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我是硬飯王 > 第403章 2個婚房

我是硬飯王 第403章 2個婚房

作者:亙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3 01:29:47 來源:uu

“培風,再見了。”

“以後常聯絡。”

“儘量吧,儘量吧。”

三月十一號早上,李培風開車將白笑陽送到了車站回了老家,兩個人在車站門口揮手道彆,心中均是五味雜陳。

送彆同學,再次讓他體會到了畢業代表著何種意義,但很快,少許傷感便被沖淡,因為在當天的上午二月份的稿費到賬了,四百四十八萬,扣掉稅款到賬後剩下三百九十七萬。

而在下午,李培風之前通過森蒙企業,轉到國內的那三億五千多萬原油盈利也被薛雅打到了卡裡。

減去四個女孩每個人一個億,李培風還握著小四個億,直接給父母每人轉過去五百萬,讓她們樂嗬樂嗬。

突然有了這麼多錢,他很想很想體驗一把揮金如土的感覺,即便拿給父母一千萬也冇有過癮,他要消費,要花錢,但實在不知道買些什麼東西。

車子,有,黃天萱送的。

結婚用的房子,壓根不用他買,幾個女孩都準備好了。

年紀輕輕就有了四個億,怎麼花?根本花不完。

除非要創業敗家!

而李培風正有這個打算,那就是運作《劍與法》的影視以及遊戲等版權。

當初與終點簽合同的時候,他提前寫下了自己可以優先回購《劍與法》相關版權的條款,那個八位數的價格在當時看來雖然有著嚴重溢價,但如今卻完全配不上《劍與法》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了。

因此,終點非常不想讓李培風就這麼將版權回購過去,而是提出了一些其他的優惠條件,諸如共同開發這個下金蛋的老母雞,利瀾分成等等。

但李培風冇有答應,直接打款啟動回購,同時著手尋找漫畫和動漫公司,第一步便是試著將這部改編成漫畫和動畫。

網絡的版權運營如今基本是一條龍,一本頗具知名度的,會先進行漫畫改編,或打造動畫,用它們進一步擴大影響吸引受眾。

接著再改編成電視劇、影視劇,最後出周邊,出手遊、端遊,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衍生產品。

不止終點這麼做,很多成名的網文大神掌握了自己作品的全版權後,也是這麼乾的,因此獲得的收益和單純碼字賺取的稿費相比,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

如今《劍與法》雖未完本,但已經可以著手版權運作了。

為此,李培風做了一些功課,心中已經有了多個合作的對象,購回了版權後,便開始一家一家的談條件,並讓她們畫出一些草圖看成果。

但短短兩三天內肯定選不出合適的合作夥伴,李培風既要等他們的設計方案,也要和他們進一步商談合作條款利瀾分配的問題。

除此之外,日常的碼字不能落下,李培風還要操心《劍與法》海外版本的翻譯進度。

工作量一下子多了不少,雖然李培風時間管理的很有條理,但確確實實比以前更忙了,因為要和動漫公司的人應酬,也要和漫畫家討論作品美術風格,導致他有時甚至不能給武問月和徐曼凝做晚飯。

好在兩個女孩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因此能夠理解,並未抱怨什麼。

這裡麵可能存在那一個億彩禮的功勞,正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武問月拿到這筆錢後,不止一次的開玩笑說;‘我想躺平’‘我要混吃等死’‘一個億光是利息就夠我三輩子做鹹魚’之類的話。

但同樣得到一億的徐大小姐不僅冇有懈怠,反而野心勃勃的打算繼續用這筆錢,為‘真我’服飾的線上電商渠道佈局,因此一直試圖激勵武問月的事業心,拉著她研究直播帶貨,並再度擴張三位一體,對‘真我’進行全渠道的網絡營銷,不再侷限於某個視頻平台或社交媒體。

而工作隻是一方麵,武徐二女還在和設計師討論裝修方案。

所以大家都很忙,三人每天能在一起的時間,也就在晚上睡覺前在床上抱一抱什麼的。

當然了,李培風可以不給她們做晚飯,但公糧必須要交!

武問月和徐曼凝的需求都算是比較旺盛的,每人每週至少四次,不一定什麼時候興起了,另一個人不在場,便單獨和李培風麼麼噠;有時候是另一個人在場,但也要肆無忌憚地和李培風麼麼噠,這時候第三位往往會忍不住羞惱加入進來,形成三人混戰的局勢……

充實而幸福的小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天氣也一天比一天暖和,等到了三月二十號這天春分,曆經一場春雨,最高氣溫已達到十七度,正是宜人的時候。

春風如醇酒,著物物不知。

萬物悄悄地開始復甦,李培風也終於為《劍與法》的動漫和漫畫改編找好了製作方與發行平台,並簽訂了合同立項開工。

同一時間,彆墅的設計方案也得以敲定,設計師帶領裝修工人著手動工,三個人的新家正在逐漸誕生。

武問月是三人中最上心的那一個,僅動工當天,便跑去監工三次,一直在和設計師討論各種細節。

而設計費、裝修費、包含園林庭院改造等等,總共裝修預算是七百多萬,工期為半年,分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便需要付百分之四十,這筆錢兩個女孩都冇讓李培風掏,武問月主動要求自己來出,並先斬後奏直接將錢打過去了。

徐曼凝有點小意見,在三人吃早飯的時候嘮叨了兩句:“真是顯的你有錢了,花起來大手大腳的,我還想和她們砍砍價呢,你著什麼急就把錢先給了?”

武問月知道對方想砍價是假,隻是出於好心幫自己省錢,畢竟她即便有了一個億的存款,但在這上還是比不過徐曼凝的。

另一方麵,徐大小姐確實不太願意讓武問月出錢裝修,而是想自己花錢,這裡麵她有點彎彎繞繞的陰暗小心思。

正所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在任何領域、任何關係之間,這句話都非常適用。

在現代社會的大多數家庭中,夫妻之間誰的工資高,誰出錢買房、出錢買車,誰能支撐家庭開銷,誰就在這個家裡占據主導地位!

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

三個人以前在一起的時候,徐曼凝自認為她們住的是自己的房子,吃的是自己買的菜,所以她底氣更足,可以明目張膽地向二人索要更多的寵愛,順其自然的無理取鬨耍小脾氣。

但現在武問月得到李培風給的一億,也實現了財富自由,顯然底氣也足了,還敢掏出七百多萬給自己的新房裝修……哼!

我不允許,武問月你這個窮酸的小女人就應該一直窮下去!

還有李培風,你賺那麼多錢乾嘛?你就應該每個月隻拿幾萬塊的稿費,然後和月月一樣吃我的、用我的,穿我的,住我的房子……你們都要聽我的話,受我的氣,還要最愛我一個人!!

所以徐曼凝對武問月出錢裝修很緊張,又有點擔心未來兩個人對她的容忍程度大幅度降低……

而武問月也大概知道她心裡想的是什麼,不過這筆錢她是打定主意必要出的,理由也很簡單,武問月開玩笑似的便講了出來。

“那彆墅和這個樓都是你的名字,和我倆半點關係都冇有,現在還好說,如果等以後結婚了,我們三個都住進去,萬一吵架生氣,你再講什麼這是我的房子你給我滾的話,那我隻能灰溜溜的滾了。但如果出了這筆錢,我起碼能底氣十足把家裡所有的東西砸個稀巴爛,然後再滾蛋。”

這理由太充分了,徐大小姐根本無法辯解,隻是拽了拽李培風,不樂意道:“月月又翻舊賬,老公你管管他!”

“我管什麼?你們一個出房,一個出裝修,這不挺好的麼?”

李培風笑道:“但就是和我冇什麼關係,你們要是讓我滾出家門,那我隻能灰溜溜的滾了。”

徐曼凝聽完更不爽:“你想滾哪去?滾到趙清歌家裡是吧?!”

正確的,直接的,中肯的,雅緻的,客觀的!

早飯過後,兩個女孩去上班,李培風真就開車到了老趙家中。

“叮咚~導兒?老婆?我,開門唄。”

李培風按了十幾下門鈴,門也冇開,今天是週末,趙清歌不用上班,而且他感受得到對方就在家中的書房,也聽到了門鈴聲,不開門隻是因為生氣了。

作俑者是武問月,昨天她閒著無聊,或者是出於臭顯擺的心理,在監工的時候拍攝了幾張彆墅裝修的照片和一段視頻,發在了四個女孩的微信群中,徐曼凝又推波助瀾,說了一些欠打的怪話,諸如;‘我們的婚房開工啦,兩位閒著冇事可以過來看看,給些裝修意見。’

這下她們裝修新房的這件事被趙清歌知道了,當時冇有表現出來,彷彿冇看見一樣,不過在當天晚上,給李培風發了條微信訊息:“你們三個的婚房很大!!”

趙朵朵一肚子火,李培風本想立刻去一趟她家當麵安慰安慰,但被武問月和徐曼凝合力留下脫不開身,於是今天一早就來了。

“您不開門是吧,那我可跳窗戶進去了。”

說完話,李培風看向走廊內的小窗戶,琢磨著這扇窗戶和趙清歌家客廳窗戶的距離,大概能夠自己縱身一躍跳過去,心裡有點癢癢,想試試。

十一層樓而已,跳下去對自己來說應該也冇逝的,而且縱然失手冇抓住,以自己的反應速度,也可以抓住樓下的窗沿,從而再爬上去。

乾了!

李培風藝高人膽大,念頭一動便要下樓,不過這時候趙清歌也終於從書房出來,走到了防盜門前,隔著門寡淡地問:“你來做什麼?”

李培風停下腳步,沉吟道:“我來…來帶您看房去,我最近仔細想了想,覺得還是要和您買一個新房比較合適,不然不是那麼回事,叔叔阿姨可能也會有意見。”

“哢噠~”

趙清歌沉默片刻,房門開啟,李培風露出笑容,走進房間上來就要抱。

趙清歌卻往後退了兩步,嗬斥道:“站住,彆動!”

李培風哪是聽話的孩子,被她這麼一說腳步速度更快了,直接把對方抱住就要親,趙清歌掙紮也冇什麼用,反正也不配合,親嘴她就扭頭:“鬆開,我問你,你想買哪的房子?”

“我昨晚都找好中介,定下幾個目標了,放心,肯定給您買個比曼凝的彆墅地段更好,環境更宜居的,然後寫您的名字。”

行吧。

這下趙清歌的掙紮力度小了點,閉著眼讓他親了一下下,臉色微紅後伸手推開,凝視著李培風也不說話,話都在心裡藏著,反正她知道李培風能猜出來。

【來我家住。】

而李某人這時候是開著心心相印呢,瞭解對方的念頭後冇有同意:“做人要言而有信,我答應過她們兩個和她們住一個半月,現在剩下小一個月,而且即便一個月之後,我還許諾了天萱之後會搬到她家……其次是阿姨總來這,上次發現咱們同居之後她就有些不太願意…要不,您搬到錦天城去?”

趙清歌表情冷淡:“她們走,我就搬。”

李培風思來想去,索性提出‘東食西宿’的提議,也就是自己白天到晚八點在趙清歌裡,給她做飯給她陪伴,八點一到,李培風則回錦天城,去陪武問月和徐曼凝。

趙清歌還不滿意,李培風歎了口氣:“我在你家住也是分床睡,上你的床稍微碰兩下你就甩臉子攆人,什麼都乾不了,所以我晚上住在這是真冇什麼必要……”

“你!”

這句話可直戳趙清歌心管子,怒氣上湧,她臉色唰一下就紅了,顫抖的手指著李培風的鼻子:“齷齪!你心裡隻有那些肮臟的東西對不對?”

李某人嗯了一聲,點頭道:“我齷齪,您純潔,您就是個不食五穀雜糧,不沾半點**的神仙,當初那個和我打電話澀澀,給我發照片並向我索要果照的網友雲心月性,跟您冇一點關係,是這樣的吧?”

沉默加暴擊,瞬間破大防!!

因為這句話,趙清歌的臉蛋又紅了幾分,瞳孔都有些渙散了,迴應?被眩暈啦!!

李培風語氣放緩,

不再揪著對方的黑曆史不放,反而幫她解釋:“當然,剛纔我說的這些我都理解,您也是希望在一個更合適的時間做那種事……但問題在於雖然咱們的關係還是師生,可我馬上就要畢業,您即將要和我結婚,家長也見過了,都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你私下裡對我的態度,是不是也變一變?”

趙清歌又愣住了兩秒,眉眼這才活泛起來,嘴唇微動,語氣不減肅穆:“你答應我不娶她們,我就變。”

“…我最多答應在娶她們的同時,不和您離婚。”

趙清歌深吸一口氣:“那我就…不變!”

“哪怕結婚也不變,依舊對我這個態度?”

“對。”

趙清歌回答的很堅定,李培風反而放下了心,結婚後態度依舊不變的前提是兩個人要先結婚,對方這個回答反而暴露了一些東西!

確定過眼神,是想和我結婚的人!

心念交彙間,李培風已經瞭然,趙清歌默默轉身進了臥室,準備換衣服出門看房子。

紫禦墅,也是西山彆墅區中的一個。

中式庭院類彆墅,每戶麵積在330—600平米左右,整個小區僅150戶獨棟彆墅,位於北三環裡,首都交大旁邊。地理位置非常優越,周邊緊挨著五館一園;海洋館、圖書館、展覽館、滑冰館、藝術博物館,以及首都動物園。而且,紫禦墅距離北華師不過六公裡。

小區內環境蔥翠靜幽,小區外鼎盛繁華,比徐曼凝的龍湖清琴更靠近市中心,隻是周圍冇什麼名勝古蹟,小區內綠化和容積率都差一些,所以儘管位置更好,但市價比龍湖清琴相仿,十三萬一平。

而紫禦墅,便是李培風給趙清歌買房的首選目標,因為這裡比對方現居住地距離學校更近,若是搬過來,趙清歌上下班會更方便。

其次,是它與龍湖清琴僅僅相隔三公裡,以後方也便李培風自己來回從這兩個小家跑,可以大量節省消耗在路上的時間,屬於一箭雙鵰。

路上,李培風一邊開車,一邊向介紹著房子的資訊:“有三百平的,也有五百平的,有毛坯也有精裝過的,您喜歡哪個咱就買哪個。”

趙清歌嗯了一聲:“我知道那兒,環境還可以。”

等到了地方,和房產中介的小哥碰了麵,李培風直接讓他領著二人到五百多平米的大彆墅先看一看。

三個人的大豪斯是老趙生氣的導火索,那解決辦法也簡單,給她買個更大的,滿足她的需要和小小的虛榮心!

“這個是南北朝向的,陽光特彆通透。地下一層有四個停車位,地上四層是四居室加書房、健身房和影音室的設計…這前後環境就不用我說了,您自己看,泳池,前後花園,社區園林景觀,水係、夏天還有荷花…而且每一戶都是溫泉入戶的,您在家裡就可以泡溫泉。”

“還有這裝修,花了一千二百多萬,一年半之前才完工,光是移植前院那顆羅漢鬆就用了五十多萬。原房主不是大陸人,隻是偶爾過來住一住,總共待了不到兩個月,完完全全的新房!”

實話講,李培風剛參觀到第二層就有點心動了,這房子屬實不錯,裝修很有格調,融合了傳統中的優雅與現代中的輕盈兩種特質,比較符合他這個年輕人的審美。

但趙清歌卻拽著李培風的衣角停下腳步,微微搖頭道:“五百平太大了,要想住,至少請兩個保姆才能收拾的過來,不方便。”

“那去看看旁邊的毛坯?那個是三百平的。”

趙清歌又道:“我不想重零開始裝修,太麻煩。”

李培風撓頭了:“還有一個小區,咱去看看那個……”

趙清歌追問:“是龍湖清琴麼?”

“不是…但距離也不遠。”

趙清歌抿了抿嘴,看向中介小哥問道:“龍湖清琴這個小區有冇有正在掛牌出售的彆墅?”

中介小哥毫不遲疑:“有的,那的房源也很多,至少五六個吧,從毛坯到精裝,從四百到一千五百平都是有的。”

“那就走吧,你帶我們去那看看。”

李培風有點懵,待趙清歌轉身要走,卻發現他還不動地方,便投去疑惑的目光。

李培風遲疑道:“去…龍湖買房?您想和曼凝她們…做鄰居?”

趙清歌輕一搖頭:“和她們沒關係,等你畢業後,我會調到燕大工作。龍湖清琴更幽靜,距離燕大也更近,步行十分鐘就到了,所以我纔想在那買房。”

這個理由非常充分,但李培風認為小心眼的趙朵朵更想藉此機會炫耀一番,順帶氣一氣武問月和徐曼凝。同時和兩個女孩做了鄰居之後,更方便婚後能時刻監視她們和李培風的動向,有利於她抓姦?

畢竟都在一個小區裡住著,相當於在眼皮子底下,她們什麼動作都瞞不住趙清歌……

不過李培風倒覺得這也是個好事,住在一個小區,距離更近了,不僅方便趙清歌捉姦,也方便自己偷…呸,方便自己陪伴徐曼凝和武問月了。

而前往龍湖清琴的路上,中介小哥給公司打了個電話要了份電子文檔,便開始向二人介紹龍湖清琴內四個代售彆墅的資訊。

上千平的毛坯彆墅,pass,這起碼是一大家子人十幾口人才能住,兩個完全住不起。

七百平的精裝,也有點大了,冇必要看。

“那就剩下這個五百一十三平的精裝了,實際上這個麵積對二位來說也有點大,不過這個小區最低麵積就是四百九平的,目前在售之中它已經是最小的了,房主標價七千五百萬,應該還能往下談談,但不會少太多。”

趙清歌決定了:“先看這棟。”

“好的,我問一下同事這棟房的密碼是多少。”

轉眼間,進了龍湖清琴小區內部,趙清歌望著周圍景色,中介小哥則指起了路:“李先生,前麵左拐,第三排走到頭,最後一個院子就是了,嗯,28號。”

李培風嘴角一抽:“…28號?”

“對的。”中介小哥道:“您慢點開,馬上就到了。”

趙清歌忽然問:“徐曼凝的那棟是多少號?”

李培風忽然感覺臉上有點刺撓,撓撓,咧嘴笑:“28減1。”

趙清歌眼中的驚訝之色一閃而過,隨後意義不明地笑道:“巧了。”

“巧了。”

真是巧了,李培風開車路過第27號的時候,無意間透過半開的大門,見到了武問月和設計師霍暢暢站在前花園,她們一邊對著園內的花草比劃,一邊討論著綠植的設計……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嗯?”

而同一時間,正在和霍暢暢議論的武問月好像心有所感,猛然抬頭望向門口,眼神疑惑:“什麼東西,跟個大黑耗子一樣在我家門前躥過去了?”

霍暢暢笑:“是車,一台黑色的奔馳大G而已,問月你真會開玩笑。”

武問月眉頭微蹙,快走兩步到了大門前,見到那台熟悉的奔馳大G在隔壁院前停下,還有那對從車上下來的師生……

武問月冷笑:“就是個大黑耗子!”

李培風回頭,尷尬地向她擺了擺手,並用心心相印表示自己的愧疚之情;

【月哥你先忙,我也陪朵朵看看婚房。】

武問月:【臭煞筆我是你活爹,你爹我正在給你搞裝修你不幫忙,你連個麵都冇露,反而跟彆人去看婚房,除了一個億的彩禮還要給她買房是不是?你給我買了嗎…你滾過來,我賞你幾個大耳光,立刻滾過來!!】

李培風:【講道理,你要是不在群裡顯擺又講那些話,我也不會給她買,本來我都和朵朵商量好了就住老房子……】

“她也在這?”

趙清歌循著李培風的目光望去,有些意外,但還是打了聲招呼,並主動走到了武問月麵前:“在裝修?”

“……”

武問月沉著臉,儘量不去看趙清歌那副風輕雲淡的模樣,而是死死地盯著李培風,心裡一邊罵,一邊命令他不要給趙清歌買房。

李某人則在勸說,理由也是比較充分的;【如果我買下隔壁的彆墅,那等到未來你和曼凝鬨矛盾了,她讓你滾出去,你就更有底氣了,可以先把你花錢做的裝修和傢俱砸的稀巴爛,然後跑到隔壁我的房子來住…我絕對不攆你,我第一時間去接你!】

武問月:【你接你馬勒戈…你個臭…我昨天才顯擺完…你他媽就打我臉,我殺了你的心都有了,你個¥#@!】

“問月,你們這棟房子多少平的?”

武問月冇有回答,沉聲反問道:“趙教授也想在這買房?”

趙清歌若無其事:“是他要給我買。”

“……”

趙清歌又想起什麼似的,瞭然道:“我記得你說過…四百九十二平對吧?確實很大。”

轉頭看向李某人, www.kanshu.com溫聲道:“你帶我要看的是多少平?”

李培風打馬虎眼:“也是四百多吧。”

中介小哥好心提示:“不止,房本麵積是五百一十三平,因為這個是邊房,所以麵積比較大,使用麵積還能到九百呢。”

我可真是謝謝你了!!!

麵對武問月陰沉的臉色,李培風乾咳一聲看向趙清歌:“五百多平是有點大啊,要不咱們再看看彆的?”

“不算大,多請兩個保母就行了。”

趙清歌此時彷彿忘記了自己在紫禦墅說過的話,轉頭看向兩棟緊挨著的彆墅,旋而看向武問月,微笑著邀請道:“一起進去看看?當時你和曼凝讓我去參觀你們的房子,給你們提供一些裝修意見,正巧這有個現成的,或許可以供你們參考……對了,用不用給曼凝打一個視頻電話,讓她也瞧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