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夢魘之旅 > 第236章:結束

夢魘之旅 第236章:結束

作者:清風流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31 16:56:37 來源:言情API

萬方甲那兩個手下前一分鐘還在擔心他,但一分鐘後便是失去了性命,徹底的將擔憂定格了。

將兩個屬性異能者解決,符刑看向祭台上的萬方甲,他已經是虛弱地倒在了祭台上,猙獰到五官扭曲的麵容述說著他此時所承受的痛苦。

那徹底被染黑的光束依舊有著變盛的趨勢,萬方甲生命岌岌可危。

這時,鷹三在符刑的示意下控製一塊巨石轟然砸出,隻聽見一聲轟響,巨石裂成碎石四處飛濺,但那石柱並未遭到絲毫影響。

天空中的烏雲突然有著閃電出現,一條條細小的雷蛇時隱時現,雖然靈動可愛,但卻透著一種莫名的恐怖。

哢!

下一刹,那時隱時現的細小雷蛇化作一條雷龍,沿著那墨色的光束,就像在水中一樣俯衝下來,在那八根石柱上方驟然盤旋,繼而開始分裂,形成八條雷蛇盤旋在石柱上。

一片樹葉飄至石柱旁邊,那盤旋在上麵的雷蛇身上一條電芒延伸而出,直接將那樹葉化作齏粉。

鷹三這時也才慶幸他將那些私軍已經移下祭台,不然被那雷蛇觸及,恐怕會是化作齏粉的下場。

在萬方甲自身受到威脅的那一刻,他身上的奇異物品就因為冇有力量的輸入而停止了運作,所以在那層籠罩在周圍的微不可見的壁障潰散時,那些黑影死靈也潰散了,三人現在想要利用那些死靈試探祭壇的機會都冇有。

“隊長,冇有用!”鷹三說道。

踏踏踏……

這時,整齊劃一的踏步聲傳來,符刑知道是後麵的私軍部隊趕到了,看到一個屬下的麵孔之後,喊道:“鷹四,手雷!”

那個衣著作戰服,但卻冇有帶著自動步槍的人當即扔出一顆手雷。

符刑接住,拉開保險栓便是向著祭壇上的石柱甩出。

隻見一絲雷芒延伸出去,手雷當即炸裂,巨大的聲響和火焰頓時傳出。

但林塵越等人關心的石柱依舊冇有被炸碎,就好像這個已經運轉起來的祭壇擁有了可以免疫一切的力量。

林塵越在擔憂,為防止萬方甲的兩個手下做出乾涉,已經被擊殺,而現在他們又無法從祭壇上解救萬方甲,這不就說明他將失去瞭解行徒會的機會。

又扔出了幾顆手雷,但在爆炸聲中,石柱依舊不受絲毫影響,依舊矗立。

束手無策的三人隻得看著祭壇正中的萬方甲於痛苦中萎蔫下來,漸漸失去生機。

對於行徒會這種人,並非他們想要救下他,而是林塵越要從他這裡獲取資訊,從而讓更多人免遭劫難。

幾分鐘之後,那八根石柱上的雷蛇重新彙聚於那光束之中,形成一道亮眼的閃電直接落下,轟擊在萬方甲身上。

巨響之後,幾人看去,祭壇正中的萬方甲失去了蹤影,隻有一件東西落在上麵。

半分鐘之後,雷芒退去,烏雲散開,光束漸漸消失,周圍恢複了正常。

等待了幾分鐘,又拋去幾塊石頭試探之後,林塵越三人這才登上祭壇。

他們敢於冒著危險,是因為祭台上的那件東西應該就是之前萬方甲召喚死靈的奇異物品,值得他們冒險。

符刑將那東西撿起,是一塊不規則的,像人形一樣的石頭,但是表麵全然一片漆黑,就像煤球一樣。

林塵越看著這東西,眼中是熾熱的,如果是他一個人,他倒是可以將之收入囊中,但可惜現在並非他一人。

符刑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塊石頭,隨著腦海中召喚死靈的念頭浮現,周圍便是開始升騰著黑色絲線。

他將念頭散去,隨後說道:“走吧!”

之後,那些趕到的私軍將那些奄奄一息的私軍抬著,也是離開了這裡。

回去的過程中,林塵越仔細回想了一下,有些同情萬方甲,他和戴重山隻是合作關係,但在戴重山的算計之下,他既做了打手,又做了犧牲品,最終什麼也冇有得到。

萬方甲的目的就是需要異源性,而他

(本章未完,請翻頁)

發現僅憑他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在哪一方勢力中如願,所以便是選擇了位於第二大勢力的“千山”組織。

然而戴重山讓他去搶奪龍城財團的強化劑,但卻並未如願,之後又被戴重山忽悠走上祭壇,代替開啟祭壇儀式。

因為林塵越等人的出現,戴重山擔憂的事發生了,所以果斷放棄了祭壇儀式,但他冇想到的是符刑並冇有立即摧毀祭壇,祭壇依舊在開啟之中。

最後本該由戴重山接替繼續儀式的位置被萬方甲占據,最後成為了炮灰,不是複古神途會的他被祭壇擊殺。

回到龍城財團的駐紮地,符刑安排人將那些尚有氣息的私軍帶去治療,而那些已經犧牲的私軍,則以火焚化。

林塵越看著汪希的屍體,出神了好長時間,這是出自他內心的愧疚,因為他懷疑過汪希。

有些無法公開的事,隻有涉及的事情結束,或者自身犧牲,真相纔會被公開,而中途,就隻能獨行,並以強大的內心接受來自隊友的懷疑與不信任。

而這種煎熬,一般人是無法熬過的。

將那些犧牲的人焚化處理妥善之後,林塵越也是跟著符刑來到了那棟小樓之中。

“符大哥,‘千山’組織背後的勢力是複古神途會無疑了,而且可以斷定他們的首腦戴重山就是複古神途會成員,我們什麼時候進行抓捕?”林塵越開口問道。

走了幾步,符刑說道:“如果隻是將‘千山’組織除掉,並不能解決這裡的問題,在‘千山’和‘青藤’兩股勢力的製衡之下,才讓‘紅木’不敢在岩北鎮肆無忌憚。

“且不說‘千山’組織中有冇有隱藏的異能者,實力到底如何,我們能否將之剷除,如果冇了‘千山’組織,‘紅木’組織將會直接吞併‘青藤’,到時我們恐怕都隻能退回龍城。

“而以那死胖子劉向陣的脾性,屠戮不可避免,而岩北鎮所有的人恐怕都會遭難。”

林塵越聞言,難道就隻是探知他們背後是誰支撐而已嗎?那這樣有什麼意義,這裡依舊處在這種情況中。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隻有將三方組織背後的勢力弄清楚,最後聯合‘千山’和‘青藤’將勢力最強的‘紅木’剷除,才能做接下來的打算。”符刑說道。

林塵越理解符刑所說,也不再過問,轉而問道:“符大哥,那奇異物品可否借我觀望一下!”

符刑麵色有些古怪起來,“你小子的奇異物品是不是這樣騙來的!”

乾笑了兩聲,林塵越有些無語,但還是看到符刑將那塊黑石拿了出來。

符刑隻是在開玩笑而已,畢竟奇異物品是極為貴重的東西,就算被騙,那也定當竭儘全力追回。

“我也想過擁有一件,但並冇有什麼機會!”符刑在林塵越仔細觀察的同時也是自語著說道。

林塵越將視線收回,看向符刑,“符大哥現在不就擁有一件嗎?”

“這是需要上交的。”符刑說道。

“但,我之前好像聽到過龍城主說過,這種事情他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符大哥不好意思,可否讓給我?”林塵越看著符刑誠摯地問道。

符刑在龍城財團這麼久了,還從來冇有聽說過這樣的事,聞言也是一怔,隨後看向林塵越,“你小子是不是在忽悠我?”

林塵越也明白這種事情的嚴重性,符刑的擔憂也不無道理,謹慎是應當的。

“我敢負責任地告訴你,絕對是龍城主親口對我說的。”林塵越一臉認真地說道。

“看來你小子經驗豐富啊!說,之前在龍城財團什麼地方任職。”符刑似乎要將林塵越的底全挖出來。

林塵越連忙搖手,“我可不是你們龍城財團的,可彆想打我主意。”

不是龍城財團的,卻又被城主委派過來,還知道複古神途會,難道是空之塔的人……符刑仔細看著林塵越,做著猜測。

當初我力竭讓城主引薦我入空之塔,都冇有機會,這小子運氣倒是不錯,不過二十年紀就進入了空之塔,符刑帶著羨慕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神色看著林塵越。

殊不知,進入空之塔的條件並冇有符刑想的那般難。

“符大哥,你這樣看著我,心中有些慌亂。”林塵越有些心悸。

“給我說說你的奇異物品。”符刑將那種羨慕收起,說道。

林塵越也冇有拒絕,將他擁有的兩件奇異物品的資訊都告訴了符刑,這讓符刑剛剛收起的羨慕再次表露出來。

剛剛說完,林塵越便是想到了強化劑還在他這裡,當即在腦海中溝通白球,一道裂縫撕裂開的同時,一個箱子便是從中飛出。

林塵越接住箱子,說道“這強化劑要怎麼辦。”

符刑先是驚訝的看著這一幕,隨後說道:“就先放你這裡吧,你這裡比什麼地方都安全。”

你是不用怕,他們要是直接來圍堵我,我就遭殃了……林塵越在心中說道。

林塵越從小樓中走出來,正好看到血族克羅斯站在門外,依舊是那副冷淡麵容,和許北川在一起時完全是兩個狀態。

“之前冇有看到你,去哪裡了?”林塵越這時問道。

克羅斯冷冷地看向林塵越,“我一直都在,隻是你冇有發現而已。”

克羅斯擁有一雙翅膀,上天也行,同時擁有一件能夠隱身的奇異物品,在地麵也一樣處於無形之中,林塵越想要發現他確實有些難度,而且在混亂中他也冇有注意去看過。

“那就冇想過出手幫一下。”

克羅斯跟上林塵越,“該出手時,我會出手。

“我隻答應幫你一次,在你生命冇有受到威脅時我出手了,就屬於是幫你忙了。”

由於和許北川相見恨晚的情誼,克羅斯還記得許北川的囑托,所以他在林塵越生命受到威脅時會出手一次。

說幫一次就真一次嗎?林塵越看向克羅斯那嚴肅的態度,也不知該說些什麼。

“告訴一個與你們血族有關的秘密,能讓你出手幾次?”林塵越問道。

克羅斯以為林塵越知道了什麼,當即認真地看向林塵越,“你知道了什麼?”

被克羅斯這幅態度嚇了一跳,林塵越當即一愣,但隨後立即問道:“你說的是什麼?”

克羅斯意識到自身的態度有些過於激動,當即轉移話題,“那要看你所說的秘密值得我出手幾次。”

對於這個血族的實力,林塵越並不懷疑,能飛,會隱身,還是“複刻之能”,這已經不差了。

林塵越收回疑惑的眼神,說道:“如果找到,你,不,血族飲血的問題就能得到解決。”

克羅斯以為是有關從他們自身解決飲血的問題,當即否決道:“我們天生的基因裡就蘊含有吸血的資訊,不可能有什麼辦法解決飲血問題。”

“不,不是從你們自身尋找問題。”林塵越繼續說道:

“有一個杯子,能夠無止儘地湧出新鮮血液,隻要血族擁有了它,就可以不再是所有人的公敵。”

克羅斯聞言,也是一愣,連忙問道:“你知道它的訊息?

“這杯子是血族的聖物,但因為後來遺失了,所以血族纔會大肆瘋狂地以人血為食,最後被大舉進攻,最後殘喘下來。

“這杯子處在血族祖堂中,有專人看管,隻要是血族之人,就可到裡麵飲血,它能恢複血氣,滿足飽感,讓獸性特征變得可控。

但也有侷限,每次隻飲半勺就可支撐好幾日,飲多就會有難以預料的壞處發生。

“但後來聖盃被盜,從此血族為了生存,便是隻能將目標放在人身上,最終因為**而大肆殺戮。

“不過我也隻是聽說,真實性不知。”

林塵越這時也是一愣,他以為的秘密,克羅斯已經知道,不過之前賀長風所說這個東西血族隻有極為年長的人才知道,且他們認為聖盃丟失是血族一個不可洗刷的恥辱,所以並未在族中流傳。

因此,林塵越覺得克羅斯在血族的身份應該也不簡單。

(本章完)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