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病態式寵溺 > 第182章 最好的生日禮物(大結局)

病態式寵溺 第182章 最好的生日禮物(大結局)

作者:朝思暮歡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3-03 12:47:17 來源:言情API

聽到這句話,沈漾明顯放鬆了一下。

但,下一秒她開口:“不用了,一個晚上,已經夠我做心理準備了,你們是該怎麼安排的就怎麼安排。”

顧淮聽言,看著她,微微的呼了一口氣,把她抱進懷裡。

“嗯。”顧淮說:“睡覺,會越來越好。”

......

翌日。

他們都起來的很早。

沈漾換好衣服,回過頭去看顧淮,他也換好了。

“出去吃早餐吧。”顧淮說。

她點了點頭,走過去拉住了顧淮的手。

“怎麼了?”顧淮垂眸看著她:“好像心情不太好?昨晚心理建設冇做好?”

沈漾搖搖頭:“隻是有些擔心。”

他聽言,抬起沈漾的下巴,低頭親昵的吻了吻她:“乖,不會有事,你男人頂天立地。”

分開時,沈漾能看到他臉上的笑容,永遠那麼撩人,永遠那麼好看。

她點頭。

之前出凶險的任務沈漾都冇有這麼擔心過,生怕出個什麼事兒來。

研究室裡。

似乎他們早早的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寧野穿著白大褂,看到顧淮,笑了笑:“來了?來了就進去吧,我準備一下,就可以開始了。”

沈漾皺眉:“需要多久?”

“一小時?”寧野估摸著:“最多兩個小時,不是什麼難事,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他安慰著沈漾說:“放心。”

顧淮也是那樣和沈漾說:“放心。”

顧淮看了看沈漾,“乖乖在外麵等我出來,行吧?”

沈漾繼而點頭:“好。”

心裡擔心放不下,但還是要讓顧淮進去。

她在外麵,坐著很久。

因為沈漾和顧淮經常來,這裡的人也都認識了沈漾,知道她是顧淮的女朋友。

看她緊張,就過去和她說說話。

“你放心吧,我們已經做了兩個月的周全計劃,不會有事。”

“我知道。”沈漾看向來人,笑了笑問:“我現在看上去很脆弱嗎?”

不然為什麼人人都要過來安慰她一下?

那人莞爾一笑:“冇有,就是看上去很緊張,我們也希望他治療順利,畢竟我們這個醫療隊,為他的病情成立很多年了,希望能畫上完美的結局。”

沈漾勾唇笑了笑,看著治療室的門:“會的。”

寧野預估得的確不錯。

一小時,他就出來了。

出來時,臉上是帶著笑的。

“治療非常順利,也證明我們的研究非常順利,他冇有痛苦,但後續需要觀察是否有副作用反應,三天內如果冇有,就進行二次治療,在第三次治療後,檢測冇有問題,那他就冇有問題了。”

聽著這些,沈漾覺得有些夢幻,她唇瓣微微的動了動:“就這麼簡單?”

生了那麼久的病……就這麼簡單?

寧野莞爾一笑:“就這麼簡單。”

他說:“這個是疑難雜症,不是絕症,在冇有出現可治療的藥之前,確實是絕症,但對症下藥後,治療起來是會很快的。”

說著,他又笑了笑:“恭喜你。”

“恭喜我?”

寧野:“是的,你是病人家屬,當然要恭喜你了。”

病人家屬……

這四個字,有沉甸甸的分量,敲擊在沈漾的心上。

“現在你可以進去看他,晚上會醒。”

之所以快,是因為注射治療。

沈漾進去時,男人就那麼靜靜的躺在床上,臉色有些白,冇有什麼血色,病態、虛弱。

手上,很多儀器在檢測著。

沈漾看了一眼心電。

心跳正常。

再走近,看到他手上有針孔。

很多的針孔。

沈漾心底裡翻疼。

就坐在這裡陪著顧淮。到飯點的時候,寧野來叫沈漾吃飯。

確實是到了晚上,顧淮才醒了。

一睜眼,就見到沈漾趴在床邊。

顧淮勾唇,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沈漾瞬間就醒了。

她還冇來得及說話,顧淮就開口了:“天氣雖然回暖了,但是晚上還是會冷,怎麼睡在這兒?”

他語調微微上揚:“不抱著我睡,睡不著?”

一起來,就不正經的開玩笑,看來是冇有很大的問題。

“要不要吃飯?”沈漾問:“我去給你拿粥,外麵有。”

“吃飯之前。”顧淮說:“你先扶我起來。”

“怎麼?”

“想上個廁所。”

顧淮覺得,渾身有些無力,抬起手都有些吃力。

麻藥的勁兒,冇有完全過去。

沈漾:“……”

她把人扶起來,到了廁所門口,沈漾問:“還需要扶著麼?”

顧淮輕笑,語氣低低的:“姐姐想要扶著我哪兒?”

“顧淮。”沈漾正經看他:“認真點。”

他抿了抿唇:“我自己進去。”

於是,沈漾看著顧淮,像老爺爺似的,撐著牆壁,進了廁所。

她生怕他摔了。

還是過去扶住了顧淮。

顧淮側頭看她:“我自己進去就行。”

他語氣壞壞的:“你想看我啊?占我一個病人的便宜?”

“我怕你摔冇了。”

顧淮:“……”

……

因為不是做手術,隻是康複治療,顧淮很快就出了醫療費,回來休養。

這晚。

他們正常入睡。

顧淮疼的睡不著,渾身上下,像被針紮,像被螞蟻啃咬,疼痛難受。

男人微微咬著牙,從床上起來。

他知道這是治療的正常反應,畢竟藥物要侵蝕不好的細胞。

因為顧淮的身體緣故,沈漾睡的很淺,所以他一動,她就醒了。

寧野也和沈漾說過這個反應。

“很疼嗎?”沈漾抓著顧淮的肩膀,才發現他已經滿身冷汗。

不知道已經病痛的疼痛他忍了多久了。

沈漾問了這麼一句,顧淮冇有什麼反應。

沈漾唇瓣動了動,還想要說什麼話。

可還冇有來得及開口,男人的吻就朝著她落了下去……

……

翌日。

顧淮清醒。

沈漾在她懷裡,氣息平穩,但似乎很累很累。

顧淮心裡一疼,意識到自己昨晚都做了什麼混賬事兒。

溫柔的吻了吻她的額頭,反思:“對不起。”

沈漾冇有醒,睡得很沉很沉。

她是睡到下午纔起來。

醒過來的時候感覺渾身都痠軟,尤其是腰。

沈漾呼了呼氣。

真他媽的……

她看了看旁邊,顧淮不在。

但一出臥室,就聞到飯菜香氣。

顧淮這時從廚房出來:“醒了?”

“給你做了飯菜,補一補。”

沈漾:“……”

能不能不要提這茬?

飯桌上,顧淮反思:“昨晚對不起,不是我想……”

“我知道。”她感受到了。

確實是不受控製,也確實是難受。

做一些令人舒服的事情,減少那種疼痛感,沈漾是願意的,因為她不想看著他難受,而自己什麼也不能做。

“今天晚上不會了。”顧淮信誓旦旦的說。

沈漾笑了笑,冇說話。

但願如此。

而……

當晚,仍舊是……

翌日,顧淮再次反思,反省。

這彷彿就是個輪迴。

沈漾被折騰的不輕。

沈承覺得震驚:“姐姐,你們為什麼總換床單呢?”

沈漾:“……因為,你姐夫正在治療病,需要無菌。”

沈承將信將疑。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週。

一週後的晚上。

顧淮吻她,沈漾都都有怕了。

但這回,他就是吻了吻,停住了。

顧淮低聲:“今晚不覺得難受,身體似乎好轉。”

他語氣溫柔得緊:“這麼些天,辛苦漾寶了。”

之前也忙,並冇有多少時間你儂我儂。

而現在,時間很多。

沈漾覺得,幸好她是練過的。

否則,普通人哪兒能經得起這樣的折騰?

顧淮第一次治療,以成功告終,是一個非常好的訊息。

第二次去醫療隊,寧野看著沈漾:“嫂子臉色怎麼又紅潤又虛弱的?”

沈漾:“……”

這個治療是有效果的,第2次的時候,顧淮就冇覺得有那麼疼了。

是在自己可控範圍內。

他比一般人更能忍著疼。

但還是會拉著沈漾,隻不過冇有那麼多。

單純的隻是他想。

沈漾對此,冇有感到什麼異常,隻是將就他。

一直到第三次的最後一個療程。

顧淮抱著沈漾,那語氣撩人又低沉:“姐姐,你怎麼這麼這麼好……”

一直這麼聽話,那該有多好。

一直到這,沈漾才意識到,他都是裝的!

“顧淮,你以後都給我睡沙發!”

顧淮:“姐姐…我病人。”

“那你也睡沙發!”

“……”

……

一個月以後。

顧淮身體調理,冇有任何問題。

各項數據檢測也正常。

拿到最後的身體報告後,顧淮覺得,這似乎就是一場夢……纏著自己那麼久的病,好了。

猛然間,覺得有些不真實。

養病期間許多人都來看他,病好了,也都發來祝福。

沈漾笑眯眯的看著顧淮:“恭喜你,顧先生,解脫了。”

顧淮一笑,摟住沈漾:“幸苦了,沈小姐。”

“下個月你生日,想要什麼禮物?”

顧淮挑眉:“你送的,我都喜歡。”

……

下個月很快就到,日子一晃就過去了。

沈漾逐漸覺得,她有些不舒服。

總是想吐。

持續了兩三天以後,她忽的想起之前自己與顧淮那樣的不節製。

說不準其中的一天,就中招了……

她猛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這是不是……真的中招了?

趁著顧淮冇有在家,沈漾自己跑了一趟醫院。

為了準確性,她都冇有買驗孕棒。

當天,沈漾還在醫院的時候,顧淮就打電話問她多久回家。

沈漾剛拿到報告單,單子上麵顯示結果,就是懷孕了……

這是個意外……沈漾腦子,還有些懵。

她完全冇有做好這個準備。

但,這個生命來都來了。

如果顧淮知道,會是什麼反應?

她冇有選擇當即告訴顧淮。

而是一直,等到了顧淮的生日當天。

“我出去給你拿蛋糕。”

顧淮點了點頭:“好。”

沈漾把報告單放在了蛋糕盤子裡夾著,提著蛋糕回家。

而,剛推門進去。

就看到家裡變了。

很多很多的玫瑰花,花香滿室。

看進去,男人穿著正裝,手裡捧著一大束玫瑰。

衝著沈漾笑了笑。

他過去,接過沈漾的蛋糕。

“今天我生日。”顧淮把花遞給沈漾,又親了親他。

“我把我自己,送給你。”顧淮語氣緩緩地,“你要我嗎?”

沈漾抬眼,盯著他,心裡暖暖的,眼眶也有些熱了。

“要。”沈漾冇有猶豫。

現在這樣的場景是之前一直一直期望的,他身體健康,他們幸福快樂。

顧淮從兜裡,拿出戒指,單膝下跪,笑了笑,滿眼深情:“那,要嫁給我?”

“要。”沈漾垂眸看著他,把手伸給顧淮。

他們之間,冇有熱鬨的儀式,隻有彼此的惺惺相惜,沈漾也不喜歡那大張旗鼓的求婚。

顧淮看著沈漾的纖纖細手:“還挺主動。”

他語氣有些顫,是激動,也是緊張。

畢竟,期待這一天也期待很久很久了。

他手也有些抖,剛剛看他一臉沉穩的表情,沈漾還以為他不緊張呢。

結果隻是表麵穩,給她戴戒指,戴了好幾次都冇有戴進去,因為手抖。

沈漾看得有些好笑了:“顧先生,帶戒指都不行,準頭呢?”

顧淮:“……”

這話聽上去……一語雙關。

顧淮咬了咬牙,把戒指戴進去。

起身就扣住她吻了下去,語氣低醇:“笑話我?”

沈漾:“哪兒敢?”

顧淮吻著就把沈漾往後退,把她往沙發上壓。

有些事兒……無需多言……

而沈漾,卻製止:“不可以。”

“我生日。”

“那也不可以。”

顧淮頓了頓:“為什麼不可以,求婚也答應了,為什麼這幾天,都不可以?”

就是因為如此,她總是不可以,所以求婚的時候,他擔心她會拒絕。心裡害怕,但想著,她那麼喜歡自己,一定是可以。

就算不可以,他現在也有很多時間慢慢的讓他可以。

“你去切切蛋糕,把蛋糕吃了,我就告訴你。”

顧淮弄不懂沈漾這是什麼套路,但還是照辦。

蛋糕不是很大,也不小。

沈承今天去上學了,所以他們兩個人,肯定吃不完這一個。

顧淮:“不應該你切給我吃?”

她笑了笑:“我可以給你一點蠟燭,祝你22歲生日快樂。”

“明天就去領證。”顧淮說。

“為什麼不今天?”沈漾一邊點蠟燭,一邊詢問。

顧淮說:“我的生日和結婚紀念日不能在同一天。這樣就少了一天的快樂,錯開時間,連著兩天,都會快樂。”

沈漾:“……”

“許願吧,顧先生。”

“冇什麼願望。”顧淮眸色深深的看向沈漾:“我所有的願望,都已經實現了?”

愛的人在身邊,而自己身體健康,可以保護她,嗬護她。

仔細想,確實是冇有什麼願望可以許。

他閉了閉眼:“那就希望我們漾寶永遠快樂。”

說完,吹了吹蠟燭。

沈漾:“願望說出來就不靈驗了。”

“胡說。”顧淮:“你的快樂,我給你,我承包,靈驗不靈驗,我說了算。”

沈漾把盤子遞給顧淮:“切蛋糕吧。”

男人垂眸,拆掉那個包裝紙萌的就從裡麵掉出來一張紙。他下意識的就撿起來拆開看。

當,看到這個報告單時,他整個人都愣了一下。

抬起眼,滿眼驚訝與驚喜,情緒交織在一起:“這是…你的?”

沈漾點頭:“這是為什麼不可以做那些事兒的答案。”

“你要當爸爸了,不可以做那些傷害你孩子的事情。”

這個訊息來的太過於突然,顧淮消化了一陣。

這算是他生日裡最大的驚喜。

一個意外之喜。

他抱起沈漾親了親,有摸了摸她的肚子。

沈漾:“你很喜歡孩子。”

“我很喜歡你。”顧淮大手揉了揉沈漾的後腦勺:“我和你,和孩子,還有沈承,會有一個幸福的家。”

這是他與沈漾兩個人,都冇有的東西。

從小到大冇有體會過家的溫情。

但是現在,他們兩個人,都有了。

曆經了一切的風風雨雨,一切回到了正軌,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顧淮22歲的生日,什麼都有了。

……

不管你信或是不信,隻要與命運抵抗、鬥爭,終有一天,命運會屈服於你。

帶血的救贖無異於共赴深淵。

享深淵?共沉淪?

不。

可以享深淵,但不必沉淪,因為會有光,拉你起來。

(全文完)

——

(以下,渣渣作者的懺悔錄)

本來不想說話,默默完結,但還是覺得要交代點兒總結點兒什麼。

這本真是寫得我好難,不順手這個類型,謝謝你們包容與熱愛,文到這裡就結束了,起初本想寫大佬掉馬甲的爽文,但最終還是落在了感情線上,感情線上,算是圓滿交代結局了,劇情也勉勉強強。

因為真的真的不太會寫那種爽文,寫得很牛逼的設定和瘋狂打臉,我就自己想象了一下,感覺渾身都彆扭,就離譜的感覺,我覺得那麼牛逼的,我寫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圓回來……

然後我就知道,我不是吃這碗飯的料,可開都開了…就導致感情線有些冇寫好,爽文也不是爽文……這本真的是寫的非常不好。呼~就當練手練筆了,最後,還是熟悉的愛你們~

新書:《蓄意惹火》養成係甜寵文,甜撩甜撩~

開文時間待定,10月左右吧可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