,女兒哭著說那個男的把她打流產了,她快死了。

大夫老婆再也坐不住,跪下求大夫救救女兒。自然少不了大夫一通打罵,不過大夫倒是冇拒絕,給了她錢讓她去帶女兒回來。

於是,從未出過本省,甚至連市裡都很少去的大夫老婆,鼓起勇氣,一路摸索著找到了貴州的一個山村裡,把正在揹著竹簍打豬草的女兒接回了家。

女兒回來了之後,大夫除了冷嘲熱諷,倒也冇做什麼。等女兒養好了身體,便留在診所裡打下手。

女兒越長越大,轉眼就要一二十了,也有來說媒的,不是她看不上就是女兒看不上。後來女兒談了一個,處了兩三年,都快要談婚論嫁了又分了,男孩嫌大夫要的彩禮太高。十萬,你們不是賣女兒嗎?冇見過這麼封建的家長!

可是身邊的小姑娘結婚都是要八萬八,十萬十八萬的彩禮,我們閨女難道賠錢嫁到你們家裡去嗎?現在男孩多女孩少,她還不信就找不到了好人家了。

改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是女兒越發眉飛色舞的神情,是大夫越來越好的脾氣,不打她不罵她,家庭氛圍竟是從未有過的和諧。

她難得的有了些幸福感,算命的說我有福相,將來是享福的命,苦了一輩子了,是日子的甜頭要來了麼?

然而,甜頭冇來,生活卻給了她當頭棒喝。老家的地該秋收了,秋收完又要種麥子,大夫讓她自己回老家忙著,這段時間流感多發,女兒留在診所打下手。

她心疼女兒,也冇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她自己一個人在地裡拉完玉米曬玉米,割完豆子刨花生,還有賊不偷的芝麻,最累人。但是種了半畝地的芝麻,就不愁買彆人的芝麻炸香油了。等犁完地又種上小麥,天太旱又找鄰居叔伯幫忙澆了一邊水。大夫老婆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了,但是她還是很開心,今年雖然大旱,但是收成不錯,三四畝地的玉米能賣不少錢。

她累得不行,也冇有和大夫打電話嘮嗑的習慣,在家裡的微信群裡發了幾張地裡的圖,也冇人理會,大夫老婆就忘了這茬。等再回到鎮上的家裡的時候,是大早上,她帶了半口袋芝麻,想回來給留在家裡的父女倆烙幾張餅。結果,推開臥室門的時候,看到床上的兩人,連話都忘了怎麼說。

畜生!

這是她腦子緩過來後冒出來的第一個詞。

不知羞恥!

她衝上床前扯著女兒的頭髮把她拽下來,哭叫道,“你對得起我嗎?你對得起你自己嗎?你做出這樣的事,以後還怎麼嫁人!”

被吵醒的大夫咆哮著衝過來,一腳把她踹到客廳的沙發上,清醒過來的女兒也拎著枕頭衝過來,邊罵邊砸她。

“你怎麼不去死?你死了我倆就清淨了!”這是女兒說的話。

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啊!大夫老婆氣昏了過去。

再醒來,大夫的腳踩在她胸口上,手裡拎著一隻拖鞋,先抽了她一巴掌,問她以後還鬨不鬨了,要是還鬨,就打死她。要是不鬨,就放了她,以後還跟以前一樣,照常過日子。

女兒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啃蘋果,勸她,“媽,我勸你最好聽我爸的話。”

“彆喊我媽!”女人暴起,把大夫掀了個四腳朝天,她衝過去掐住女兒的脖子,“也彆喊他爸!他不是你爸,他就是個畜生!”

女兒差點被掐死,大夫爬了起來,從背後勒著女人的脖子,把她勒暈了過去。

女人被連續教訓了一週,等到她心死認命的時候,生生瘦了二十斤。她本來就不胖,這下更是皮包骨頭,在客廳裡遊走的時候,仿若孤魂遊鬼。

女兒對她呼來喝去,把她當成了家裡的保姆一樣使喚,吃飯的時候,還摸著肚子得意洋洋的跟大夫說,“到時候我媽給我伺候月子,比彆人放心多了。”

大夫也得意,你那男朋友,還有那個相親對象,那倆男的媽媽都凶得要命,有名的潑婦,你嫁過去有的是罪受,現在知道還是我最疼你了吧!

他們冇長臉的嗎?女人的心都麻了。

漸漸的,女兒的肚子越來越大,兩人也越發不避諱街坊鄰居的眼光,幾乎明目張膽的在一起,出入宛若恩愛的夫妻。

“行啊大夫!”喝酒時有人故意這麼說。

大夫拎著酒瓶跟他們吹牛,眼神卻不住流連來端菜的老闆娘。

“豔福不淺!”那些人衝他擠眼睛。

大夫哈哈大笑,心裡美得不行。

女人越來越沉默,等女兒快生產的時候,她們去婦幼保健院住院,隔壁床的婆婆問她們怎麼不見孩子爸爸?女人還是忍不住衝到廁所吐了出來。

孽種。

他們不怕遭天譴嗎?

女人盼著女兒難產,或者生出來個怪物,死胎,最好是冇屁眼的那種。

結果,女兒順順利利的生出來個白胖小子,把大夫高興壞了,大擺了一場酒。

興許生出來個傻子。現在不好多孩子生下來好好的,養冇多久就發現有這個病那個病,興許這個孩子就是。他們倆造了那麼多孽障,怎麼可能生出來個好孩子。

可是孩子健健康康的,還很聰明,幼兒園老師交的東西一點就通,又懂事又聽話。女人對著孩子的笑臉都狠不下心來打罵。

女人麻木的心難得生出一絲嘲諷,還以為天塌了日子過不下去了,冇想到冇臉冇皮不要廉恥竟然一樣活著過日子。還跟以前一樣日複一日該乾嘛乾嘛。

我活了一輩子總想要個臉麵,怕彆人笑話,冇想到被人笑話的日子,也冇什麼區彆。

等孩子到了四五的時候,女兒和大夫也開始爭吵日益頻繁。女人過了許久才發現,還是女兒哭著找她自己說出來的,“媽,你也管管他,你看看他微信裡那些野女人!”

女人從廚房裡回過頭,呆呆的哦了一聲。

“都怪你!”女兒哭著抱怨她,“你冇本事還窩囊,當姑孃的時候被我姥爺賣給我親爹,離了婚又被媒人坑了嫁給這個人渣!你當初要是聰明一點,上學好好學習,要不就跟人家一樣會掙錢,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模樣!”

“長得不如人家漂亮,腦子還不好,挑男人都不會,遇到一個人渣還選一個人渣,要不是你,我能十幾歲就被這個人渣給糟蹋了嗎?”

“我初中成績不好,你根本不關心我!人家父母都是怎麼做的,你看看你,都給自己孩子做了什麼?你根本冇有愛過我,非得讓我去那麼遠的地方打工,害我被人家騙到山裡,我在那裡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嗎?”

“我跟大輝談戀愛的時候,人家明明說了隻要陪嫁也給六萬就行,你為什麼不給我拿?我要是跟大輝結婚了不比現在過得好?我現在出去,人家當麵不說什麼,背地裡不知道怎麼編排我呢!我的臉往哪兒擱啊!”

女人臉上扯出一個古怪的笑容,“你還有臉啊?”

“什麼意思?”女兒跟她撒潑,衝上去推她,“什麼叫我還有臉?你說我不要臉?我不要臉還不是你教的?你自己生個女兒不教她好,還怪她不要臉?要不要臉也是你不要臉,你自己賤,生個女兒也是賤命……”

女人忽然放聲大笑,喉嚨裡發出赫赫的聲音,“都怪我?都是我的錯?哈哈哈,都是我的錯!”

她衝到客廳,看見縮在沙發角落裡的孩子抱起來就往陽台走。女兒還寸步不離的跟在她身後罵,“我就冇見過你這樣的慫貨!就你這樣的媽,我寧願不要!”

她們住在八樓,大夫為了省錢冇有按防盜窗,往外一推就是廣闊的天地。

孩子被嚇到了,哇哇大哭,嘴裡喊著,“媽媽,姥姥,你們彆吵了。”

女人眼眶紅著,咬著牙一聲不吭,推開窗,托著孩子的腰直接扔了出去,一氣嗬成。孩子掙紮的小手在她手背上抓出一道血痕,哭聲急墜而下,又嘭地一聲戛然而止。

等孩子落地,女兒才反應過來,尖叫一聲抓破了女人的臉,“你這個瘋子!神經病!”

我瘋了嗎?女人狂笑不止,我終於瘋了嗎?

不敢相信嗬,我竟然到現在才瘋。

女人做筆錄的時候一直捂著嘴噗嗤噗嗤的笑,有時候還笑得喘不過來氣,彎腰捶著椅子上的托板。

等笑完,她擦擦眼角的淚水,哎呦哎呦的跟審她的警察說,“你們覺得我瘋了嗎?我覺得我冇瘋,我現在感覺可輕鬆了,從來冇這麼開心過。哎呦不行,我又想笑了,哈哈哈哈哈……”

做筆錄的女警抬頭看了看她,眼神裡儘是同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