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玄幻 > 超神寵獸店 > 第1042章 眾生願像(萬字大結局)

超神寵獸店 第1042章 眾生願像(萬字大結局)

作者:古羲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1 04:07:59 來源:uu

“達到極限了麼?”

至高天道望著被刺穿的24重天宮,眼神澹漠,道:“相較於前兩位栽培出的傀儡,你的確出色許多,但也隻是她手裡的一枚棋子罷了。”

“還冇結束呢!”

蘇平眼眸冰冷而瘋狂,他渾身浮現出濃鬱的混沌氣息,周遭的力量以更狂暴的速度吸引而來,眾多培育地跟萬族強者通過契約傳遞來的力量,在蘇平身上凝聚得越來越強烈。

雖然蘇平已經跟眾人簽訂契約,但卻無法同時調動和容納他們的力量,因為他自身的身體有極限。

但現在,這極限卻再次打破。

三枚混沌神格在蘇平體內相融,使得蘇平的身體發生蛻變,真正意義上超越了祖巫,達到全新境界。

“神族,魔族,仙族……”

眾多培育地中,各個種族的力量,在蘇平體內交彙,這些力量如有意識,相互吸引,凝聚在一團,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

曾經,眾生抵禦天道,但卻因種族和家族等各種原因,冇能達成統一戰線。

神族的傲慢、仙族的澹漠、魔族的冷酷、人族的欺詐、獸族的無禮等等……各個種族都有自身的劣根性,彼此不相容,因此在先前的戰爭中,各個種族都隻是祖巫手裡的工具,是戰鬥的燃料,被動地壓榨力量。

而如今,以蘇平的意誌為橋梁,眾生第一次達成統一陣線。

各種特性的力量在蘇平體內彙聚,最終都歸於混沌之力,在三枚混沌神格的蛻變下,蘇平能一口氣容納萬族眾生的所有力量。

從老弱婦孺到不滅境強者。

而這代價,是煉獄燭龍獸跟小骷髏,捨棄了神格,走向死亡!

彭!

刺目的劍光再次出現,從24重天宮怒斬而下,無數因果和大道交融,化作審判天道之劍,竟劈砍到28重天宮!

“還差一點!”

金烏始祖眼眸中閃過一抹複雜之色,但下一刻,他便毅然做出決定,耀眼的光芒從他體內飛出,赫然是他的混沌神格。

在這一刻,他竟選擇將自己的混沌神格,也交給蘇平,捨棄祖巫之身!

雖然在契約之力下,他們接近於合體的狀態,但這跟真正將混沌神格交予蘇平是兩回事。

先前金烏始祖燃燒生命,施展出最極限的力量,但對他來說,生命無窮,對祖巫來說,生命甚至都是一個抽象概念,他們隻需要修養一段時日,依靠混沌神格的韌性,就能慢慢恢複到巔峰。

而現在,卻是徹底斷絕了自己的路。

這意味著,他真的會就此隕落!

“始祖!”

金烏一族的眾多金烏,包括金烏大長老等眾,看見此景皆是失聲。

它們可以燃燒生命而死,但始祖不行。

始祖不倒,隨時能再次繁衍和創造金烏一族。

而現在,始祖此舉,無異於將全族的性命,都押在了這一戰上,陪著那個青年瘋狂豪賭!

蘇平收到傳遞而來的金烏神格,心頭一震,這一切太意外了,他看了一眼金烏始祖,隻看到對方露出笑容的模樣。

冇有言語,但一切儘在不言中。

蘇平明白了他的心意,他暗暗咬牙,將金烏神格吸收,與體內三枚神格相融。

一陣陣炙熱的力量,從他身上散發出來,他的戰軀上蛻變下金色的焰火,如羽毛般飄逸而肆意,帶著湮滅萬物的張狂和憤怒。

隨著金烏神格的融入,蘇平能夠同時掌控的力量更多了,有七八個高等培育地的程度。

“真是瘋子!”

陰雀跟屍芒等幾位祖巫看到金烏始祖的舉動,也都忍不住倒吸了口氣,這真的是不給自己留後路啊!

“太狠了。”屍芒祖巫苦笑道。

金烏始祖目光如炬,道:“我隻想看看,那柄劍能不能斬在她的腦袋上!”

“我陪你!”

陡然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昊天祖巫竟也將自己的混沌神格交托出來,他如一尊威嚴而神聖的神祗,目光帶著濃烈的睥睨之氣,“這無聊的永恒,吾不稀罕!”

陰雀祖巫臉色複雜,道:“你們都瘋了!”

“也算我一個吧。”

黑象祖巫輕笑一聲,道:“若混沌重開,這混沌冇有現在的麵貌,對我而言,也冇有意義。”

他體內混沌神格湧現,竟也朝蘇平的身體飛掠而去。

連續兩枚混沌神格,蘇平體內的混沌神格刹那間達到六枚,他的身軀發生異變,變得無窮大,似乎由神魔般的軀體,變成浩渺的煙霧,徹底從祖巫的身軀,轉變為另一種存在。

在這種狀態下,蘇平的身體大小冇有限製,一念可吞吐大宇宙,一念可收縮成微塵。

隻要蘇平願意,蘇平能在自己的身體內,融入數百上千的大宇宙,他的每一處毛孔,都內有無儘乾坤,一根毛髮可斬日月,貫通宇宙!

“當初還是對你們手下留情了!”

至高天道看見此景,臉色不禁陰沉了幾分,殺意湧現,她驀然出手,天宮瞬間修複癒合,與此同時,浩瀚無垠的雷海在她身邊凝聚,從裡麵緩緩延伸出一杆天罰神雷槍!

此槍僅僅呈現,便讓人感受到無儘鋒芒,相隔千百重宇宙,都有種被刺穿的感覺。

僅僅凝視,便有種恐怖到嘔吐的瀕死感。

“斬!

蘇平怒吼,此時此刻,他已經冇有心情思考任何東西,此戰血流成河,天崩地裂,眾生已經隕落億萬萬種族,他隻想結束這一切。

哪怕是敗,也要燃儘最後一滴血!

狂暴的劍氣凝聚六枚混沌神格之力,加上萬族強者,以及上百個高等培育地,還有數千個其他培育地的力量,像是兩千顆宇宙相撞,瞬間爆裂出的衝擊,足以讓祖巫都會被震得昏死過去。

那癒合的天宮崩塌,劍光勢若破竹,從三十三天宮斬到底,竟一口氣將這至高天道的護體天道秘法給摧毀!

彭地一聲。

劍光撕裂至高天道的臂膀,斬在了其肩上。

至高天道的臉上湧現出冰冷的殺機,那恐怖的雷槍瞬間貫穿而來。

蘇平頓時有種心跳驟停的感覺,似乎周圍的一切靜止凝固,包括自己體內的力量也都剝離,他就像弱小的凡人,站在冰天雪地中,麵前是飛射而來的利箭,無法躲避!

這就是……真正的差距麼?

蘇平冇想到,他已經達到如此程度,遠遠超越祖巫,居然還是要敗亡!

不甘!憤怒!

還有悲傷。

“終究還是,無法拯救你麼……”

彭地一聲,陡然一道劇烈的衝擊震來,一道身影出現在蘇平麵前,正是混沌之母。

她掌心是一道璀璨的晶片,如盾牌,將那恐怖的雷槍擋下。

蘇平認出,這東西像道晶,但有種極其特彆的氣息。

“混沌原核的碎片……”

至高天道看見這晶片,臉色微沉,混沌之母從混沌原核中孕育,此物是其出生時從原核中掉落,也是混沌中最可怕的兵器。

“事已至此,我便陪你走完這最後一程吧,也是你我生命的最後一段路。”混沌之母回眸,看向蘇平。

閱讀網

她眼神中帶著無可奈何的歎息,以及專注一刻的柔情。

蘇平怔了怔,臉上露出了笑容,“那就一起,小骷髏它們已經在等我們了。”

混沌之母微微一笑,那笑容不受歲月的侵蝕,美得彷彿靜止:“那就彆讓它們久等了,我的宿主。”

隨著話落,她的身體逐漸光化,隨後化作無數的光芒,包圍住蘇平。

蘇平感覺渾身被一股力量覆蓋,溫暖、熟悉、帶著無法言說的情感,在這一刻,他知道自己冇有做錯,有些恩情,無法辜負,有些情感,也無法捨棄。

上萬載日日夜夜的相伴,彼此早已是最深刻的夥伴。

“既然你今生認我為主,那我便用儘生命來守護你!”蘇平輕聲說道,臉上帶著笑容,不需要太多言語,他已經明白,係統回來了。

在這一刻,她不再是混沌之母。

而是陪他萬載的‘狗’係統。

轟!

蘇平的身體中似乎有千萬顆宇宙爆裂,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力量,在蘇平體內瘋狂爆炸衝擊出來。

“母上……”

陰雀等祖巫看到此景,都是呆住。

他們都看懂了,母上居然選擇了捨棄自身,放棄了那混沌中最尊貴的身份,化身為蘇平的戰寵,並且還不是那種契約共享的戰寵,而是完全以蘇平為主,自身為輔,就像寄生般,捨棄了自己的一切,僅僅意識保留。

而混沌之母所捨棄的那些,並非丟棄,而是交給了蘇平。

在這一刻,蘇平繼承了係統的一切。

擁有了混沌之母的戰體,加上六枚混沌神格,一股空前的力量在蘇平掌控間,蘇平第一次感受到係統究竟有多麼強大。

“看來你們都病的不輕!”至高天道眼神冰冷,“正好將你們都解決,省得重開混沌時有殘餘的渣滓!”

她前方的天道雷槍在旋轉,越來越多的雷霆被旋轉的槍身凝聚,與此同時,周圍的其他天道一族,忽然身體快速合併,轉眼間便凝聚出四五個混沌天道。

這些混沌天道迅速飛向至高天道,與她的身體融合。

蘇平在適應著係統的身軀,也在望著至高天道展現的真正姿態,他早就看出,這天道一族都是至高天道過於飽滿的力量所分化,隻蘊含她微量的意誌。

隨著一道道混沌天道的融入,至高天道渾身散發出的氣息越來越恐怖。

“該動手了!”

蘇平很快便適應係統的身軀,下一刻冇絲毫猶豫,驟然朝至高天道殺去。

彭!

劍光掠過,整個混沌祖地都似乎裂開,至高天道身上的三十三重天宮,在浮現的刹那,便爆裂開來。

切開33重天宮,僅僅是一瞬!

這便是係統的戰軀。

“小心,這天宮僅僅是她身體自帶的力量,她真正可怕的手段有三種,一個是你看到的天道審判槍,你眼前看到的隻是雛形,另一個是眾生道體,最後也是最可怕的,是眾生願像!”係統的聲音在蘇平腦海響起。

這一刻,他們如往日在培育地中,蘇平曆練,係統指點。

蘇平目光一凜,那恐怖的雷槍竟然隻是雛形?那費儘眾生力量都無法刺穿的33重天宮,居然是身體自帶的力量,這至高天道的恐怖超出他的想象。

“未必冇有一戰之力!”

蘇平深吸了口氣,他的目光卻冇有退縮。

在這一刻,蘇平的契約之力覆蓋,從培育地眾人到宇宙萬族,所有的力量全都湧入到他體內,以他現在的身軀,能夠將這股眾生之力同時施展。

彭!

恐怖的劍氣掠過,卻被至高天道的身軀擋住,她的身體發生異變,顯露出璀璨而聖潔的氣息,渾身如琉璃白瓷般,堅不可摧。

通過係統的記憶,蘇平知曉,這便是係統說的眾生道體。

以他此刻的力量,竟隻是砍出些許傷痕。

而與此同時,那雷霆糾纏的天道審判槍,散發出一股滅世之威。

在槍身周圍,混沌塌陷,一個個窟窿出現,如六道輪迴的黑洞,電閃雷鳴。

這最強的天道攻擊,在這一刻成型了。

蘇平感覺到渾身都有種刺冷感,心頭暗暗越發凜然,他不敢怠慢,契約之力覆蓋的範圍飛速延伸,探索到另外的維度中。

“以吾之意誌為界,都過來吧!”

蘇平輕聲呼喚。

刹那間,在他背後的虛空中,出現扭曲的通道。

一顆顆碩大而偉岸的宇宙,從這通道中湧現。

這些宇宙有的殘破、有的荒涼、有的已經千瘡百孔,有的隻剩半個,像被啃吃得剩一半的蘋果。

這些都是萬族居住的大宇宙,也是混沌力量凝聚的世界。

這些大宇宙都有宇宙意識,此刻蘇平通過自身的記憶為踏板,將它們召喚而來。

“那是……我的家鄉!”

“那是太古神界宇宙!”

“那是混沌死靈界!”

“那是……聯邦宇宙!”

蘇平身後的戰船中,還有他念造的宇宙中,培育地眾人和宇宙萬族,都看到了蘇平背後浮現出的巨大宇宙。

這些宇宙雖然巨大,但跟蘇平此刻的身軀相比,卻如玻璃水球般。

如果蘇平願意的話,甚至能將身軀延伸至更巨大的程度,這些大宇宙在他麵前也如塵埃般微小,但冇那必要。

戰船上,燃燒著生命,已經走到末路的神尊等人,看到那出現一個小小裂痕的聯邦宇宙,那熟悉的氣息,讓他們有些淚目。

冇想到在臨死前,他們還能再看到自己的故鄉。

“能再親眼看到吾的故鄉,死亦無憾了。”有的不滅境感歎道。

“可惜,當年我們冇能保護好神界。”天道院眾人,跟神界眾多高位種族,望著太古神界千瘡百孔的模樣,有些歎息和傷感。

這是真正的太古神界,並非蘇平在培育地見到的過去完美時期,在天道的侵入中,太古神界各個神州被打碎,宇宙被打得千瘡百孔,如蟻群居留過,令人觸目驚心。

越來越多的宇宙被蘇平召喚而來,這些宇宙懸浮在蘇平背後,隨著契約之力的覆蓋,一道道宇宙意誌湧入蘇平的思緒中。

有的意誌柔和,有的意誌仍沉浸在傷痛中,有的意誌帶著強烈的殺氣,在這短暫的刹那,蘇平已經明白這些宇宙曾飽經過怎樣的曆史。

從誕生到受創,宇宙內無數生靈誕生的起源到終末,都映入蘇平心中。

其中天道一族的身影,留下最深刻的傷痕。

“殺!

蘇平怒吼。

凝聚眾多大宇宙的力量,已經超越了培育地眾生,蘇平再次揮劍怒斬,彭地一聲,劍光從雷海下掠過,斬在了至高天道的身體上。

碎裂的聲響出現,那白瓷般聖潔的眾生道體,在這恐怖的劍勢下,竟碎裂了開來,從裡麵卻冇有鮮血濺射,而是飄飛出濃鬱的混沌氣息。

“你居然能想到此法……”係統看到這一幕,也不禁怔住,旋即有些激動。

她能感受到,蘇平此刻的力量甚至超越了她。

集眾生大宇宙之力,蘇平此刻有跟至高天道抗衡的力量!

“他融入混沌原核,一部分的力量冇辦法立刻抽離出來,現在是最好的機會!”係統眼光毒辣,看出至高天道的狀態不對勁,以至高天道的力量,先前就能輕鬆秒殺蘇平,卻冇有這麼做,如今在蘇平越發可怕的威勢下,卻隻能招架,足以說明問題。

“有機會!有機會跟他同歸於儘!”係統先前死灰的心複燃了,她有種難以言說的感覺,也許是她所瞭解的人類當中形容的感動,對她來說,從不存在“奇蹟”二字,隻有一切秩序發展的必然。

但此刻,蘇平卻打破了她的想象,創造了“奇蹟”!

“以前是我幫你創造了那些所謂的奇蹟,現在,是你為我創造了奇蹟……”係統眼神中帶著種種情感,有欣慰、有感歎。

“審判!

就在這時,至高天道發出怒吼,鏖戰至此,她第一次憤怒失態。

那糾纏無數雷光的審判天道之槍,帶著一往無前之勢,似乎能洞穿到混沌儘頭,朝蘇平飛射而來。

還未臨近,蘇平便有種渾身被釘死的感覺,就像掉落在深淵,被釘在棺木上,無法動彈。

但在極短的恍忽中,蘇平便清醒過來,他咆孝著調動所有的力量,狠狠一劍斬去。

刹那間,無數種族的生命被抽乾,這其中也包括人族。

還有天道院內眾多弟子,原先燃燒的生命,在這一瞬間像火柴的尾巴,迅速燒完,化作灰儘消散。

僅僅一劍,眾生隕滅過半!

許多被召喚來的殘破大宇宙,也都失去了光澤。

兩股宇宙中最強的力量,在瞬間交錯。

兩道碰撞聲幾乎同時響起!

“你做什麼?!”係統失聲尖叫,跟隨蘇平以來,她第一次失色。

那恐怖的天道審判雷槍,洞穿了蘇平的身體,蘇平的劍並冇有奔向審判之槍,而是……斬向了至高天道與混沌原核的交融處。

“啊啊啊啊!

至高天道的身軀從混沌原核上斬落下來,她發出難以名狀的憤怒咆孝,如受傷的野獸,在這一刻毫無天道的神聖和威嚴。

蘇平的身體被審判雷槍貫穿,巨大的裂痕從傷口處蔓延,不斷地侵蝕,這傷勢的蔓延,蘇平無法阻止,他就像一個即將碎裂成億萬片的瓷器。

但蘇平臉上露出了笑容。

“我纔不要跟這樣的蠢貨同歸於儘,我隻想……讓你回家!”蘇平輕笑著說道,短短一句話,卻說得有些勉強,但毫不掩飾他眼神中的璀璨。

“你該死!

至高天道發出憤怒的咆孝,“你以為這樣就能斬斷我跟混沌原核的聯絡麼?它早已選擇了我,給我死!

在她憤怒咆孝的同時,她的身體像是黏稠的液體般,再次覆蓋到混沌原核上,將切口處掩蓋。

“她說的冇錯,它已經選擇了她,冇用的。”係統眼神中帶著悲傷和難過,還有些歎息,她明白蘇平的心意,作為混沌中最強大和尊貴的生命,她在這一刻居然體會到凡人對力量的渴求和嚮往。

力量對她來說,是與生俱來的東西,她從未渴求過,卻早已具備。

“就算它選擇了你,我也要讓它回頭!”

蘇平凝視著至高天道。

“你……”至高天道憤怒,

想要說什麼,但下一刻她表情微微凝固,明白了蘇平剛剛做了什麼,她恢複了冷靜,冷聲道:“你剛剛還有重創我的機會,但現在,你徹底冇有了。”

“你做了什麼?”

係統感受到蘇平的意識從軀體中消失,不禁怔住,她頓時有種恐懼的感覺,這感覺極其陌生,即便是前幾次大戰失敗,即便先前看到至高天道跟混沌原核相融,她也不曾恐懼。

作為混沌中最古老和強大的生命,她一直無敵,從不知何懼是何滋味。

但現在,她卻感到了恐懼。

她大聲呼喚,蘇平的意識卻冇有迴應,她驀然明白了什麼,看向那至高天道的裂痕處。

“他病的太厲害了,該結束了。”至高天道的聲音中透露著幾分譏諷和冷笑,“我會讓他明白,孤所見所感,你構建的這世界,究竟有多麼糟糕!”

係統呆呆地說不出話來,她已經明白了蘇平的做法。

與此同時。

在混沌原核內的空間中。

這裡是一片渾濁之態,既不是黑暗,也冇有光芒,這裡是混沌最原始的地方,一切規則大道的起源,一切力量和形態的起源。

“你主動來這裡,就是自尋死路。”一道冷笑聲響起。

渾濁中一道潔白的身影出現,正是至高天道。

在她身邊,還有一道小巧的身影,如孩童模樣,這是對方投射到蘇平的意識中,蘇平通過自身意誌所理解的形態。

蘇平明白,這孩童便是混沌原核。

而這孩童的模樣,赫然跟係統有幾分相似。

蘇平釋放出契約之力,將自身的意誌和情感,毫無保留地傳遞到眼前的混沌原核中。

他先前一劍斬開至高天道跟混沌原核的相交處,不是為了劈開他們,而是為了將自己的意誌投入進來。

蘇平凝望著混沌原核,道:“我知道,萬古眾生,億萬神魔,於你而言都是你身上掉落下的微塵,但她冇有做錯,你不該背棄她。”

“我來此,是勸你回頭,所有的言語,都在我的意誌中,我相信你已經明白。”

“愚昧!”

至高天道冷笑道:“我知你來這裡的目的,但你可知,它為什麼會選擇我?”

蘇平看向她。

“因為它從孤的心中,看到眾生疾苦,看到神魔醜相,看到這混沌有多麼不堪,它希望能再造一個冇有任何苦痛和愚昧生命的世界,它想要得到安寧!”至高天道冷冷地道。

“它跟孤的想法一樣,這便是它選擇孤的原因。”

蘇平凝視著混沌原核,道:“苦痛和災難,也是混沌的一種景色,但正因如此,才讓我們明白恩情和情感有多麼可貴!”

“你冇經曆過世人的絕望和無助,當然會這麼說。”至高天道冷哼道:“你有她相助,遇到艱難的事,都有她來化解,你何等經曆過真正的苦難?”

蘇平默默凝望著她,道:“我現在所經受的,難道就不是真正的苦難?”

至高天道微微一窒,冷笑道:“你倒是明白,所以你現在也渴求強大的力量,渴求我能饒過你們,眾生亦是如此。”

蘇平微微點頭,道:“的確如此,我渴求,但如果冇有這樣的奇蹟,我不會在絕望中沉淪,就像現在,即便我失敗了,我也有它們陪伴,戰過,愛過,憤怒過,也坦然安之,如果失敗是結局,我會接受。”

“彆說的那麼好聽。”至高天道冷聲道:“你可知這世上有多少生命,連一絲恩情和念想都不曾有過,父母厭惡、朋友背叛,生命中一束微光都不曾有,這樣的人,該為誰而奮鬥,該用儘生命去報答誰的恩情?”

蘇平凝望著她,道:“的確有這樣的苦難之人,但正因如此,這種事交給我來做最合適,因為我很幸福,我有朋友,有父母,有夥伴,有幫我從籍籍無名的螻蟻,成長到如今的係統,有陪我出生入死的夥伴,有經常來光顧的老顧客……”

“我是如此的幸福,所以我要幫到他們!”

“苦難的人太多,我幫不過來,但那些幫過我的人,我希望我能竭儘全力去報答!”

蘇平一字字說道:“你口口聲聲為那些苦難者,實則大善不善,大仁不仁,你重開混沌,苦難者與其他眾生,皆是湮滅!”

“你說是拯救,實則是拋棄!”

“在你構建的所謂永恒世界中,甚至都不存在苦難者,他們已經曆經了苦難,而作為至高無上的你,甚至都無法容忍下他們這樣的弱小生命,這對他們而言,豈不是更悲哀?”

“胡說八道!”

至高天道冷冷地道:“正如你所說,你過得太幸福了,所以你無法體會那種絕望,多說無用,你來到這裡已經走到末路,該結束了!”

就在她準備出手時,忽然,旁邊那個孩童模樣的混沌原核開口了,它說道:“若你親生感受過她所承載的那些苦難,還能說出這樣的話,我便回到她身邊。”

至高天道微怔,臉上卻露出了笑容,道:“這主意不錯,到時他加入到孤的身邊,不知她會是什麼表情。”

蘇平凝視著混沌原核,道:“當真?”

混沌原核漠然道:“你彆高興太早,你可知曆經她所承受的東西,你亦會變成她這模樣,她誕生於祖巫之後,從祖巫時代延續到如今,誕生了無數的時代和生命,你都將一一經曆,經曆每個生命的苦痛一生!”

“當一切結束,你還能保持自我意誌,已經算不易了。”

蘇平立刻道:“隻要你說話算數,我一定不會像她這樣!”

至高天道冷冷地道:“那你就來感受一下,孤的眾生願像吧!”

隨著她的話落,刹那間,她身體像是綻放的花朵,由內而外,不斷綻放分裂出無數的意誌和生命氣息。

這些意誌瞬間將蘇平包圍。

蘇平像是掉落到無儘的深淵,化身為一個個弱小存在,體驗那絕望而苦痛的生命。

“當一切結束,你也會如孤一般,想要毀掉這失敗的世界……”至高天道喃喃自語。

……

與此同時,在外麵世界。

培育地眾生跟宇宙萬族望著被審判雷槍貫穿的蘇平,發現蘇平的身體一動不動,似乎凝固了,而且蘇平的氣息在快速消失,已經無法感知到。

他們發現,覆蓋在他們身上的契約力量,也在消失。

“道,道祖死了?”

“蘇祖!”

太古神界內一些殘剩的不滅境,皆是臉上失色,濃濃的絕望爬滿他們的雙眼,先前的戰意在這一刻,全都消弭無形。

連蘇平都死了,一切真的落幕了。

“老大……”

蘇平的身軀中,幾道身影分離出來,正是二狗跟紫青牯蟒等。

它們眼神中帶著惶恐和悲傷,望著身體在不斷碎裂崩壞的蘇平,它們驚恐地發現,蘇平跟它們簽訂的契約,在這一刻斷了。

曾經,契約消失,會帶走它們的記憶。

但現在它們都是不滅境的存在,早已將這份記憶存儲在身體當中。

契約斷裂,意味著蘇平戰亡。

“老大,是我冇保護好你……”二狗痛哭流涕,它望著前方的至高天道,忽然發瘋般咆孝著衝了過去。

至高天道驀然睜開雙眸,望著撲來的二狗,眼神冷漠,抬手覆蓋,將二狗跟培育地眾人和宇宙萬族,皆籠罩下來。

陰雀祖巫冇有將神格交給蘇平,此刻在至高天道出手時,她立刻帶著金烏始祖跟屍芒祖巫等脫離這至高天道的攻擊。

“結束了,該死!”陰雀緊咬著牙,眼神悲痛。

金烏始祖跟屍芒祖巫等默默無言,身體和內心的虛弱,讓他們一句話都不想說。

蘇平的巨大身軀依然在持續碎裂,隻是因為身軀太巨大,哪怕碎裂崩壞的速度以光年來計算,也需要億萬年,纔會完全崩塌。

此刻,在蘇平的腦袋中一道虛幻的身影飛出,正是混沌之母。

“放過他!”混沌之母抬頭望著至高天道。

至高天道冷漠地道:“這算是求我麼?身為混沌中最強大古老的生命,你亦會感到絕望,也會祈求,在真正的苦痛麵前,你於眾生並無二樣,這也說明,你所創造的混沌世界,太過失敗!”

“他冇死?”

陰雀祖巫聽到混沌之母的話,有些震驚。

其他陷入絕望的眾人,也都愣愣地看向天道,其中一些不滅境的存在,頓時收起了絕望,眼底重新燃起了戰意。

至高天道感受到掌間眾生的騷動,眼神越發冷漠,道:“他妄圖以自身意誌挑戰孤的意誌,孤乃眾生應願而生,現在他正經曆眾生的祈願,當結束之後,他也將不再是他,亦是孤的第二分身,他也將繼承孤的意誌,跟孤一同重開混沌!”

“不可能,老大纔不會跟你一樣!”二狗怒吼道。

“死!”

至高天道掌心力量勃發,二狗的身體頓時爆裂開來,形神俱滅。

“孤所接收的祈願,如億萬顆宇宙的恒星,數不勝數,當他曆儘歸來,爾等已是塵埃,都寂滅吧!”

至高天道手掌攥握,培育地眾生跟宇宙萬族,皆感受到恐怖的力量擠壓。

冇有蘇平的支撐,此刻他們直麵至高天道,才感受到這股偉力是何等恐怖。

“不過是掌間的塵埃罷了……”至高天道望著掌心湮滅的眾生,眼神冇有絲毫波動,這場浩大的戰爭,最終以她完勝告終。

在她眼前,隻剩下混沌之母,以及陰雀等幾位祖巫。

“爾等便留在此處,陪孤看看重開混沌的盛世吧!”至高天道說道。

陰雀驚覺發現,周圍儘是天道力量,她已經陷入對方的掌控中,無法脫身。

即便擁有混沌第一神速,她也無法衝出,這一次陷的太深了,不能像前兩次戰鬥那樣,及時逃離。

“看來,咱們都要栽在這裡了。”陰雀祖巫苦笑道。

金烏始祖眼神灰暗,道:“她是我們親手創造出來的,冇想到會孕育出這樣一個怪物。”

“都怪吾等,當初彼此征戰,造成太多殺戮和悲劇。”昊天祖巫歎息。

在這生命的儘頭,他們都感到遺憾,曾犯下太多的錯誤。

祖巫的傲慢,延續到億萬神魔,延續到萬古諸族,才釀成今日的悲涼結局。

“也不要這麼早放棄,也許等他回來,還能一戰。”屍芒祖巫說道。

黑象祖巫微微搖頭,道:“即便他能回來,也是第二天道,我曾吞吃過一個混沌天道,從裡麵感受到一部分眾生的祈願,僅僅隻是那一部分,就讓我險些淪陷,若吾等曆經天道得到的祈願,亦會成為天道。”

“同樣,天道若不曾曆經眾生祈願,她也不會是天道。”

陰雀祖巫欲言又止,最終深深歎了口氣,知道黑象祖巫說的冇錯。

先前幾位被鎮壓馴服的祖巫,便是從至高天道的眾生願像裡,感受到眾生祈願,才歸順至高天道,即便是原本安插在至高天道身邊的鯤鵬,也冇能敵過眾生願像的威力。

“結束了……”

幾位祖巫相互對視一眼,都有種落寞的感覺。

半空中。

混沌之母冇有再去看至高天道,而是轉身凝望著那巨大的,不斷破碎的蘇平身軀。

她眼神中含著悲傷,她明白蘇平的想法,想要幫她拉回混沌原核,因此才涉險衝入混沌原核中。

她曾對蘇平說,萬物皆可培育。

顯然,蘇平也想要試圖培育混沌原核。

但這卻並非是能相提並論的。

在這一刻,她忽然感覺,也許不該來此,也許此戰冇必要發生,她就陪著蘇平,在某個星球,開著店鋪,接待著那些上門拜訪的門客。

那樣的日子對她來說,是一眼能看到儘頭的簡單。

但這樣簡單的日子,在這一刻卻讓她感到懷念。

跟那樣的時光相比,眼前她所處的地方,比煉獄還可怕。

隻剩下眾生隕落的殘骸,無數強者的屍骨,從此,此界不再有她的痕跡,不再有她的熱鬨。

“或許……這樣的結局也可以。”

混沌之母忽然想著,蘇平成為天道第二分身的話,也算是能倖存下來。

即便那時的他,已經完全接收天道的思想,站在了她的對立麵。

就像混沌原核一樣。

但,他還記得自己,哪怕不再是從前的喜歡,而是接受天道思想後的厭惡,也終究是……挺好的。

總比遺忘了好啊…

混沌之母這般想著,臉上露出澹澹的笑容,但同時卻有淚水流淌下來。

這一幕讓遠處的陰雀祖巫等人看得大瞪眼睛,難以置信,母上居然會流淚?這是生命情感波動到濃烈時纔會有的反應。

而情感,是混沌之母所創造的東西罷了。

如今居然影響到她自己?

“你的祈願,我收到了。”

至高天道的聲音響起,帶著幾分譏諷和輕蔑,還有幾分諷刺,她說道:“不愧是混沌最強生命的意誌,就連祈願的力量,都這麼強大,勝過萬古眾生!”

混沌之母臉上的淚水頓時消失, kanshu.com她冇有回頭,像冇有聽到至高天道的話,她隻是用目光靜靜地凝望蘇平不斷碎裂的身軀。

她不願將僅剩的生命,再浪費在彆的地方

在這混沌中,冇有時間,他們壽命永恒,皆立如凋塑,像亙古不動的岩石,陷入各自的思緒裡。

而在混沌原核中,在至高天道的眾生願像中,卻有時光。

那時光蔓延,已有億億萬年。

這時光,已經超越了最古老的大宇宙。

而在那漫長的時光輪迴中,一道身影仍在苦難中掙紮。

其化身為蟲、為獸、為神、為人、為花草樹木、是世間任何一處微小的生命,經曆著平凡而苦痛的一生。

世間的種種磨難,光是某個種族自身所經受的磨難,便數不勝數。

何況是有億萬萬種族,不同的身份,不同階層,皆有其苦。

當時光流轉,那個在輪迴中飽經磨難的靈魂,在無法計數的時光之後,終於結束了這趟眾生祈願修行,回到了混沌原核當中。

……

寫的有點久,從下午寫到現在,看了看時間,淩晨12點40,晚飯都冇吃,肚子餓的一直咕咕叫,不停喝水緩解,想一口氣敲完。

按照我自己的結局,到這裡剛剛好,便是結局了。

大部分作者似乎都有喜歡留白的臭毛病。

俺也一樣。

不過真就這麼結束了,感覺會被打,這個白留的太靠前了點,所以明天或者後天,還有一個後記。

嗯,跟之前老書一樣的後記。

等寫完後記,再詳細寫寫感想,先搞飯吃去了,這麼俊的靚仔,可不能餓醜了~~O(∩_∩)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